陳光誠:香港已點燃中國民主之火 會爆發驚人力量(圖)

2019-12-14 17:52 作者:楊浩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陳光誠
臺灣大選誰會贏?陳光誠:應該不會變。(攝影:楊浩/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12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盧克採訪報導)「全球反迫害制止中共暴行、聲援退黨大潮」研討會於12月10日在美國國會大樓舉行。該日又是國際人權日。著名人權律師、美國天主教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資深客座學者陳光誠也參加了研討會併進行了演講。會後《看中國》記者就目前香港、臺灣、中國局勢如何相互影響,對陳光誠進行了專訪。

記者:半年來香港民眾反送中,無論是被抓、被打、甚至被殺,仍然不退卻,堅持要求港府落實民間「五大訴求」,你是怎樣看待這場抗爭?

陳光誠:如果雙真普選香港這次不能拿到,前面那些由於反惡法而產生的另外四點都是由此產生的,另外四點不是那麼的重要,所以最主要的就是要拿到雙真普選,這個是最最根本的,不解決這個問題,香港的災難沒有頭。

解決了這個問題,香港可以暫時緩一口氣,但是只要共產專制政權不倒,它可以毫無信義的通過暴力與其它的方式來破壞香港的法制、民主與自由。所以,總而言之,中國不徹底結束共產專制誰都安全不了,別說香港,就是美國也難逃被中共滲透腐蝕的命運。

中共在香港的這一次做法,不僅僅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問題,它偷的何止是米啊,中共這麼多年培植了這麼多親信在香港,特別是這個區議會這個是全盤皆輸啊,可以說中共自國安法23條在香港失敗之後,在香港這麼多年培植的,可能對香港構成深層影響的東西都全軍覆沒了。使用香港這些人如果繼續下去,接下來中共完全沒有辦法通過現在這個立法會的層面來控制香港,那麼靠戰爭嗎?很明顯,中共現在還不敢。

大家都能看得出來,美國國會的及時介入,美國《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的及時出臺都已經清楚的表明瞭西方的態度。而且最近臺灣的外交部部長吳釗燮也清楚的表明態度,如果中共對香港鎮壓,他們將站在香港那邊。儘管他提出很人道的對無家可歸人的照顧,實際上很明確了,就是要與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站在一起支持香港,使用從這樣一個層面來講,中共這次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裡咽,這還是我們能看到的一些結果。

還有看不見的結果,那就是香港的運動引起了中國內地民眾的多少思考,(以前)都少反思甚至反省,這個是中共多少年洗腦所達到的目的,才能欺騙一些人,一夜之間就覺醒了,所以中共花一些錢來雇佣水軍、五毛在網上去引導控制輿論,外界覺得防火牆很有用,但這是錯誤的,中國人的覺醒是不可逆的,中共沒有辦法把中國人民拖回到,可以相信中央電視臺,相信新華社的可能當中去了,唯一中共可以依賴的就是暴力來維繫,但是這個真正能維繫嗎?在大事到來的時候,在中共內部分崩離析的時候,在中共內部不同派系互相坑害的時候,人民的力量就會被重視起來。

現在在中國哪怕是你轉推幾個消息,中共就能把你送進去,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只有在私密的空間才能討論香港的一些事情,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香港已將點燃了中國的民主之火。

在廣東的茂名,他們完全喊出了「光復茂名」的口號,很顯然,這個說法是來自香港。在中國人的心中,自由的火種已經被香港的示威抗議、爭取人權給點燃,只是等待一個好的時機,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所以我覺得香港是民主與專制的一個過渡區,不管政治層面還是地理層面都是這樣的,現在國際社會已經把注意力集中在香港,接下來,我相信面對中共的全球圍剿,逐步開展,有條不紊的向前推進。

記者:中共前間諜王立強在11月24日接受澳大利亞「60分鐘」採訪時說,「臺灣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中國特工滲透了那裡的媒體、廟宇、和基層組織。你對此有何看法?

陳光誠:對王立強的爆料一點都不奇怪,我2013年去訪問臺灣的時候,曾經就是關於我的一些報導,很多很多媒體隻字不提,都是原來表面上看來是自由的媒體。

一直到我們看他們在立法會關於表決的事,爭搶主席臺後出來接受採訪,我談了一個關於中國民主的問題,一國兩制是個活性的,以長江為界、黃河為界,如果大家怎麼接受,逐步向北推進,而不要給臺灣怎麼樣,你中共要實施這樣的選擇,看看人民選擇什麼。

很多臺灣媒體說陳光誠支持一國兩制。那個時候我就知道臺灣已經被滲透的非常嚴重。臺灣剛剛走向民主,它的黨派的控制力,或者說個人的能力和思想還不是那麼成熟。你比如說,原來說的好好的,臺灣立法院院長王金平與我見面,突然取消了,原來臺灣的法院、檢察院都準備有會面,有活動,後來都取消了。也就是說這些都是來自國民黨的命令。

那就可見在這種情況下臺灣的民主表面上的架構已經搭起來了,但從人們內心還需要一段時間去成熟,去真正具備獨立的思考與思想。如果你黨派的一些東西和我的想法不一樣的時候,我是可以堅持我自己的一些想法的,這樣臺灣可能會更好,更加成熟。

那麼談到滲透,你想想美國被中共滲透到什麼程度,提出來都驚人啊,臺灣就更不用說了。臺灣這些年以來,很大程度上,相當多的人幾乎已經淪陷了,從思想上淪陷了,被中共用經濟大棒或經濟利益給拿下了。所以我覺得臺灣遭中共滲透控制,醜化、破壞臺灣的民主,我們現在看到的,聽得的,可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還有很多內幕我們還不清楚。

我在監獄的時候,中共就抓了3個臺灣的人關在那裡,其中一個是臺灣的間諜被判死刑。一個(是)臺灣人看中了中國的市場,與某些官員攜起手來準備賺錢,後來發生矛盾,中共的官員就把他給送進監獄。台商也好臺灣人也好,喜歡與中共做交道,只要你有相信中共的這個想法,你就失敗了,什麼時候倒霉就是個時間問題,對中共這個邪惡的政權不要有任何的希望,任何的期待。

記者:你和賴清德、蔡英文都有過交流嗎?

陳光誠:賴清德、蔡英文,我去臺灣的時候都見過,蔡英文總統,當然背景我就不多談了,總之我們沒有公開的見面,後來在一個私下地方她安排她的幕僚請我吃飯,吃飯過程中,蔡英文就過來了,我們就交流,交流的時間不是特別長,我覺得蔡英文對於臺灣的民主,對於臺灣人民對於民主的真需程度以及對於臺灣兩黨之間競爭和本黨之內不同(意見),她認識是非常清楚的。

我覺得蔡英文唯一的就是邁出的步子不夠大,就是對中共不夠強硬,不能夠清楚的表明我臺灣就是民主大家庭中的一員,我就是要和民主國家站在一起反擊獨裁專制,這一點需要清楚的表明態度。只有在這種態度十分明確的情況下,國際社會才能夠比較方便的和臺灣站在一起,比較方便的支持臺灣。你不要態度模棱兩可,這個沒有什麼擦邊球好打。那種不結盟的思想在臺灣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在這一點上我鼓勵臺灣能清楚的表明態度,中華民國不僅走上了民主,還要收復整個失地這才是有理想的。

我在臺灣和賴清德見過好多次,交流了很多,談了很多,我覺得賴清德是非常聰明,有清醒認識的人,這次他來美國有更多的交流以後,我覺得對把握臺灣的走向會有很大的幫助。最主要就是臺灣這種民主架構主要避免被中共滲透和腐蝕,就會越來越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可能會面臨很大的麻煩。但是徹底變回去也是不可能的。

記者:最近日本有媒體說可能有暗殺臺灣總統候選人情況出現,對此你有何看法?

陳光誠:除非中共不想活了,中共已經知道明天就要丟政權了,就要被清算了,完蛋了,它有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如果它沒有做出這樣的判斷,我可以說中共去暗殺這些人,中共是絕對不敢這樣做。

如果有些人以前已經被中共拿下,收買好了,答應為中共做事,那在某種情況下又反悔了,中共會把他視為內部矛盾的一部分,它有可能會對你做點什麼,至於做什麼很難講。但是這個同中共從敵對的角度破壞臺灣民主與中共暗殺臺灣候選人不是一個層面上的概念。

防人之心不可無,中共這個邪惡的政權,它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這一點我們必須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所以說必要的防範還是必須要做的。

現在國際社會在關注支持香港的情況下,對中共反擊的一些列方案都擺在桌面上。從目前這種情況下看,中共還不會蠢蛋這麼做。你真的刺殺成功,就能改變臺灣的民主嗎?完全不能。恰恰能加強臺灣的民主,加強人民對共產專制的痛恨。

記者:將來香港民主推動如何走向?

陳光誠:至少是香港能拿到雙真普選,最好的一個結果就是在全球的合力之下,使得中共政權土崩瓦解,中國真正的開始建設中國民主、法制。至於其它國家在研究《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或《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我覺得隨著更多的問題不斷的浮現出來,如要不要與中華民國建交,可能比這法案的推出更敏感,新的問題對中共來說,會使之前的問題變的不那麼敏感,從而成為常態,成為普遍現象。

美國掌握大量中共官員家人財產的數據,如果公布,中共會怎麼樣?現在可喜的看到,不是美國一個(國家)把所有的工作都做了,在美國帶領之下,全球民主國家已經形成了一個並不公開但私下裡都能看到蛛絲馬跡的一個聯盟。瑞士試探性的,小范圍的、提綱攜領點了一下中共百名富豪在瑞士的存款,你不是無產階級嗎?這錢怎麼來的?

這個實際上我們就可以理解成民主國家一定程度上透露了中共藏匿在海外個人資產的信息,這個也是對中共非常有殺傷力的一個做法,這個不是美國在單做,而是不同的國家在做不同的事情。那麼軍事方面,有北約出面表態,這樣的好處是不會是美國出面成為中共唯一的敵人,而是中共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人民的公敵,全世界人類的公敵。

記者:臺灣大選誰會贏?

陳光誠:臺灣到目前的狀況來看應該不會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