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這樣進了恐怖的新疆再教育營(組圖)

2019-11-04 07:44 作者:古力巴哈‧耶利洛娃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哈薩克斯坦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日前受邀來臺,泣訴那段被中共抓進再教育營的悲慘經歷。(林瑞珠提供)

【看中國2019年11月4日訊】一場「沒有圍牆的監獄:維吾爾人的今天」(A Prison Without Walls--East Turkistan Today)特展從10月18日至11月17日於臺北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為了讓臺灣民眾更瞭解維吾爾族在中國受到的迫害,首度請來曾經被中共抓進再教育營的哈薩克斯坦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來臺陳述過去那段悲慘的經歷,她痛批中國政府才是恐怖組織、恐怖份子!她也指著中國釋出的「再教育營」裡坐在桌椅上課的畫面根本沒這回事,整個過程都是關在牢房裡。古力巴哈和翻譯的依裡哈木在整場演講及問答中,幾乎都是邊演說邊流淚,痛苦之情溢於言表。

因為經商長期往來中國卻無端被捕

我1964年出生於哈薩克斯坦共和國,三代都生活於此,沒有東突厥斯坦(新疆)親戚,我一直到1997年因為經商才進入中國。

在我三歲的時候母親難產離世,留下我和剛出生的弟弟,後來父親續弦,又有了一個弟弟,15歲那年父親過世了,之後我自力更生養育弟弟,並靠著工讀完成大學學業,畢業之後就結婚。1996年因家庭因素而離婚,獨自撫養三個兒女,為了讓孩子有好的生活及教育,我開始經商,1997年和一些人以團購的方式進入中國做生意。

2017年5月21日我從哈薩克斯坦入境烏魯木齊住進石油賓館,第二日八點我正準備早餐時,有人敲門,是兩男一女的便衣警察,他們進入我的房間說要檢查護照,這在中國是很平常的事,我不以為意,我告之護照在櫃臺,他們就要求我一起下樓到櫃臺去拿,結果他們拿過護照卻沒翻開來看,直接要求我跟他們一起走。

他們其中一名男警是哈薩克族,兩名漢族,上車之後直接把我載到一個像警察局的地方,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國保大隊,在那裡我被要求交出手機,之後就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原來他們在檢查我的手機,尋找對他們有利的訊息,結果什麼也沒找到,他們問我什麼時候買的手機,我告知一年半前,接著就把我帶到一處地下室開始訊問到晚上十一點,問我名字、身份、來中國做什麼,有沒有做禮拜等等,我說我沒做禮拜,最後他們要求我在口供上簽名,我拒絕,並要求見律師,結果我又被帶上車送到第三監獄。

進了監獄我就變成中國人

第三監獄大門開關的聲音非常恐怖,進去馬上被帶到值班室,裡頭有個維吾爾女孩,桌上有個電腦,她問我的身份字號,我說我是哈薩克人,沒有中國的身份,帶我去的哈薩克人回了一個號碼,並寫在一張紙條上要求我背熟,當時我以為那是監獄人犯的編號,兩三天後我才知道那是中國的身份字號,他們也把我的名字改成漢字書寫的中文名字,也就是說,進到監獄我就變成中國公民,而不是哈薩克公民,他們要以對付中國公民的方式對待我,隨時可以給我處死。

接著我被到帶到一個小房間,先給我一個小杯子,要我提供尿液,並在幾個男警、女警面前,要求我脫光衣服,我有點猶豫,他們就說:「讓你脫你就脫。」我只好脫下,讓女警檢查我的身體,再換上他們給的黃色衣褲及一雙舊的黑布鞋,因為鞋太小,我只好踩著鞋的後跟走路,警察就說:「你在侮辱黨對你的恩惠。」我說:「我不懂你的意思,這鞋太小。」那警察就說:「沒辦法,就這雙。」然後把我帶到704房間。

我以為被關進瘋人院

牢房有兩道門,先是一道鐵門,再一道柵欄,進去前他叫我蹲下,然後把我踢進去,進去我才知道,裡面有40個人,都帶著腳鐐,有些人還同時被腳鐐手銬銬在一起,無法全身站起來,只能弓著身體,一時之間,我以為我來到瘋人院,大叫了起來,旁邊有個人,好像是牢房的班長,對我說:「你不要叫,你叫的話,他們會以違規逞罰你。」我說我什麼都沒有做,她告訴我:「我們在這裡的人都沒犯錯,但都在這裡,你不要喊叫,這樣對你不好。」我聽她這樣講才安靜下來,這才看清楚牢房裡有20人擠在一起睡覺,先睡兩個小時,另外20人站著,輪流睡。

監獄裡會用各種方式折磨我們,每天早上10點就要排隊,會有三名帶槍武警、七名維吾爾女警來點名,先要求牢房的班長報告前一天牢房的情況,有誰出去,有誰進來等等。我去的第二天點名的時候,警察就拿了一付五公斤的腳鐐把我銬上,每天晚上七、八點還會來檢查腳鐐是否鬆了,這腳鐐整整銬了一年三個月,直到我出來。在監獄裡7到10天就會換牢房,可能是不想讓我們彼此太熟悉,互相交流。

審訊酷刑包括連續性侵

帶出去審訊或做什麼,還會帶上手銬,即使這樣還會遭受各種各樣殘忍的對待,以承認強加於我們的罪名,例如十指插針這種酷刑,甚至被幾個男人連續性侵,每次審訊最少24小時,有時候48小時,甚至72小時,回來都遍體麟傷,但什麼話都不能講,曾經有很多姐妹被帶出去審訊就沒有回來了。

審訊室有兩個,一個有監視系統,如果在那裡問不出結果,就會被帶到樓上的秘密審訊室,那裡沒有監視設備,審訊人員可以施行任何手段都不會讓人知道,只要有辦法讓我們在口供上簽字,他們的領導都不會責備他。

有一次我被帶到那個秘密審問室,被鎖在老虎椅上,即使我已經被腳鐐、手銬銬起來了,還再加一套腳鐐、手銬,審訊我的是個27歲的小夥子,比我兒子還小,他說如果你不簽,我就把我的生殖器插到你的嘴巴裡,我對他說:「你沒有母親嗎?你沒有姊妹嗎?怎麼說出比畜牲還糟糕的話。」結果他過來就用警棍一頓毒打,邊打邊罵:「你怎麼能和我的母親我的姊妹比,閉上你的臭嘴...。」邊打邊罵出一連串極為難聽的話。

又有一次我被帶出去審問坐在老虎凳上,連續24小時沒給我一滴水,審訊結束站起來走一步就跌倒,我本來就有高血壓,那天血壓高到210、140,結果就被三個武裝警察、兩個女警押著到山裡專門為監獄裡的人看病的醫院,說是醫院,其實那裡的設施跟監獄沒差別。

很多年輕姐妹被帶到秘密審訊是回來就一直哭一直哭,問她們受到什麼樣的待遇,都不說,只是哭。

有一次一個女孩頭骨被打碎,後腦杓軟軟的,但我們什麼都不能做,也不能安慰她,每個人都變成好像沒有感情的動物,只能用眼光來安慰她。


新疆再教育營附近的檢查站(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被迫吃藥打針年輕女人馬上停經

每星期我們都會被強迫服用兩片藥,一個一個輪流從鐵門的小孔伸出手去拿藥,當場吃,然後張嘴檢查;每十天打一支針,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藥,也不敢問,但我後來發現裡頭那些年輕女孩吃了之後兩個禮拜生理期就停了,身體的感受也失靈了,因為我們直接睡在沒有床墊的鐵床上,大家擠一起只能側睡,起來時發現壓著的身體一側紅通通的,卻不感覺痛。

他們不給我們洗澡,環境很糟糕,所以我進去不到一個星期頭上、身上都長虱子,過一個月他們就給我剃頭,我不給剃,他們就說:「你再吵就關禁閉。」我只好讓他們把我的頭髮剃光,因為關禁閉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會被帶進一個正方形的小空間內,裡面只能蹲著,大、小便都在那裡,有個女孩被關一星期就發瘋了。

惡臭牢房關了40人

我從網路上下載了中國牢房的圖片,就跟我們的牢房一樣,前面有半身高的大片玻璃,寬3.5米、長7.5米,高6米,其中1.5米是廁所,廁所沒門,沒有水可以沖洗,也沒有窗戶,裡頭密不通風,整個房間惡臭無比,擠了四十幾個人,每一個人都朝一個方向盤腿坐著,上廁所還得經過允許。

在這種環境之下,很多人上廁所出來就暈倒了,曾經有個姐妹上了廁所出來就瘋了,她把自己的糞抹在臉上,然後說自己變成大男人,可以出去了。


古力巴哈說,很多年輕姐妹被帶到秘密審訊是回來就一直哭一直哭,問她們受到什麼樣的待遇,都不說,只是哭(林瑞珠提供)

婦人生產後馬上母子分離

做為一個母親我最不能容忍也無法忘記的是,有人重病住院,有人在監獄中生產,剛生完就被拉進牢房,孩子不知去向,無法餵奶,乳汁就分汨到發臭,幾天之後就被打針停乳。

中國的監視系統很嚴密,非常可怕,牢房裡有監視系統,我們要彼此交流是很困難的,只能利用很短暫的時間想辦法交談。

牢房裡有一個電視,每週五會讓我們看20分鐘宣傳片,宣傳中國共產黨多偉大,人民多幸福,週六、日就發給紙筆寫悔過書,要寫過去不知感恩共產黨的恩惠,從今以後要用更多的愛來回報祖國等等。我不會中文、維文,只能寫俄文,就請監獄裡的姐妹們幫我翻譯,然後我再簽名。

兩個月就安排健檢,每十天就脫光衣服檢查

每兩個月還會安排到醫院做健檢,每次出去都要排隊套上頭套,兩人銬一起走到外面上巴士,在車上才能拿下頭套,一個牢房40個人剛好一輛巴士,拿下頭套就看到外面有很多巴士,我就知道裡面關了很多人。到了醫院之後就會做很多檢查,X光攝影、超聲波等等,再搭車回監獄,第二天就會換牢房。我不知道他們為何這樣大費周章的給我們兩個月就做一次健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經常換牢房,有時十幾天就換,大概是不想讓我們互相交流,談論彼此所受到的痛苦吧。

在裡頭每天供應三頓伙食,但吃得很不好。早上八點會給一點麵糊、一顆蘋果大小的饅頭,中午則是高麗菜湯和饅頭,幸運的話湯裡頭會有一片高麗菜,晚餐是黃瓜湯加饅頭,運氣好才會分到一兩片黃瓜。

每十天會有3名男性武警站門口、4名女警到牢房裡來檢查,要求我們四人一組走到他們前面脫光衣服,然後蹲下、起立三次,有些姊妹覺得羞辱哭了起來,就會被電擊棒毆打,我們的牢房年紀最輕的14歲,最年長的80歲,一樣同受這種羞辱,我覺得他們是要磨光我們的自尊。

剛開始我經常哭,後來就不哭了,因為有年輕姐妹安慰我不要哭,告訴我人總有一死,他們再怎麼折磨我們,真主都會和我們在一起。聽她們這樣講,我才擦乾眼淚不哭了。

突然無罪釋放

去年2018年9月27日,例行每週的檢查,輪到我的時候他們說你不用脫,然後給我兩手銬在背後,帶上頭套,平常出去都是銬前面,我不知道那天為何銬後面,然後由兩個警察、兩個武警押上一臺很大的警車,鎖在後面的小車廂裡,因為我們關在裡頭總有一死的想法,所以我那天很鎮定,心想應該是輪到我了。

結果我被帶到醫院檢查,關在一間病房裡,三天之後警察打開我的手銬,腳鐐則因生鏽而拿不下來,有名女警對我說:「你無罪釋放了。」我一聽馬上大叫,她警告我不准哭不准叫,然後帶我到大院子裡拿掉頭套,那是我經歷一年三個月的牢獄之災後第一次看到藍天,我忍不住驚聲尖叫大哭,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這過程中他們怎麼拿下腳鐐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由了。

接著我被帶到第一天被抓的時候去過的國保大隊,他們說要為我辦簽證,之後就會送我回國,並為我訂了旁邊一家旅館,派一名維吾爾女警跟我住了三天,我對她說,同是女人,請借電話給我打給兒女,她卻說不行。到了第三天就有人來說:「你可以回去了,以後你可以自由往來哈薩克、中國經商,但你要把過去一年三個月的事情都忘記,不然對你不利。」

我要求還給我之前放在旅館的皮箱、金錢、首飾等物品,他們卻說:「你能保住命已經很不容易了,趕快走吧。」當晚八點就送我到機場搭機回到哈薩克。

他們把護照、手機還我,但手機資料被清光,通訊錄也洗的干乾淨淨,我想他們是要讓我找不到任何被拘留在中國的證明。

返回哈薩克機場時,我身無分文,只好跟人借電話打給我的孩子,三個孩子就一起來到機場接我,我們一見面就擁抱大哭,我還向他們說對不起。

我的兒女向聯合國求救

我為了養育孩子非常努力,他們也沒讓我失望,在我被中國抓進集中營之後,孩子們開始利用各種管道找我。他們說,最難受的是不知媽媽的死活,也不知道該到哪裡找,但我的孩子告訴我不會讓他們得逞,因為我一失蹤,他們就寫信給中國大使館、哈薩克政府、俄國政府,還有聯合國,而且都接到回信,證明確實失蹤,這點讓我感到很幸運。就是因為三個孩子的營救,透過國際社會以及聯合國的施壓,中國才將我釋放。

孩子們拿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寫給哈薩克斯坦駐中國大使館的公文給我看,上面寫「貴國一名公民收押事通知如下」,還說我涉嫌幫助恐怖份子活動,被烏魯木齊公安廳收押。但在我被捕審問期間,他們完全沒有提起我和恐怖份子的任何關係,也不曾在訊問我時問過我是否提供恐怖份子資金。

那份公文上我的名字是我在護照上的哈薩克名字Jalilova Gulbakhar,並非被捕之後監獄給的中文名字。我想是因為改成中國身份,在網路上就搜尋不到我的訊息吧,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到現在還有兩個疑問,如果我真的協助恐怖份子,為何在我入境第二天才抓我,而不是第一天?最後又是用什麼證明讓我無罪釋放,因為審訊過程沒有給我請律師,審訊的報告也沒有給我看過,最後到底是什麼原因將我釋放?

被幻聽、幻覺、藥物後遺症折磨

回到家之後,我還是過得不平靜,經常出現幻聽及幻覺,每天耳邊充斥的是審訊過程被拷打、刑求、姊妹們的哀嚎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慘狀,以及腳鐐的聲音、鐵門開關的恐怖聲響,甚至在家裡上廁所前,我還會在廁所門口說報告,等待允許才敢進去,我就這樣被恐怖的幻覺折磨了20天才慢慢回神過來。

在監獄被強迫吃藥、打針也引起很多後遺症,身體到處發痒,我去醫院看診後,醫生告訴我身體的毒性太強,需要慢慢排毒,到現在還在治療中。

我跟孩子們說,我的精神及身體狀況需要治療,需要換個環境,想離開哈薩克斯坦。實則,我是因為曾給監獄中的姊妹有所承諾,因為我是外國人,他們認為我遲早有一天會出去,並希望我出去之後能把裡面的一切不人道遭遇訴諸國際社會,直到最後一個姊妹得到自由為止。

到土耳其尋求庇護

在哈薩克斯坦做這些事會有困難,所以我決定到土耳其請求庇護,土耳其也如願給我永久居留權,目前全世界只有土耳其接納大量的維族難民,自從去年我到土耳其之後,就開始接受全世界各大媒體的採訪,所以我很感謝土耳其。

你問我哈薩克斯坦對我的遭遇有什麼反應,我只能說,我不想談哈薩克斯坦政府的做為,而且我的三個孩子還在哈薩克斯坦,所以我不想對哈薩克斯坦政府做太多評論。至於俄國則回覆我的孩子說,我的事是哈薩克斯坦跟中國外交之間的事,不便介入。

維吾爾人的問題是人權問題,我的這些姐妹們被關,他們的家人都不敢申訴,因為害怕自己也被抓進去。而我身為一個普通女性,沒有太大的理想,只想把親身遭遇以及姐妹們的處境公開於世,讓他們獲得釋放,得到自由。

在我被釋放的一星期之後,就開始把在監牢裡認識的姐妹的名字以及罪名都記錄在筆記本上,一年多來總共記了200多個,有一些還記不起來。每個人的罪名都很荒唐,比如說,有個媽媽做傢俱生意,回家前發個訊息給兒子說,家裡沒有麵粉和火柴,請兒子回家時帶點麵粉和火柴,結果就被抓了,365天都被抓去審問那是什麼暗號。

請臺灣人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及主權

維吾爾人就是失去自己的國家(東突厥斯坦),才會遭遇如此悲慘的命運,只是,沒想到從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到今天關了兩三百萬人的集中營,僅僅幾個月,香港也出現類似的集中營,下一步就看香港人會不會突然失蹤被送入集中營了。看到這種狀況,臺灣人民如果還不珍惜自己的民主,還對中國存有幻想,以為經濟至上,那就非常幼稚,因為在你毫無防備之下,臺灣很可能就會變成東突厥斯坦。經濟發展可以借由各種方式獲得成長,但主權、國家、民主是用錢買不到的,臺灣人真的要好好珍惜啊。也希望你們能將維吾爾人在中國面臨的困境以及悲慘的現況傳播給更多人知道,這就是我這次來的目的。

編譯:伊裡哈木林瑞珠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古力巴哈‧耶利洛娃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