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獲擔保赴澳 竟捲款後人間蒸發(組圖)

2019-10-20 11:01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一位華人女子擔保一位中國大媽到澳洲旅遊,後者竟然捲款出逃,人間蒸發,僅留下一句「對不起」。圖為澳洲悉尼。
一位華人女子的母親擔保一位中國大媽到澳洲旅遊,後者竟然捲款出逃,人間蒸發,僅留下一句「對不起」。圖為澳洲悉尼。(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CC0)

【看中國2019年10月20日訊】一位華人女子的母親擔保一位中國大媽澳洲旅遊,後者竟然捲款出逃,人間蒸發,僅留下一句「對不起」。

據《今日澳洲》報導,這位華人女子Amy(化名)講述這段「狗血」經歷時,仍不由得悲鳴,「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最大的擔心是,母親來澳的簽證可能會因此無辜受牽連。

「待她不薄,錯在太信任她」

Amy的母親在大陸經營公司,規模不大,員工近10人。三年前,遠方親戚介紹一位「俞阿姨」進入公司做後勤,負責日常保潔,週末偶爾幫忙做點家務。

據Amy介紹,俞阿姨從小是棄嬰,由養母帶大,但是悉心照料養母至養老送終。得知其身世坎坷後,Amy一家也對她照顧有加,時不時還給她買些生活用品。

「當時聘她,就是看中她為人老實,話不多,做事仔細,覺得她是個懂得感恩的人。」Amy無奈地說,「我們待她不薄,錯就錯在太信任她了。」

帶薪陪遊 房產存款幫做資產擔保

2018年12月底,Amy計畫帶著孩子回澳洲跟丈夫團聚。母親擔心她一人應付不了,想找個阿姨在路上照顧。

思前想後,俞阿姨是不二人選,知根知底多年,同時旅行也算是對她勤力工作的一個獎勵,而且假期內薪水照發。

以俞阿姨的自身條件,比較難申請澳洲旅遊簽證,所以Amy母親就以僱主關係為她擔保,並且用自家房產和近百萬存款做資產證明。另外,她還簽署聲明書,「擔保此人會按時回國」。

一切都按計畫順利進行。1月初,Amy就帶著孩子和俞阿姨踏上了為期3個月的澳洲之旅。俞阿姨在澳期間,Amy是包吃包住,帶她到處旅遊見世面。

圖為澳洲墨爾本。
圖為澳洲墨爾本。(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CC0)

「平時在家,我們忙不過來的時候,她會搭把手做做家務,或者幫忙照看下孩子。每週我們還會額外給她些零花錢,從來不限制她行動。」Amy說。

捲款消失 「對不起,我身不由己」

一晃兩個月就過去了,Amy並未察覺俞阿姨有何異樣。直到3月16日下午,離回國還有不到10天,Amy跟家人傍晚辦事回家,發現屋裡空無一人。

起初Amy並沒太當回事,以為俞阿姨只是出去溜躂,便發微信詢問何時回來,豈料對方的回複卻令她措手不及。

微信中寫道,「妹妹你好!我走了,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句對不起」、「我也是身不由己」。

儘管Amy好言相勸,對方也只是簡單一句,「我不回成都了,對不起」,隨後再無回覆。

次日,俞阿姨依舊不見返轉,微信上也一直保持沉默。雖然Amy提醒其行為的嚴重性,且軟硬兼施,但並不奏效。

「我知道她在看,就是一聲不吭。」Amy說。就在她連續發出兩次語音通話後,俞阿姨不僅未接,反而直接把她「拉黑」了。

更出人意料的是,當Amy準備要去銀行存錢時,發現放在臥室抽屜中的8200澳元現金,也跟著不翼而飛。

澳元。
澳元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CC0)

至此,Amy再也忍無可忍,「這個X人,她不光溜了,還偷我錢。」Amy說:「她打算黑在這裡淘金,別把我家給搭進去啊,有什麼困難跟我說啊,這一跑不是把我媽給害了麼!」。

「她真是太狡猾,早都打算好了」

Amy現在回想起來,才意識到俞阿姨應該早有打算,只是她發現的太晚了。根據介紹,因家住Epping華人區,俞阿姨白天沒事,喜歡出去跟別人聊澳洲工作情況。

「她什麼都不懂,就覺得這邊錢特好掙。」Amy說。暫住家裡的弟弟也留意到,俞阿姨時不時的就會問他「澳洲華人生活怎麼樣」,還故意表現出對這種生活沒興趣、不喜歡、太無聊的態度。

Amy調查發現,俞阿姨疑似私自聯絡了華人保姆工作,準備在澳洲打黑工掙錢。「她真是太狡猾了,早都打算好了,我家都被她給騙了,虧我們對她這麼好。」

保姆示意圖。
保姆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media/公有領域CC0)

據Amy回憶,俞阿姨消失前,曾以兒子開餐館虧了錢為名,要求她提前支付其在國內的工資。此外,她以「在澳洲買了好多東西放不下」為由,拜託國內好友,提前將她房間的物品全部打包寄給她丈夫。

事後,Amy第一個能想到的連絡人就是俞阿姨的丈夫,誰料電話打過去,「他竟然倒咬一口找我要人,還要我賠償他損失」。

Amy稍後報警,並在大使館備案,但目前暫無進展。

「她這麼一跑,我母親怎麼辦?」

俞阿姨一去無蹤,Amy最擔心作為擔保人的母親可能因此受牽連。「聽朋友說,她這麼一跑,我媽很有可能以後一來澳洲,就會被帶小黑屋盤問,甚至簽證都申不了」。

Amy講述至此,幾度哽咽,「我媽這輩子哪受過這罪啊,作為子女,我感覺太不孝了」。Amy說:「偷的錢我都可以不要了,我只希望她能夠平平安安的回國,把我母親的損失降到最低。」

對此,澳洲AHL法律的瀋寒冰律師表示,「若擔保人不入境澳洲,即便簽署了聲明書,澳洲司法體系對她也『無能為力』。」

其次,若擔保人來澳或申請永居,「在英美法體系下,針對這種法律承諾追究責任的可能性很小。」不過,他也提醒,有一些文件的簽署為基於特定法律規定,這種情況下則可能會需要負法律責任。

「如果簽署的是諸如Statutory Declaration的法律宣誓書,可能會有一點問題。但無論如何,要求獨立人擔保第三者的行為合法,在澳大利亞法庭被要求強制懲罰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網友反饋

「跑路已是不仁,再偷錢,就太過分了!」

「就是這種一個個刻薄寡恩的人X,讓朋友這兩個字的份量如今真是輕如鴻毛,薄如蟬翼啊。」

「這種人不配得到大家的信任!希望所有華人看到這個,不要給這個女的任何工作!太沒道德了!」

「這個事情和工資沒有關係,我個人感覺,人家很誠懇把她辦來澳洲幫助女兒一家,她不告而別,應該是失信了吧!」

「那些自私自利的小人很多,只看自己的利益不管別人如何,怪自己太相信別人,看錯了人,趕緊去移民局報告一下,不然你擔保信譽度就沒有了,給她曝光一下!」

「這保姆阿姨出來外面開了眼界了,覺得外面的世界好精彩,這裡錢隨便一賺就是翻五倍....誘惑力大啊……對金錢的慾望、和道德的淪失,哢嚓,就玩消失了……真佩服膽量!雖然沒啥文化看得出心機很深哦……澳洲華人圈也就那麼大,她也只能給華人圈裡打打黑工,提高她的曝光率,也許會有奇蹟....」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