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脫衣就滾?女足教練涉猥褻 家長報案官方封殺(圖)

2019-09-11 00:0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女隊員
江蘇女子足球隊教練涉嫌性侵未成年女隊員(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19年9月11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日前江蘇女子足球隊教練涉嫌性侵未成年女隊員一事引爆輿論,儘管官媒指受害人家長報案,警方已介入調查,但當地媒體人透露,該事件正遭官方強力封殺,而舉國體育體制的政治因素,令事件變得更加複雜。

網友「用戶沉思足球」8日在微博披露,江蘇省青少年足球隊姓陳主教練,常常深夜以談心或按摩為由,單獨前往隊員宿舍,強逼年僅13至14歲的女足隊員脫光衣服,如果女足隊員不願意,他就會再以擔任球隊正選誘騙、威脅、恐嚇,更甚者會對她們施加各種報復性辱罵或勸退,導致隊員產生極大的心理恐懼,時有輕生念頭。

舉報信指出,以2006年齡段一位隊員為例,陳廣紅今年6月以找該隊員談話為由,在自己的宿舍逼迫她脫光全身衣服,隊員在極其恐懼的情況下,脫了上衣,陳廣紅見陰謀沒有得逞,再威脅說給一個星期考慮,如果不從就滾蛋,然後該隊員哭著離開。事後,陳廣紅以各種理由對該隊員進行懲罰和辱罵。此後幾天,該隊員在如此大的心理壓力下,成天以淚洗面。

舉報信還指出,陳廣紅平時在訓練中,也是脾氣惡劣,性格粗暴,時常會抽打隊員耳光,對小隊員的心裡產生了極大的陰影。事發後,部分家長已經把孩子從隊伍裡領回了家。

除了這些幼童被猥褻外,教練陳廣紅和助教凌雨陽還經常用一些「莫須有」問題,向未成年、無任何收入的隊員們進行巨額罰款,若不從就會加以威逼其退隊。很多時候他們以隊員前途為由,向球員家長索要財物,金額高達20至30萬元人民幣。

《揚子晚報》稍早報導,陳廣紅是福建福州人,在江蘇女足球隊執教多年,屬國家級足球教練,江蘇足球訓練基地98年成立後,他進入江蘇足管中心下屬球隊,最初在男足青年隊擔任助理教練,後轉進江蘇女足一線隊擔任助教,現任江寧足球訓練基地女足青年隊主教練,而他指導的女足隊隊員大多為13至14歲。

據悉,至今多名受害人家長除就事件向南京市紀委及江蘇婦女兒童保護機構舉報外,還前往足球隊所在的丹陽市公安局中山路派出所報案。當地警方表示已介入調查,但沒有進行詳細說明。

針對此事件,江蘇女足主教練及姓凌助理教練均未出面回應;江蘇省體育局也拒絕作出任何評論。

當地媒體人王女士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儘管該事件已引起社會大眾關廣泛關注,但江蘇方面已經封殺了相關資訊,江蘇省級媒體記者試圖採訪亦被禁。

她說,「今天(9日)還問這個事情呢,但官方也沒發布甚麼消息,現在我們這邊也不讓採訪,本來派了題去做,後來說不做了。」

微博博主「女足那些事」轉發「用戶沉思足球」的微博指,事實上,這些受害女生家長的舉報信多石沈大海,陳廣紅曾宣稱自己後台硬,不怕這些家長舉報。

「每一個行業裡面,長期以來都有它的獲利的模式。」法學院教授曾先生分析認為,該事件背後存在著現實的利益因素。

他以體育特長生升學為例,「據我所知,這些孩子們他們的學習成績並不是很好,它招的這種學生,我們把他叫做特長生,如果需要600分,他(她)可能只需要400分、300分就可以了。」

曾教授說,「以前我們體育部負責這個項目的招生,公開在外面說,5萬塊錢一個人,或者10萬塊錢一個人,你就可以進來,上大學,因為它每年幾十個指標。」

自由亞洲電台指出,現在中國大陸和前蘇聯一樣,實行舉國體育制度,國家要以巨額投入和殘酷訓練來培養運動員競爭世界級冠軍,並以此彰顯中共所謂制度優越性。但從以前的馬家軍醜聞,到最近的游泳冠軍孫楊興奮劑疑雲,都使得中國在國際體育界聲名狼藉。

1993年第七屆運動會期間,原馬家軍教練馬俊仁帶領遼寧田徑隊奪下12面金牌,一年內,刷新66項中國、亞洲,甚至世界記錄。此後「馬家軍」名聲大噪。但是,2000年悉尼奧運會「馬家軍」突然消失匿跡,直至2009年,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推出《袁偉民與體壇風雲》一書,首次從官方角度證實,馬家軍7名隊員中,2人尿檢呈陽性、4人血檢超標,共6人服用興奮劑或有強烈的服用禁藥嫌疑。

到2016年2月,《馬家軍調查》一書作者趙瑜披露,當年原馬家軍教練馬俊仁強迫隊員使用興奮劑,導致女運動員失去生育能力。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