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巾幗不讓鬚眉 她的名字大有來歷(組圖)

2019-09-04 14: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圖為《千秋絕豔圖》之李清照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富貴怕見花開,大觀元年(1107年)三月,趙挺之卒於汴梁城。因為趙挺之得罪過蔡京,蔡京趁機落井下石,將趙挺之全家逐出京城。按宋代禮制,趙明誠也必須回鄉守制。時任鴻臚少卿的趙明誠攜妻李清照回到青州(今屬山東),夫妻二人開始了十年的屏居生活。

「易安」之意

次年,趙明誠與李清照用陶淵明《歸去辭來》之意,為居所起名為「歸來堂」,決心過「甘心老是鄉」的隱居生活。「歸來堂」的命名,與趙李夫妻隨遇而安,「雖處憂患困窮而志不窮」的豁達心態有關。

遠離政治,專心一意做收集整理金石碑刻、古書畫、古器皿的研究,自得其樂,才是李清照想要的理想生活。從她改號「易安」可知,李清照雖倜儻有男子氣,但仍是個女子,她決心將「歸來堂」建成心靈的避難所,故名「易安」。

有學者稱「易安」出自《歸去來辭》「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句,因此有人望文生義,認為李清照嫌居處狹仄,進而批評她數典忘祖。立即有人指出,李清照自號「易安」,是易安於僅容膝之室,本意是自甘淡泊。陶潛《歸去來辭》之句亦有出處--《韓詩外傳》載:楚王遣使迎北郭先生,妻曰:食前方丈,所甘不過一肉;廣廈千間,所安不過容膝。以一肉之甘,容膝之安而徇楚國之憂,毋乃不可。北郭先生聽了老妻的話恍然大悟,「乃偕妻逃」。陶潛「審容膝之易安」,正是比喻自己知足於貧寒而無意仕進。

後世有學者稱,李清照的「易安」之號始見於《金石錄後序》,因此,自號「易安」,「明誠在日必無此稱號」,應該是在趙明誠卒後方有。理由是按照宗法制度,女子有三從之義,內諱不出門,所以尋常女子一般不會有名字的。甚至不惜舉例說明呂雉之雉,陳阿嬌之阿嬌。名且不行,何為字號?

個人以為此說大謬--李清照巾幗不讓鬚眉,絕非尋常女子可比。自號「易安」,始於屏居青州也不值得後人驚詫。李清照在丈夫面前較為強勢,還自稱是「易安居士」,這都是在趙明誠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從李清照的詞作當中就可以看的出來,李清照自詡「此花不與群花比」(《漁家傲・雪裡已知春信至》),骨子裡根本沒有將自己認作趙明誠附庸的。


趙明誠與李清照這對夫妻的相處方式,乃是眾人之楷模。(繪圖:志清/看中國)

夫妻同心樂度日

在青州期間,李清照逐漸走出心理陰影,再次變得開朗起來。夫妻二人朝夕相處,由於趙明誠深愛金石研究與收藏,李清照受其影響,與丈夫一同校勘舊書,攜手溯洄於歷史文物的長河之中。

在《金石錄後序》中,李清照深情地憶及人生中的最快樂時光:「每飯罷,坐歸來堂,烹茶,指堆積書史,言某事在某書某卷第幾頁第幾行,以中否角勝負,為飲茶先後。中即舉杯大笑,至茶傾覆懷中,反不得飲而起。」

趙明誠除了自慚不如之外,對妻子的敬重愛慕更加深了幾分。

夫妻二人樂此不疲,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載道:「樂在聲色狗馬之上」。《古今女史卷一》稱:「自古夫妻擅朋友之勝,從來未有如李易安(李清照晚號易安居士)與趙德甫(趙明誠字德甫、或通假字「父」)者。佳人才子,千古絕唱。」

在青州隱居的歲月,是趙明誠與李清照伉儷情深,幾勝新婚的十年。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