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竟有陰陽通婚之事!?(圖)

2019-08-26 11: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古代竟有陰陽通婚之事!?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因緣際會之時,亦有陰陽通婚之事。(圖片說明:Adobe Stock)

陰陽兩界通常是相互隔離的,但偶爾因緣際會也有兩界發生溝通之時。至於陰陽通婚,哪怕在古代都是極為罕見的,非有重大因緣關係幾無可能。不過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世人所不解之事何止於此呢?

古代的范陽有個人叫盧充,離他家西邊三十里地有一座崔少府之墓。在盧充二十歲那一年的冬至那天,他出門後往西邊去打獵。當時他射中了一頭獐子。想不到獐子倒下後又爬了起來往前跑,盧充就在後面緊緊往西追趕。一直追了一里多地的時候,獐子不見了,卻看到眼前一排高門瓦房,像是很闊的人家。

這時候在宅第的大門門鈴下有個人站在那兒,他朝盧充那兒大聲說,「請貴客往前來。」然後他讓盧充進了府宅並給了盧充一套新衣說:「這是我家府君讓我給的。」盧充換好衣服後進了院,見到了主人崔少府。主人對他說:「令尊不嫌我家門第不高,最近來信,要你聘我的女兒為婚,所以特地把你接來了。」

崔少府說完後就拿出盧充父親的書信給他看。盧充父親去世時,盧充儘管還小,但還能認得父親的手跡。

看到父親的親筆信,盧充十分難過,他就不能推辭了。於是崔少府就向內院說:「盧郎已到,快讓女兒好好梳妝到東廊去。」

到了黃昏時,內院傳出話來說姑娘已經梳妝好了。崔少府就讓盧充也到東廊去。盧充到那兒時,崔女已經在那兒了。於是他們站在桌子前,兩人拜堂成婚。

盧充在崔府足足待了三天後,崔少府對盧充說:「你可以回去了。我女兒如果生男孩,會把孩子送去。如是生女孩,就留在我這裡。你不要對此有懷疑。」說完就命派車送客。於是盧充告辭了。崔少府將他送到中門,他握住盧充的手不禁哭了。

盧充出門後看見一個僕人駕著一輛牛車,又見門外放著自己穿的衣服和弓箭。此時崔女也叫人拿來一套衣服送給盧充,並帶來口信說:「我倆姻緣剛開始就分別了,心裏很難過。贈你這件衣服和一套被褥做紀念吧。」

盧充上了車後,那輛牛車居然快如閃電,不一會兒就到了家。到家後,盧充母親問他怎麼離家好幾天,發生了什麼事。於是盧充就把詳情說了。

在盧充和崔女分別四年零三個月後,有一天盧充去河裡游泳,忽然看見不遠處有一輛牛車。這輛牛車一會兒沉沒一會又浮起,一會兒牛車便上了岸。當時和盧充一起玩的人都看見了。

盧充跑過去打開牛車的後門,看見崔女抱著一個三歲的男孩。崔女把兒子交給盧充,同時給他一個金碗和一張紙,其中寫著一首詩,詩中寫道:

煌煌靈芝質,光麗何猗猗。

華艷當時顯,嘉異表神奇。

含英未及秀,中夏罹霜萎。

榮耀長幽滅,世路永無施。

不悟陰陽運,哲人忽來儀。

今時一別後,何得重會時。

就在盧充接過金碗、兒子和詩以後,崔女突然就消失了。盧充後來就坐著車到街上去賣碗,希望能碰上認識這碗的人。果然就有一個女僕認出了這只碗。她立刻跑回去對女主人說,「我在街上看見一個人坐著車在賣崔氏女棺材中的金碗。」

那女主人正是崔女的親姨,她立刻派兒子到街上看,果然和女僕說的一樣。兒子到車上和盧充說,「當年我姨嫁給崔少府,崔少府的女兒沒出嫁就死了,家裡人都很悲痛,就贈了一個金碗給她陪葬。你能告訴我你得到這金碗的經過嗎?」

盧充就將詳情如實說了。兒子聽了也十分悲痛,回家就對母親說了。母親就讓到盧充家迎接孩子回來,親戚都來看望,見那孩子長得既像崔女又像盧充。

既然孩子和金碗都驗證了,崔女的姨媽就指著孩子說:「這就是我的外甥孫了。」就給孩子起名叫盧溫休。溫休之意乃紀念陰陽通婚。後來盧溫休果然成了大器,當上了郡守。他的子孫也是輩輩作官。在盧充的後代中有一個人叫盧植,字叫幹。他就是東漢末年名傳天下的政治家、軍事家和經學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