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示范给谁看?起底幕後的中共图谋(组图)

2019-08-23 18:10 作者:金唐、李若蘭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深圳可能取代香港嗎?我們一起來分析。(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国2019年8月22日讯】8月18日,香港170萬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反送中」和平集會令全世界關注,也迎來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在美國以及歐洲政界的全力呼籲與正義壓力的配合下,中共將武力鎮壓香港的策略緊急轉向為「軟硬兼施」,高調宣布深圳市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中共到底在打什麽算盤?「送中法案」與中共的粵港澳大灣區、一帶一路計畫有什麽關聯?深圳可能取代香港嗎?我們一起來分析。

「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高調出臺

中共在8月18日公布深圳市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將深圳市原先的定位「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深圳要在2025年前,在經濟實力、發展質量躋身全球城市前列,並在2035年成為全國典範,城市的綜合經濟競爭力在世界領先。到本世紀中葉(2049年),建成代表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國家經濟特區,成為競爭力、影響力卓著的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 

與之配套呼應的是中共之前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即要把香港、澳門、深圳、廣州、佛山、東莞、惠州、中山、珠海、江門和肇慶納入「粵港澳大灣區」概念,涉及7000-9000萬人口。據中共預計,五年內粵港澳大灣區的產值將達兩萬一千億美元,會超越東京灣區、紐約大都會區和三藩市灣區三大灣區,成爲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灣區。

在中美貿易戰、香港抗議浪潮、全球施壓的外部重重壓力下,以及經濟萎靡GDP創27年新低的內部經濟危機之下,中共不得已改變強硬姿態,選擇將深圳作為馬前卒力圖「殺出一條血路」。戰術改變的背後,中共在謀劃什麽,顧慮什麽?

扶植深圳削弱香港中共轉變打法的背後

1.中共與論戰登場放衛星望梅止渴

我們首先看到,危局之下中共的「精神勝利法」在隆重登場:中共拿出一貫拿手的「輿論戰」、「宣傳戰」,給14億中國人放了一顆大「衛星」,勾畫出深圳將成為「創新引領型全球城市」以及打造「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灣區」這一空洞的藍圖,望梅止渴的意圖不言自明。

隨著8月18日宣布深圳市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中共馬上開動全部宣傳機器為14億民眾洗腦:新華社、央視、《人民日報》以及各網路媒體、國際被滲透媒體齊聲高歌讚美深圳的機遇無限,微信朋友圈內更是一片歡騰,似乎嚴峻的中國經濟問題一下子隨之解決了,與深圳有關的個股也紛紛漲停。與香港一江之隔的深圳人,更是瀋浸在盲目的憧憬與樂觀之中,紛紛轉發各種利好預期,《深圳終於等到了最好的定位》《深圳,最後的王者》《深圳漲停》這類網文吸引了大量眼球。

《華爾街日報》熱點文章《在毗鄰香港的深圳,人們對抗議者幾無同情》就點出了深圳人令人痛心的冷漠與麻木:「週日,在大批香港居民冒著傾盆大雨上街遊行之時,隔壁深圳人的普遍認識是,邊境的另一邊正在發生動亂。幾乎沒有跡象表明這裏的人們支持示威者,而他們對於示威者訴求的瞭解也十分有限。」


香港民眾表達訴求,難獲深圳民眾支持。(圖片來源: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中共的「輿論戰」「宣傳戰」不僅針對大陸,而且在香港也展開了媒體攻勢,中共控制的媒體上,《深圳再啟大發展港人醒醒吧》這樣論調的文章佔據了主要版面,力圖動搖和分化港人立場、削弱港人和平抗爭的意誌。

2.備胎戰略啓動進一步掏空香港的障眼法

我們同時需要清醒的看到,中共推出深圳備胎戰略,擺出甩開香港扶植深圳的背後用意,實際是與武力鎮壓完全一致的---繼續牢牢控制香港、充分利用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與自由港優勢,為中共的權貴家族盜取並轉移資金服務;為「一帶一路」的擴張戰略、為大灣區的發展輸送資金、輸送人才、輸送借殼盜取的技術而服務。深圳備胎戰略,本質是進一步掏空香港的圖謀,是中共維護權貴家族利益的障眼法。

據郭文貴的自媒體披露,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是中共22年來精心策劃、對香港摻沙子、對香港優勢進行稀釋的國家計畫。該計畫早在習近平任國家主席之前就已進行。據他披露,韓正之所以管港澳,是因為在2012年南普陀會議上定下了「說法」,由韓正代表江家、上海幫的利益。此外,林鄭月娥、鄭若驊、盧偉聰、李家超和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都是江係上海幫人馬。

另據報導,江澤民家族在海外實質控制的「盜國財富」至少在1萬億美元以上,洗白的資金高達5000億美元。而這些盜取的資金主要就是從香港洗白並轉移到世界各地的,包括投資到美國幾大基金和幾大科技公司。所以,江澤民的孫子江誌成一直親自鎮守香港,以確保江家盜取財富的通道一路暢通。

香港政治學者方誌恆今年在香港《明報》的分析文章中指出:「中國在香港有巨大的利益,香港一直以來是中國的外匯來源,是中國突破西方禁運,漂白投資的所在。中國希望將香港轉型為「紅色中國前哨」。中國要保留「一國兩制」的軀殼,掏空香港自治,以確保「一國兩制」的香港得到北京「充分利用」。北京強硬打壓香港民主運動就是出於這個原因,因為任何將香港推向民主的改革,都會阻礙北京建立「紅色中國前哨」的計畫。」


香港政治學者方誌恆認為,香港一直以來是中國的外匯來源。(圖片來源:看中国摄影图 李天正)

仔細研究《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可以看出,中共意圖通過互通互聯、人口遷移、思想教育控制等方式,繼續控制和掏空香港的手段:

其一、互聯互通。包括基礎設施互聯,港珠澳大橋已建成通車;金融互聯互通,深港通、滬港通、滬倫通已經開通;再利用深圳和大灣區的技術積纍和產業優勢,最終把金融平臺全部打通,這樣中共獲取外匯資金就更加容易。其二,從1997年起至今,已有總共有約150萬大陸人定居香港,給香港的財政、教育、醫療、出行等造成空前的負擔和壓力。未來大灣區7000萬人裏,香港只佔750萬人,可以想見香港傳統優勢被稀釋和盜取起來將易如反掌。此外,中共正在推動從教育和思想改造港人及其後代入手,從「根子」上解決「一國兩制」問題:包括提倡學簡體中文、學普通話,把香港的教科書改為廣東省的教科書等。

中共猛打深圳牌之際,一帶一路計畫的情形又如何呢?

3.「一帶一路」後繼乏力 中共轉移公衆注意力

中共的「一帶一路」計畫因爲「債務陷阱」和「新殖民主義」而被西方國家廣爲詬病和反對,又面臨地緣政治與外匯斷流的壓力,已經面臨停滯,陰影重重,大張旗鼓的宣傳少了。這樣,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範區」概念,就提到了台面上,成為中共用來裝飾門面的新抓手。

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中國全球投資追蹤機構(CGIT)發布的報告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國各類海外平均投資為275億美元,是2018年同期平均水平的一半,更是2017年高峰期的四分之一。此外,作為中共「一帶一路」計畫的一部分,其在第三世界國際的建築合同也已經下降。


「一帶一路」後繼乏力 中共轉移公衆注意力。(圖片來源:Maxim Pavlov/Adobe Stock)

4.數字貨幣試驗田 人民幣要脫鈎美元

除了掏空香港、轉換公眾注意力之外,中共選擇在深圳建示範區還有一個金融戰略考慮,就是推出數字貨幣,實現大灣區金融互通,改變人民幣受制於美元的被動局面,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以及為中共下一步的野心擴張鋪路。

8月20日,中國官媒新華網推出文章《深圳獲准嘗鮮數字貨幣試點推出宜早不宜遲》,強調中共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也就是將深圳作為中國數字貨幣的試驗田。同時指出,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歷時已久,2018年就已經在深圳成立了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進行率先試點。

最關鍵的意圖隱藏在這幾句報導中:「人民幣數字貨幣的推出將極大地促進跨境貿易,包括跨境貿易融資的發展。」同時,另有不少官方媒體報導,中國央行將成為全球範圍內首個發行數字貨幣並開展正式應用的中央銀行,尤其是將早於FACEBOOK計畫推出的數字貨幣LIBRA。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旗幟意欲何為?

「深圳人先是特區人,後來是大灣區人,如今又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人。」8月18日,新聞一出,有深圳市民這樣評論道。

確實,中共公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這個名稱與以往的提法明顯不同,刻意突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八個字。意欲何為?

其實,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目的,是爲了強調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中共挑動「城市鬥城市」----深圳與香港形成暗中較量的背後,正是要進行兩種制度的較量。因爲中共是獨裁政權,不是人民選舉產生的,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只能依靠經濟的持續增長和武力鎮壓來維繫。一旦經濟出現大的問題,中共的執政基礎就將不穩。設立先行示範區,實際上是拿中國目前最有經濟活力的城市深圳,傾全國之力來拔高,好作爲社會主義建設的樣板來對比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向中國14億人繼續兜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優越性的謊言。

維護中共執政合法性的背後的真相,則是為了保證中共權貴家族的巨額財富與特權能夠在他們的官二代、黑二代們手中傳下去,「千秋萬代」的延續下去。中共權貴階層實際上綁架著中國14億人來為自己的家族利益服務。

江家代言人韓正重權在握

此外,大家不難發現,隨著「先行示範區」的出臺,「粵港澳大灣區」的不斷升溫,韓正越來越顯示出實權在握的姿態。

據中共官方報導顯示,韓正為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分管發改委、財政部、自然資源部、稅務總局等。他不僅是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而且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還是「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於韓正是中共上海幫江派利益代言人,他有如此多的重任在肩,顯示出江派依然在中共幕後操控政局。有傳言稱,正是由於韓正的強烈反對,今年5月中美之間才沒有達成貿易協議。

用深圳取代香港的幾個不可能

香港擁有英國建立的西方法律制度,能夠直接對接西方的法律體系、貨幣體系、清算結算系統;香港的信息、資金、人員的流動都是自由的;香港有成熟的民主法制體系;香港更具有與以上優勢所匹配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與自由貿易政策,以及與國際接軌的語言生活環境。

香港的優勢恰恰是深圳的劣勢。我們相信,只要在中共的管控之下,深圳的網際網路信息不可能自由,防火牆不可能推倒,貨幣兌換不可能自由,外匯進出不可能自由,言論更不可能自由。即使深圳不斷拋出優惠政策,若干不可能疊加在一起,國際機構的資本大量直接流入深圳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因此,深圳要想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根本不可能。

中國官方2017/18年度的數據顯示,在中國大陸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外來直接投資(FDI)中,990億是通過香港流入,佔總外來投資的80%。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