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憂風險定三年敏感期 挂任神秘機構銜頭非比尋常(圖)

2019-04-20 00:37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習近平在今年3月召開的中共兩會上,神情似不太樂觀。
習近平在今年3月召開的中共兩會上,神情似不太樂觀。(圖片來源: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4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自習近平上臺設立的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下稱國安委)向來動靜詭秘,成為應對所謂政治風險的神秘機構。日前中共國安委辦副主任、國家安全部部長陳文清在黨媒刊發有關習近平國家安全觀的文章,引發關注。2019年被認為是中共政治風險年,但港媒指出,陳文清透露的信息顯示,中共確定長達三年的政治敏感期以「嚴防死守」。

香港《明報》4月18日報導,近日出版的最近一期《求是》雜誌刊登了國家安全部長陳文清的文章,解讀習氏國安觀,由於陳同時兼任中央國安委下屬辦公室的常務副主任,負責國安辦日常運作,其解讀應具權威性,文章信息量亦頗豐富。

自從中共十八大後成立以來,國安委便極具神秘性,外界對其職能架構和權力運作知之不多。

2014年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會議決定,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任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強、張德江任副主席,栗戰書兼任國安委辦公室主任,下設常務委員和委員若干名,但沒有披露具體人員。

2014年4月15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中共國安委首次會議,被認為這一機構正式運作。

現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此前曾擔任國安委辦副主任。但在栗戰書升任政治局常委並分管人大之後,正主任是何人迄今未披露,目前有丁薛祥、楊潔篪兩種說法。

《明報》前述報導指出,在習的職銜中有3個主席,即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國安委主席,他上臺後新設並兼掌的多個中央級委員會中,財經委、深改委、網安委、外事委、軍民融合委等,首長名稱都是「主任」,只有國安委首腦叫「主席」,可見這個委員會的地位非比尋常。

報導說,一般外界理解,2019年因有五四100週年、六四30週年、建政70週年等大事,被中共列為「政治敏感年」而「嚴防死守」,但陳文清文中卻提出要為中共建黨一百週年「創造安全穩定環境」,而中共建黨百年是2021年,由此來看,中共的政治敏感期至少要持續3年。

不過,中共能否挺得過2019年,還是未知數。

中共歷史上遇到尾數是9的年份,往往會出現一些大事件。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1959年大飢荒、1969年中蘇邊境爆發「珍寳島事件」、1979年中越戰爭、1989年六四屠城、西藏拉薩戒嚴、1999年鎮壓法輪功、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2019年的到來也令坊間「逢九必亂」之說再起。

2019年中共也將面臨諸多重大事件,包括中共竊政70週年,鎮壓西藏騷亂事件60週年,屠殺「六四」學生30週年,鎮壓新疆「七五事件」10週年,迫害法輪功20週年等。

今年以來,高層頻頻提及「政治安全」、「風險」,而且節奏加快。

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1月17日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的講話提到繃緊弦防範抵禦「顏色革命」。

1月21日,省部級一把手研討會,習近平做了防範重大風險講話。他強調,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當中包括中共「七大領域安全」,歸根結底,核心的問題是「政治安全」。

1月24日,連續四日的重大危機處理研討班結束,掌管中共意識形態的王滬寧又在習近平「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基礎上加碼:他要求省部一把手組成的「學員」們深入學習習核心講話,「堅持底線」、增強「兩個維護」自覺性,要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

1月25日,政治局會議制定出臺「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老調重彈,強調政治建設的首要任務是「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要求黨員幹部要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月3日,中共官媒消息稱,習近平在新年團拜中表示,2019年中共建政70週年,會有新的風險挑戰。中共要堅持防風險,以保持社會大局穩定。

中共全軍政法工作會2月15日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會上強調要確保軍隊絕對忠誠可靠,打擊各種滲透破壞活動,防範重大安全問題,備戰打仗。

今年兩會期間,3月3日下午,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做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時稱,中共「面對各類風險挑戰的嚴峻性、複雜性」,「政協必須服務大局、維護大局」等。3月5日,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風險」一詞出現了24次。

這些會議均貫穿一條線,求穩,再求穩,強調政治安全,強化防患意識。

法廣分析認為,所謂政治安全就是政權安全,就是要「保江山」。中共最高領導人對政權不安全感似乎從來沒有這麼重,說起來難以置信。

對於中共高層頻發防風險信號,英媒BBC刊發評論文章說,中共高層應是直接感受到了危機或許就在眼前。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對《美國之音》說,一個有關中共70年大限的分析認為,集權國家很少有超70年的壽命。

程翔說,對中共來說,值得忌諱的事情特別多。先不要說中美貿易戰的結果難以預測,今年恰好是2019年,中共史上有個「逢九必亂」的規律,這個不是迷信。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