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英雄悲歌 抗日名將池峰城的淒慘結局(圖)

2019-02-24 09:00 作者:雲中君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孫連仲將軍(中)與池峰城(右)在一起。(網絡圖片)
孫連仲將軍(中)與池峰城(右)在一起。(網絡圖片)

池峰城(1904~1955),著名抗日名將。1904年出生於河北景縣,1920年(時年16嵗)加入西北軍馮玉祥部陸軍第十六混成旅當兵,任排長、連長。1927年後任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營長,中原大戰後,任國民黨政府軍陸軍第二十六軍第三十一師師長。1936年1月授陸軍少將,同年10月授陸軍中將。因爲池峰城英勇善戰,故深得他的長官孫連仲賞識,一直倚為心腹大將。每次孫連仲提兵作戰,都以池部為先鋒。

池峰城雖然是西北軍中的虎將,但真正讓他一戰揚名天下的,卻是抗戰中的臺兒莊戰役,被譽為「鐵血將軍」和「抗日名將」。他率領不足萬人的兵力苦守孤城達20餘日之久,為抗日戰爭做出巨大貢獻。就連善守名將傅作義也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稱他是「中國戰史上一神人也」。臺兒莊戰役之後,池峰城因功於1938年6月7日獲頒青天白日勛章,後於1939年2月17日升任第30軍(轄第27師、第30師、第31師)中將軍長。率部歷經武漢會戰、棗宜會戰。抗戰勝利後,孫連仲奉命組建河北省政府和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部,池峰城作為接收代表,組建了保定警備司令部,曾任河北省代理省長兼保定警備司令、華北「剿總」中將高參等職。1949年1月策動原軍統北平站長徐宗堯投共,並率所部在北平隨傅作義向共產黨投降。不料卻被共產黨秋後算賬,於同年4月1日被中共因「歷史遺留問題」強制受審,1955年3月16日慘死在北京監獄。

血戰強敵臨危不懼 死守孤城名震天下

1938年3月20日,日軍磯谷第10師團的主力部隊在飛機、坦克、大炮的掩護下,進逼臺兒莊。國軍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則命第2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率部固守臺兒莊,而孫連仲又將據守臺兒莊的重任交給了池峰城所部第31師。3月24日,戰役正式打響,日軍憑藉絕對的優勢火力猛撲莊內,池峰城則率部拚死阻擊,戰事一時膠著。3月27日,軍委會蔣介石委員長親臨臺兒莊南站面見池峰城,蔣公說:「你的長官說你是忠勇、精幹兼備之人,今天看來此言不虛。」池峰城則對蔣委員長立誓:「我師絕對戰鬥到底,與陣地共存亡,以報國家,以報委座知遇之恩。」此後,池峰城在極端困難條件下死守臺兒莊直至4月7日凌晨。

在這期間,日軍曾於4月3日佔據了大半個臺兒莊,形勢岌岌可危。池峰城感覺再戰下去,31師可能會全軍覆沒,便向孫連仲請示,可否轉移陣地,暫時撤到運河南岸。因爲31師為孫連仲德起家部隊,傷亡如此慘重,孫連仲也大為心痛,遂上報戰區長官李宗仁。李宗仁不願功虧一簣,電告孫連仲:「敵我在臺兒莊已血戰一週,勝負之數決定於最後5分鐘。援軍明天中午可到,我本人也將於明晨親來臺兒莊督戰,你務必守至明天拂曉。這是我的命令,如違命令,當軍法從事。」扔下電話後,孫連仲親至臺兒莊督戰,電令池峰城:「士兵打光了你就自己上前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有誰敢退過運河者,殺無赦!」池峰城聞言,心知已無退路,乃以必死決心,逐屋抵抗,任憑敵人如何衝殺,仍然死戰不退。池峰城更下令炸毀運河上的浮橋,背水一戰。入夜後,池峰城又將殘餘兵力組織成敢死隊,向日軍發起反衝鋒,激戰通曉,從日軍手中奪回了臺兒莊的四分之三。黎明之後,湯恩伯軍率領的20軍團出現在日軍身後,敵軍撤退不及,陷入重圍。國軍至此全線反擊,遂獲大捷。

抗戰勝利榮歸故里 中共統戰禍起蕭牆

抗戰勝利後,孫連仲奉命組建河北省政府和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部,池峰城為接收代表,接收了河北及華北散存的偽治安軍,組建了保定警備司令部,並出任河北省代理省長兼保定警備司令。然而,就在此時中共也找上了門。因西北軍歷史上與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西北軍出身的將領,與其首腦馮玉祥一樣,都缺乏堅定的信仰,池峰城也不例外。當時,中共華北局組織部副部長、城工部部長劉仁利用曾任西北軍第二十六路軍副參謀長的李中立與池峰城的關係,派遣李中立的堂弟、中共黨員李穎與池峰城接洽。李穎到達保定後得到了池峰城的信任,被委為尉級副官和委任級秘書,直接掌管池部的官邸文案。

軍統北平站站長楊清植發現中共地下黨已大批擁入保定各機關和池公館,造成大量機密泄露,以致國軍在戰場上處處被動,楊清植遂採取行動,在保定逮捕了一百多名中共地下黨。隨後又施計,讓省府秘書長約池峰城外出巡視城防工事,特工則乘機衝入池公館,強行解散了池峰城的手槍隊,逮捕了李穎等一批混入池峰城所部的中共特工。池峰城知曉後,已無法挽回,只好向蔣介石遞交辭呈,前往北平「閑住」,蔣公君子,並沒有因此難為池峰城。

1947年12月2日,南京國民政府成立華北「剿匪」總司令部,並任命傅作義為總司令,總部設在北平,統一指揮晉、察、冀、熱、綏五省軍事。傅作義進駐北平後,想到了當年死守臺兒莊的池峰城,遙想傅作義當年也是以孤守涿州起家,一生頗以「善守」自詡,可是自從臺兒莊戰役後,傅作義便不再於人前誇耀自己當年守涿州的「光榮業績」了。傅作義曾對同僚下屬說過:「我傅宜生自認論戰守之策,當今中國獨一無二,可是縱觀臺兒莊戰例以後,便不好以此自謂,鎮峨(池峰城的字)之守臺兒莊,堪稱史無前例,真神人也,宜生遇之當以師禮相待。」

因此,出於對池峰城的崇敬,傅作義遂請他襄讚北平城防事宜,給了其一個「中將高參」的閑職。中共劉仁因見池峰城起復參與北平城防,密遣部下至池峰城部充任勤務兵,作為雙方聯絡人。恰於此時,池峰城的故交徐宗堯就職國民黨保密局北平站新任站長。池峰城遂密報劉仁,劉仁聞知大喜,密派手下王甦化名王博生進入北平與池峰城溝通之後,二人聯手「策反」徐宗堯。

一代名將誤投中共 抗日英雄瘐死獄中

1949年1月21日,傅作義宣布接受中共的所謂「和平改編」,池峰城聽從了共產黨安排在他身邊的臥底李穎的安排,沒有去臺灣而留在北平等待中共接收。不料共產黨秋後算賬,行卸磨殺驢之術,僅僅兩個月以後,池峰城即被中共以「因歷史遺留問題」逮捕,其後一直關押受審,直到1955年3月16日瘐死獄中,家屬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其墓地也只是一個衣冠塚,一代抗日英雄結局竟如此悲慼,令人不勝感嘆!

而被其策反的徐宗堯,在幫助中共將「潛伏特務」挖掘清剿完畢後,則被中共連同被其供出的原保密局潛伏人員一道遣送「清河大隊」學習改造。1951年鎮反開始後,徐宗堯被判死刑,後改為死緩。再後來,時任北京公安局長的馮基平和劉仁為其作證,1956年12月31日,徐宗堯被釋放回家,在徐出獄的一年中,由於家中經濟生活無來源,全靠公安局勞改處每月予以接濟。後來,女兒就業,徐在街道辦事處找了工作,全家才勉強度日。1960年4月1日,徐宗堯又被發往團河農場勞改。文革開始後,徐宗堯這類人物自然在劫難逃。1967年11月27日,徐宗堯被關進秦城監獄達8年之久,直到1975年獲釋,再次發往團河農場勞改。直至1987年才獲中共「平反」。1983年5月12日,北京市公安局也曾為池峰城「平反」,但卻一直沒有公開當年他被關押致死的真正原因。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