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文學家馮夢龍的傳奇人生(三)(圖)

【園丁文苑】看電影《馮夢龍傳奇》隨筆(三)

2018-11-13 00:25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明朝晚期的文學家和戲劇家馮夢龍。
明朝晚期的文學家和戲劇家馮夢龍。(網絡圖片)

在戴營家裡。戴營與師爺、典吏二個人正在秘商告發馮夢龍。戴營口授,師爺寫:「李長蛟上山為匪多年,積習不改,劫持新任縣令,杵逆大罪,而今又有人招其入衙,封官許願……」他轉臉說:「典吏大人,若州府派員來查,你也該有個態度。」典吏道:「馮縣令來壽寧半年有餘,這商道貫通,市景逐步恢復……」師爺說:「典吏大人,可是,告匪首李長蛟的狀子這麼多,咱們怎麼向那些山鄉大戶交代?」戴營道:「你我都是壽寧人,理應為壽寧考慮。我已經過不惑之年,想做的事都不能如願。我十九歲中舉,卻在一個沒有功名的人下,心有不甘。」

在馮夢龍住處。李長蛟對馮講:「從我上山,我就一直留意倭寇進壽寧的路徑,他們乘船到斜灘,然後沿古道過車嶺關,最後從西門進入壽寧縣城。」馮夢龍說:「你談一談車嶺關的防禦。」此時,他們展看地圖。李手指圖說:「關隘剛好卡在古道最狹窄的地方,我們可以用強弩和石塊置倭寇於死無葬身,在隘口挖條溝設滾石,檑木,可保萬無一失。」馮夢龍命李長蛟立即去鎮守車嶺關。李長蛟道:「遵命,我李長蛟就是豁上命,也決不會讓倭寇再踏入壽寧。」馮夢龍說:「我馬上安排張貼佈告,你要大張旗鼓地出城守邊。」李長蛟拱手道:「好,一切聽師傅的就是。」

慧卿走進馮宅,見馮夢龍道:「大人殺了惡虎,慧卿特來拜謝。」她說:「大人來到此地,無人照料,慧卿願時常過來伺候大人。若不答應,小女就長跪不起。」馮夢龍將她攙起來,然後,慧卿將帶來的食材送進廚房,與馮喚聊天,訴說她對馮夢龍的敬仰。

在典吏陪同下,馮夢龍穿官服探訪監獄,發現裡面關押的多是被冤枉的農民,有人訴說,拿鐮刀下地幹活,也被當作犯罪嫌疑抓來。於是馮夢龍發布告示廢除牢房,對於偷盜犯,罰穿上白色號衣,置於眾目監督下掃街四十九天,並規定,如果他抓到另外一個違犯律法的人,可頂替他,他可以即時解脫。得到民間稱讚。

中秋夜,馮喚正在院子裡想家落淚,馮夢龍過來安慰他。這時,慧卿來到馮宅,給他們帶來了中秋月餅,水果和團圓餅。

戴營陪同馮夢龍騎毛驢出城到鄉村視察。見河邊石橋上聚集了許多人,為灌溉用水發生爭執。見一個長者從中調解,於是平息了糾紛。馮夢龍稱讚說:「倘若鄉村都可以這樣解決糾紛,那天下就太平了。」戴營說:「那還要我們做什麼?」

走到河邊,馮對戴說:「如果能在河的上游攔壩修渠,就可以灌溉更多的田畝,也就徹底解決了他們的旱澇之爭。」戴營道:「大人想到根本上了,只是工程浩大,眼下縣衙後庫空虛,難以實施。」

來到斜灘。這斜灘,就是一個水陸碼頭。他們走過「洪記鹽鋪」,縣丞戴營告訴馮夢龍:「原本碼頭生意平淡,自從有了這個鹽鋪,碼頭一帶又來了一些商家,從此生意興隆起來,縣衙在這裡設立了關卡,以彌補縣衙開支。」戴還說,前幾任縣令看準了這塊肥肉……。馮夢龍說:「他劉縣令的大箱,小箱便是從這裡弄來的。我可以告訴你,我馮夢龍四年屆滿,絕不會拿走壽寧一草一木。」

在下面的街上,兒童們邊跑邊在唱一個民謠:「新縣令真可笑,不騎馬來不坐轎,騎著毛驢滿山繞,不穿官服不戴帽,像個老農哈哈笑。」

戴營陪同馮夢龍騎著毛驢下鄉。見一個村婦行為異常,她向著天上撒出一把豆子,豆子落地,她又一粒一粒撿起來。馮夢龍問其故,有人回說,這婦人生了三個女兒都溺死了,現在是個寡婦。在回縣城的途中戴營給馮講了當地重男輕女,有溺女嬰的陋俗。馮縣令問縣衙為什麼不管,戴縣丞回說管不過來。

李長蛟正在練兵,忽聽報倭寇進犯,李傳令迎敵。他們在山上看到倭寇在下面出現,李長蛟一聲令下,滾石檑木俱下,隨後萬箭齊發,倭寇敗退。李長蛟派人到縣衙報告:「倭寇進犯車嶺關被擊退。」

在茶館食坊馮夢龍與官員議事,店主從懷裡掏出一個賬本,馮看後,得知縣衙官員三年未付賬,馮拿出銀子,代幾位官員付了這頓飯錢。

馮夢龍擬寫並發布告示,下令禁止溺女嬰。佈告張貼後眾百姓圍觀,議論。

縣衙官員在山野樹林中射箭習武。馮夢龍邊射箭,邊與他人交談。「自明太祖起,科舉就規定文官也必須考射藝,如今太祖遺訓早已淡忘。」「民不尚武,必受欺辱。」他們一邊射箭,一邊議政事,要盡快修繕學宮。他們在騎馬回縣衙途中,繼續商議修繕學宮,但經費不足。馮夢龍說:「我出三個月俸銀。」戴營:「我也出三個月俸銀。」馮夢龍說:「不足銀兩,我以宋錦抵補。」這宋錦,是他的摯友祁大人在蘇州給他送行時,在船上贈予他的。

馮夢龍外出,在鄉間,見二位老農爭奪一頭牛,經詢問,得知兩家耕牛頂架,一條牛被頂死,故而二人爭執不下。馮夢龍為他們出主意,將死牛兩家分吃,活牛兩家輪流合用。

冬雪紛飛,馮夢龍坐在室內,面向敞開的屋門,慧卿在門廊邊唱邊表演:「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馮夢龍在看,似夢似幻。

在學堂,馮夢龍親自講學,一個學生提問,馮夢龍講解:有了良知後再可治天下,良知是讀書,科舉做官的真諦。

戴營在建寧府知府家。知府說:「你上書,說馮縣令網羅匪類,在壽寧大行其道。過幾日會有專人下來查訪。你就大膽的說,他走了壽寧……」戴營說:「知府大人,戴營雖有私心,但與馮縣令共事之中,我感覺他這個人……」知府說:「戴縣丞,我是覺得你越來越不識時務。」戴營說:「下官不敢。」知府說:「自古就是窮民不窮官嘛。這一千兩銀子你收下,過幾天我的鹽鋪要開張,還要有勞各位關照。」戴營:「關照可以,這銀子……」州府招呼道:「來呀,把這一千兩銀子送到戴縣丞府上。」

在斜灘碼頭。知府的鹽吏帶領一群差役檢查鹽包,驗釺捅進鹽包,抽出來說:「摻有沙土」。他們將洪記鹽鋪的一船鹽包全部扣留,並將洪記鹽鋪貼上封條。商人們說「知府大人幾次視察碼頭,說不定早就眼饞咱們這幾間商鋪了,咱們賦稅按月交與壽寧縣政,與他何干?」他們斷定這是陷害,於是去壽寧縣衙告狀。

此時戴營與馮夢龍正騎馬行走在山路上,戴縣丞將知府給一千兩銀子的事,告訴了馮縣令。戴營說:「我若收了,我的良心何安哪,可若不收,就駁了知府大人的面子。」馮夢龍說:「燙手啊,給你的全是讓你嚥不下去的。」

畫面轉到縣城。鹽商在縣衙門前擊鼓鳴冤。

馮夢龍和戴營剛到縣城,就聽到鼓聲,他們趕到縣衙,在縣衙大堂,報案人說鹽吏登船檢驗,說包中有沙土,扣船,封了洪記鹽鋪。典吏問:「是一包還是多少?」回說:「他們說全有。」問:「為什麼不一一檢查?」回說:「知府的鹽吏不讓查。我們可是按月納稅,規規矩矩,我們是正經的生意人哪!」見馮縣令和戴縣丞二人出來,商人哀求道:「大人,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師爺對馮夢龍附耳道:「這事恐怕知府大人參與,你我是下官,怕……」馮縣令發話:「典吏大人,立即扣壓全部鹽包,一一檢查,如果只有一包摻有海土,無疑是有人栽贓陷害。戴縣丞,你說呢?」戴營道:「大人說的是。」典吏發話:「立即扣壓所有鹽包,並將鹽吏帶回衙門問話。」

馮夢龍回到寓所,馮喚報告說:「師爺大人送來銀子。」馮夢龍看到桌子上的銀錠。一紙上寫著「可以辦學,可以修繕關隘……」馮夢龍說:「照單全收。」並讓人把銀子送到縣衙正堂。

知府乘轎在鳴鑼開道和隨從護衛下,來到縣衙正堂。

知府審問馮夢龍:「聽說你收斂有術,短短兩年就有了六箱財寶。本官倒真是想見識一下。」馮夢龍回說:「是不是財寶,還請知府大人眼見為實。」知府令人到馮住所去搜查。

六個貼著封條的大箱子被抬往到縣衙驗證。百姓議論:「這開堂是知府大人要審咱馮縣令。」「縣令大人怎麼了?縣令這麼好的人……」「咱們進去看看。」群眾湧進縣衙。

箱子抬進縣衙正堂,馮夢龍交鑰匙請知府親自開箱,知府叫馮夢龍自開。箱子打開後,知府傻眼了,原來這幾個箱子裡裝的都是大石頭。經戴營當眾解釋,在場看熱鬧的百姓嘩然。

知府又問:「招安匪類充實兵丁,可是當真?」馮夢龍回說:「確有此事。」(戴營剛要作解釋,鏡頭切換)

倭寇又來偷襲,在車嶺關,李長蛟及士兵正在與倭寇進行一場浴血奮戰。

鏡頭回到縣衙。馮夢龍說:「李長蛟他在三年前為壽寧消除了虎患,後又蹲守關隘,屢次擊退倭寇,確保了壽寧一方平安。按大明律法應該為他請功領賞。」馮還說他已經上書知府。知府說未見到。知府說,倒有一彈劾你的「上書」。這時戴縣丞上前回話,說知府手裡拿的上書是他所遞。他承認,當時他認為馮夢龍只是個白話文人,何以懂得治理縣政,可壽寧百姓不能再等一個四年任期,故而產生對抗心理。後來發現馮大人確實安民有序,為壽寧鞠躬盡瘁,戴營要求撤回上訴。知府說:「你當上書是兒戲嗎,想撤就撤?」這時縣衙的眾官齊下跪說:「大人,戴縣丞句句是實話。請大人明鑒。」知府一拍驚堂木,道:「馮夢龍與匪勾結,本官已派李部將前往車嶺關擒拿匪首李長蛟,今日定要做個了斷。」馮喚站出來說:「先生來到壽寧,且不說費出了多少心血,多少夜晚點燈到天明,就說修官學,建水壩,把自己的俸祿和箱底都拿出來了。拿先生問罪這公堂還稱得上是公堂嗎?」眾百姓也下跪,齊說:「馮大人是好人!」

就在這時,探子來報:「倭寇衝破關隘奔縣城來了!」戴營叫大家不要慌,他指揮大家撤退,叫知府出東門撤,叫馮夢龍出北門,他自己帶領衙役去西門抵擋。馮夢龍持長弓,氣宇軒然地走在路上,但他沒有去北門,而是與戴營等去西門迎敵。大家剛出西門,這時李長蛟滿臉是傷,被知府派去車嶺關的兩個士兵押架著,見到馮縣令,李長蛟掙脫士兵,向前跑到馮縣令前,報告說:「倭寇被殲,我們打贏了。」說完就倒地斷氣了。

馮夢龍在《壽寧待志》上寫下:「車嶺關一戰,倭寇損失過半,李長蛟血染沙場。從此車嶺關再無戰事。」

屏幕現李長蛟被葬於車嶺關的簡陋墳墓鏡頭。

馮夢龍接著寫:「知府大人來壽寧無果,草收。那一千兩銀子用於建造東壩。斜灘碼頭洪記鹽鋪重新旗鼓開張。四年將至,還有多項繁務需操理,當以抓緊。」

一行飛雁掠空而過。

戴營已承接壽寧縣令。戴營為馮夢龍送行,來到到蟠龍山。戴營說:「壽寧百姓把它視為福地。」鏡頭對準石碑。上面刻寫著:「一片青山開壽域千章綠樹繞佳城」。戴營向馮夢龍道歉說:「這幾年戴營有對不住的地方,還請大人多見諒。」馮夢龍說:「戴縣令,你有文采有能力,但似乎少了一些薄官厚民心思。」馮又說:「為官者本就一介草民,自然是草生即生,草衰即亡,這也是我為官四年的感知。」戴營道:「大人所言極是,戴營銘記在心。」這時,山下從遠處湧來眾百姓,到跟前紛紛下跪,齊說:「縣令大人希望你不要忘了壽寧,一定再回來呀!你不能走啊!」馮夢龍拱手向眾百姓回禮,戴營等縣官也跟隨拱手向百姓致禮。

馮夢龍坐肩輿,馮喚跟隨離開壽寧上路。遠處山巔上,慧卿在雲霧中為先生歌舞送行,馮會意她留在壽寧為其父守靈的孝心。

銀屏打出字幕:「明末崇禎十一年(一六三八年)馮夢龍任滿離開壽寧。崇禎十七年(一六四四年)明朝滅亡。戴營將壽寧百姓為馮夢龍做的石碑送到蘇州馮宅,保存至今。」

最後屏幕推出二零一五年修復落成的馮夢龍故居畫面,故居前面有馮夢龍塑像和石碑。影片到此結束。

筆者簡單評述:應當說這是一部好電影。在大陸,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教唆,縱容下,人們道德下滑,為官者奉行為私為我,推崇利慾,誤導民眾。在這樣的背景下,文化界能編導,上映這部電影,弘揚中華文化道德傳統,真是難能可貴,是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能讓百姓知道中國歷史人物的正面形象,真是不錯。其次,影片中飾演馮夢龍的閻維文,他不是專業演員,他原本是個唱了幾十年歌的歌唱家,半路出家演電影,能一舉成功,其敬業精神可嘉。說明他本身就具有良好道德修養。人們常說「相由心生」,他把馮夢龍的善良,廉潔奉公,知識淵博,愛民務實,對建功立業的「講究」演的非常真摯。他確實把塑造歷史正面人物的形象,當作了自己的一種歷史責任,正是他的認真努力付出,才會有今日的成功。影片的主題歌也是閻維文唱的。

影片中的慧卿,據我所知,馮夢龍與她的感情故事不是在壽寧,而是在蘇州。慧卿是馮夢龍年輕時的戀人,姓候,是一個才貌俱佳的賣身妓院歌女,當時馮夢龍與其相戀,雖有真情實意,但馮無錢為其贖身,結果慧卿被他人贖身走,馮精神受到挫傷,成為他終身憾事。馮夢龍自己詩文中也曾多次提到過她,並有「子猶自失慧卿,遂絕青樓之好」之句,由此可見,他與慧卿情誼之深。這部影片作改編處理,我覺得也合乎民間「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樣一種良好願望,當然這並不是說真成眷屬,而是體現馮夢龍為官正直的愛民之心,因此也合乎情理。

影片有許多表現馮夢龍到民間訪查的鏡頭,並在給學生講學一節,由馮夢龍口中講出「良知是讀書,科舉做官的真諦。」這裡告訴觀眾兩個真理,一是關心和維護民眾利益,是做官者建功立業的基礎;二是為官者必須先具備善心和愛心,而後才能為民為國建功立業。由於馮夢龍長期生活在社會基層民眾中,講究「三不朽」,將「立德」擺在首位,所以他一生才能從民眾中汲取積累豐富的精神財富──知識,領悟「知書達禮」的道理,他才能創作出那麼多的著作,才能做一個好官。

影片中馮夢龍對戴營說的,他為官四年的體會:「官者,本就一介草民,自然就是草生就生,草衰即亡」,這句話很有現實寓意。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