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上將】蔣中正與麥克阿瑟 歷史與未來(組圖)

2018-10-31 09:45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麥克阿瑟將軍從韓戰前線返美,接受民衆歡呼。
麥克阿瑟將軍從韓戰前線返美,接受民衆歡呼。(Keystone/Getty Images)

接上文:【五星上將】蔣中正與麥克阿瑟 臺灣與日本

蔣中正麥克阿瑟兩位五星上將,他們聖潔的人格和崇高的靈性修養,使他們「四面受敵,卻不致困住;心裏作難,都不致失望」。阻止中西方世界魔變上,他們做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兩位「曠世豪傑、民族英雄」,在「戰爭時期及和平年代的功績」是「歷史上彪炳千古的篇章」。

忍辱負重 委曲求全

蔣公的三次下野,無一次不是處在情況艱險,而國民普遍受輿論所惑時。第一次是在北伐期間,蔣公「為求黨內團結,不忍北伐大業中墜,乃毅然下野」。第二次正值日本全面侵華前,民衆「以為『我不下野,則日本的侵略將無止境,只要我能下野,他們就可以和日本覓取妥協的途徑』」。第三次下野是國共戰事膠著,民衆認為「非蔣總統下野,則美援不來」,「非蔣總統下野,則和談不能進行」。這其中,尤以第三次下野蔣公背負的屈辱最重,對國民的教訓最為慘痛。

//img2.secretchina.com/pic/2018/10-16/p2283501a785575448-ss.jpg
1947年中華民國國大代表選舉中,蔣以一般中華民國國民身份投票。(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蔣經國:「民國三十八年,許多人受了共匪含沙射影的惡毒宣傳,對我的父親發生了極大的誤會和懷疑;一般準備投匪的動搖份子,甚至誣衊他為『和談的障礙』。市虎傷人,甚於蛇蠍,我的父親迫不得已,衹好引退明志。結果,中樞無人主持,民心士氣渙散,為匪所乘;馴致整個大陸沉淪,使我四億五千萬的同胞,陷於水深火熱的鐵幕,造成了我中華數千年有史以來的空前浩劫。撫今思昔,創痛鉅深,益覺匪俄破壞和分化手段的毒辣兇狠;尤其可以看到一個民族領袖的威信,對於國家安危和民族興衰的關係是如何的重大!」

「為了國家民族的生存和獨立,我的父親以耶穌背十字架的精神,委曲求全,忍受人世難堪的奇恥大辱。各方的毀謗和污衊,雖同蚍蜉撼樹,對於我的父親個人的人格,固無損毫末;可是,眾口鑠金,使民族的正氣不能伸張,國家重心不能鞏固,由此種下了大陸失敗的惡因,這是值得我們反省和警惕的!」

麥克阿瑟在韓戰前線指揮戰鬥。
麥克阿瑟在韓戰前線指揮戰鬥。(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在麥克阿瑟軍旅生涯的巔峰時期,反擊共產主義蔓延的決定性時刻,韓戰的前綫,1951年4月12日,他收到解除其聯軍指揮權的命令,舉世為此傷心。東京、舊金山、華盛頓、芝加哥……他的回歸如眾星捧月,他的演講令人熱淚盈眶。全美不斷爆發支持麥克阿瑟反對杜魯門的遊行示威,杜魯門的支持率下降到空前的新低。

3週後的國會聽證,世界屏息,不僅是美國的全民,全球都急切的想知道韓戰的前線到底發生了什麽?杜魯門為什麽在聯軍即將反攻的途中陣前換將?

麥克阿瑟走上講壇,按議程,他將報告和政府間的往返電報、訓令、指示、作戰計畫檢討報告等。這時,他接到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的紙條,上面寫著:注意密碼。麥克阿瑟注視著這張小紙條,在原地沉默不語持續了一兩分鐘。

他明白在他即將報告的內容中涉及美國對韓戰、中共的政策與戰略,這些資料都屬於高度機密,很多內容或許已被蘇聯、中共等國知道,然而只要他們不知信文中的「密碼」代表的關鍵詞,便無法譯出實際內容語句,假如在證詞之中全部或局部公開了這些内容,對手會根據一點譯破很多機密,這關係著今後美國政府的一切重大措施。

最終,麥克阿瑟拿起資料一語不發的離開講壇,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這場聽證會陳詞。韓戰還在進行中,麥克阿瑟的陳詞必將反擊杜魯門團隊對他的中傷,為他帶來更廣泛更强烈的民意支持,然而作為那個時代最偉大的人之一,他在權衡後,選擇了忍辱負重。

麥克阿瑟在那場舉世矚目的國會聽證中選擇了忍辱負重。
麥克阿瑟在那場舉世矚目的國會聽證中選擇了忍辱負重。(視頻截圖)

聖潔靈性 真理之光

對於普通人難以承受的心理和責任壓力,為何他們能獨自承受?

蔣公說:「不要因為時間漫長,而動搖自己的信仰,從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萬年,同一小時和一天的時間,並沒有什麼不同。在為真理而奮鬥的勇士看來,驚濤駭浪和風平浪靜的環境,也並沒有兩樣,因為真理是永遠不變地存在於人間的。一個有高度信仰的革命信徒,絕不會因勝利而驕傲,亦不會因失敗而灰心,絕不會因順利而大意,亦不會因艱險而懼怕;不要為今晚著急,因為長夜盡了,一定天明;亦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苦難終久是要過去的。……西諺說:『誰會最後笑,才是真正的笑。』」

「事業的成敗與難易,都是由我們自己觀念與心理而決定的,我們切不可墮入魔鬼詭計,自陷於失望的境地。」

「神試驗我們的時候,把我們的信心當作中心的目標,如果別的可以免去試驗的話,信心是必定免不了試驗的。許多時候,神把我們喜樂的甲胄剝去,讓我們遭遇一些恐懼危急的經歷,要看我們的信心,在試煉中受不受到損傷,真實的信心能絲毫不受到損傷。」

「神的行事,有程序與時候的,祈禱是下在地裡的一粒種子,這須用信心的力量去栽培他,才能成長。」

「不要因為時間漫長,而動搖自己的信仰,從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萬年,同一小時和一天的時間,並沒有什麼不同。」
「不要因為時間漫長,而動搖自己的信仰,從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萬年,同一小時和一天的時間,並沒有什麼不同。」(網絡圖片)

在人間,偉大如蔣公與麥帥,他們也從未忘記虔誠的向神祈禱。麥克阿瑟曾希望赤色中共向臺灣進攻,因為這樣,他將有理由火速趕去負責指揮,「使他們遭受慘敗,從而使這場戰鬥成為世界上決定性的戰鬥之一。這將是他們的一場大災難,它將震撼亞洲,可能還會擊退共產主義浪潮……我每天晚上都祈禱赤色中國能這樣做,我常常是跪下來在那裡祈禱。」

「石頭是堅硬的,但比它更堅硬的是人的意志,它受到理想的指引,它能征服和鑄造最堅硬的頑石。」

「主啊!求你塑造我的兒子,使他夠堅強到能認識自己的軟弱;夠勇敢到能面對懼怕;在誠實的失敗中,毫不氣餒;在勝利中,仍保持謙遜溫和。懇求塑造我的兒子,不至空有幻想而缺乏行動;引導他認識你,同時又知道,認識自己乃是真知識的基石。我祈禱,願你引導他不求安逸、舒適,相反的,經過壓力、艱難和挑戰,學習在風暴中挺身站立,學會憐恤那些在重壓之下失敗的人。求你塑造我的兒子,心地清潔,目標遠大;使他在指揮別人之前,先懂得駕馭自己;永不忘記過去的教訓,又能伸展入未來的理想。當他擁有以上的一切,我還要禱求,賜他足夠的幽默感,使他能認真嚴肅,卻不致過分苛求自己。懇求賜他謙卑,使他永遠記牢,真偉大中的平凡,真智慧中的開明,真勇力中的溫柔。如此,我這作父親的,才敢低聲說:『我沒有虛度此生。』」

劍指共產 留下火種

蔣公用一生啟迪教育人類靜觀其變,從共產主義的百年紅禍中擺脫出來。
蔣公用一生啟迪教育人類靜觀其變,從共產主義的百年紅禍中擺脫出來。(網絡圖片)

在20世紀人類的世界領袖中,蔣公直接與共產主義交鋒,他洞察認清共產主義最早,他反共最堅定,最徹底。他以剷除共產邪惡為終生使命,百折不撓。他站在歷史、文化、哲學和精神信仰的最高處,劍指共產撒旦的魔鬼本性。

蔣公的努力是一場千秋大業,他用一生啟迪教育人類靜觀其變,從共產主義的百年紅禍中擺脫出來,在歷史命運的生死關頭,做出最後的正確選擇。

麥克阿瑟指出:「共產主義的威脅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個地區得逞侵蝕,就會威脅其他任何地區……」
麥克阿瑟指出:「共產主義的威脅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個地區得逞侵蝕,就會威脅其他任何地區……」(Keystone/Getty Images)

另一位時代巨人麥克阿瑟指出:「共產主義的威脅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個地區得逞侵蝕,就會威脅其他任何地區,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我們決不能姑息綏靖或是屈膝投降在亞洲的共產主義,否則,只會破壞甚至阻止我們在歐洲遏制其擴張的一切努力。」

1949年,中國大陸變色,麥克阿瑟給參聯會發了一封長達16頁的電報尋求協助。電報中說,蘇聯奪取日本簡直有如探囊取物,「面對如此明確的現實,華盛頓怎能對中國共產黨勝利的結果感到心安理得呢?」

1950年6月,盟軍駐日統帥麥克阿瑟下令日本吉田政府「整肅」日共中央委員德田球一等24人,「整肅」日共機關報《赤旗報》職員和日共眾議員聽濤克己等17人,並在日本各地逮捕日共。

1950年7月31日,麥克阿瑟率部從東京飛抵臺北,與老戰友蔣公商定阻止共黨攻擊臺灣的辦法。麥克阿瑟在不同時間還鼓勵蔣中正反攻大陸,主張美國對中國大陸實行經濟封鎖,以使共產紅禍儘快消亡。

麥克阿瑟返回美國后,1951年4月19日,在國會大廈發表了題為《老兵不死》的著名演說,在演說中他說道:「有些人提出各種各樣的理由要姑息紅色中共。他們對歷史上清晰的教訓視而不見,因為歷史分毫無誤地告訴我們:姑息只能導致下一場更血腥的戰爭。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先例顯示姑息和妥協會有好結局。」

麥克阿瑟在《老兵不死》著名演說中指出:「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先例顯示姑息和妥協會有好結局。」
麥克阿瑟在《老兵不死》著名演說中指出:「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先例顯示姑息和妥協會有好結局。」(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仁民愛國 彪炳千古

俞大維:抗戰初期的困難,我們只有可以想像,難以實際瞭解。我當時擔任兵工署署長,只知道那時全國各兵工廠一個月所以生產的子彈,加起來不夠淞滬前線一天的消耗!就靠著蔣委員長政略戰略的運用,才能維持民心士氣,阻滯敵人前進,爭取興國,而卒獲勝利。在一個弱國遭遇強國侵略,屢戰屢敗,危急震憾之時,產生一位百折不撓的領袖,以超人的智慧,領導軍民,奔赴勝利,這種人物歷史上曾經有過,至於勝利之後,對於身受其橫暴侵略達半年世紀之久的世仇,竟採取「不念舊惡」、「與人為善」的寬大政策,這種人物歷史上未曾有過!前者是豪傑做的事,後者只有聖賢才能做到!

秦孝儀:昔陽明弟子徐愛謂陽明先生曰:「先生處困養靜,精一之功,固已超入聖域,粹然大中至正之歸矣」,此言在當日陽明心目中之辭受不可知。顧五百年後,公則已盡踐之矣。

魏德邁:在我與蔣介石兩年的相處中,我確信他是一位正直無私的領袖,對其人民的福祉極為關切,並渴望建立符合孫中山理念的憲政體制政府。

美國第32任總統羅斯福:我們必須記著,(蔣)委員長經過艱難的行程才成為四萬萬人民無可爭議的領導人。

著名歷史學家唐德剛:蔣中正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五千年來,率全民,禦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撓,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無第二人也。

《紐約時報》1975年4月6日專欄:以世界人士來看,蔣總統那種清癯整潔而畢挺的體形代表了剛毅和決心。他的苦行和節約,似乎適於為中國「多難興邦」理想而奉獻的領袖。

美國第31任總統胡佛:麥克阿瑟將軍為美國人民立下的汗馬功勞是無法估量的。他不僅是我國歷史上最傑出的將領,還是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他是自喬治・華盛頓以來美國所產生的政治家和軍事領袖的集大成者。正是他的軍事天才贏得了對日戰爭。正是他的政治家才能消除了日本人民固有的敵意。

美國第32任總統羅斯福:麥克阿瑟將軍代表著美國的良知。無論私人層面還是官方層面,我都要感謝麥克阿瑟將軍為國家所做的傑出貢獻。他在戰爭時期及和平年代的功績是美國歷史上彪炳千古的篇章。

光耀歷史 照亮未來

1945年9月至1951年4月,駐日盟軍最高指揮官麥克阿瑟使用的辦公室,現對公眾開放,陳設就像他離開時一樣。
1945年9月至1951年4月,駐日盟軍最高指揮官麥克阿瑟使用的辦公室,現對公眾開放,陳設就像他離開時一樣。(TORU YAMANAKA/AFP/GettyImages)

1964年4月5日,被蔣公推崇為「智仁勇兼備之模範軍人與政治家」的麥帥,留下了「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讖語離開歷史舞臺,隨後共產主義在全球擴張,造成了上億人的死難,紅色病毒在世界滲透蔓延。

麥克阿瑟早就發出警示:「未能嬴取這場戰爭,對自由世界是一項重大災禍。」「綏靖並不能帶來和平……任何要想保持自尊的民族,首先必須準備好保護自己。」「我們並不為外來進攻的威脅而感到擔心,我們擔心的是這些從內部起作用的陰險勢力。」

在麥克阿瑟逝世52年後,自由世界最後的聖地美國也已被共產主義全面侵蝕。這時,另一位戰士,三軍統帥川普橫空出世。2016年10月9日,美國大選第二場電視辯論中,川普直批美國外交政策,並直言若麥克阿瑟地下有知,將會在墳裡氣的跳腳。

川普說:「我們要銘記喬治・華盛頓的建議,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為戰爭做好準備。……正如偉大的麥克阿瑟將軍曾經所說,『在戰爭中,勝利無可替代』。」
川普說:「我們要銘記喬治・華盛頓的建議,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為戰爭做好準備。……正如偉大的麥克阿瑟將軍曾經所說,『在戰爭中,勝利無可替代』。」(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令人鼓舞的是,在川普的領導下,美國已對共產主義開始全面圍剿,並重建强盛的美軍。川普說:「是戰士在承受著戰爭的傷痛,為了和平而熱切地祈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銘記喬治・華盛頓的建議,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為戰爭做好準備。……美國是一個熱愛和平的國家。我們不尋求衝突。但是,如果衝突降臨到我們頭上,我們將進行自衛(反擊)。如果有必要,我們就作戰,我們必將贏得戰爭。正如偉大的麥克阿瑟將軍曾經所說,『在戰爭中,勝利無可替代』。」

麥帥逝世11年後的同一天,1975年4月5日,蔣公逝世,臨終遺言讓人銘感五内,不敢稍有遺忘:

蔣公遺囑。
蔣公遺囑。(攝影:玉亮/看中國)

「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無日不爲掃除三民主義之障礙,建設民主憲政之國家,堅苦奮鬥。近二十餘年來,自由基地日益精實壯大,並不斷對大陸共產邪惡,展開政治作戰;反共復國大業,方期日新月盛,全國軍民、全黨同志,絕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懷憂喪志!務望一致精誠團結,服膺本黨與政府領導,奉主義為無形之總理,以復國為共同之目標,而中正之精神自必與我同志、同胞長相左右。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余畢生之志事,實亦即海內外軍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職志與戰鬥決心。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務望一致精誠團結,……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務望一致精誠團結,……矢勤矢勇,毋怠毋忽。」(PerseoStudio/Adobe Stock)

(全文完)

主要參考文獻:

秦孝儀主編,《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一九八四。

蔣介石,《對本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政治報告》,一九五二。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總統蔣公哀思錄》,裕臺中華印刷廠,一九七五。

Douglas MacArthur,Reminiscences,Naval Institute Press,2012。

Arthur Herman,Douglas MacArthur:American Warrior,Random House,2016。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張瓊譯,《麥克阿瑟回憶錄》,文國書局,二〇〇五。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事日誌:中華民國24年3月27日》

陳誠,《陳誠先生回憶錄》,國史館,二〇〇五。

[美]魏德邁著,程之行譯,《魏德邁報告》,光復書局,一九五九。

蔣經國,《我的父親》,正中書局,一九七五。

劉鳳翰整理,《蔣緯國口述自傳》,中國大百科出版社,二〇〇八。

衣復恩,《我的回憶》,立青文教基金會,二〇一一。

[美]柯偉林,陳謙平譯,《德國與中華民國》,江蘇人民出版社,二〇〇六。

林語堂,《中國人》,學林出版社,二〇〇〇。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千古英雄人物之蔣介石》

滄海,《名將輩出的將軍搖籃!黃埔軍校的興衰》

仰岳,《傳奇名將麥克阿瑟在韓戰聽證會上的驚人之舉》

黃自進,《抗戰結束前後蔣介石的對日態度:「以德報怨」真相的探討》

《時代》,1950年8月7日

《時代》,1949年5月9日

《生活》,1948年12月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