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性周恩來 開啟反人權外交(圖)

2018-10-22 12:00 作者:焦國標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周恩來開啟反人權外交。圖為周在海外出席國際會議。
周恩來開啟反人權外交。圖為周在海外出席國際會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周恩來一向被奉為中國外交的經典,我卻認為他是中國一切邪性外交的源頭。比如做樣子讓外國來賓看,周恩來每每以總理的身份親自佈置作假。這種例子很多,相信我一提這一點,大家就都能聯想起自己過去讀到的一件兩件。今天我舉另外一種由周恩來開闢的外交傳統,反對西方對中國人權狀況表示關切的傳統。

2007年,網上流傳《國際先驅導報》記者曉德、劉俊專訪章含之女士的文章《親歷中美破冰之旅》,其中有個細節,原封不動貼在下面:

《國際先驅導報》:總理經常會對翻譯的細節問題做指示嗎?

章含之:總理一般不會在意語言的細節,主要在原則上做一些指示,會談方案他要批示和把關。但有些地方總理也會注意。比如基辛格的副手黑格來打前站的時候,總理就注意到viability這個詞,我當時翻譯成「生存能力」,說「美國關心中國的生存能力」。翻過去後,總理當時沒說話,但顯然皺了下眉頭。黑格走了以後,總理要求我們找來英語字典,說「查這個詞的意思是什麼」。我也很緊張,查了之後確實是「生存能力」的意思。後來1月6日會見黑格時,總理就把他狠狠地批了一頓,說你上次用詞不當,用這種詞中國不能接受,因為中國不需要別人關心我們的生存能力。

周恩來一生中類似這樣的外交細節不少。在許多中國人眼裡,在許多關於周恩來外交的出版物中,在中國各大學外交專業的課堂上,此舉都是被高度肯定和讚美的。可是在我看來,周恩來實在是太邪性了。邪在那裡?邪在對「生存能力」這個詞的過敏反應。

我看到這個詞,心裏湧起的是感激之情,說明美國很關心我們中國的處境啊。而且事實上中國的確一直處境很糟,中美建交前夕尤甚。可是在周恩來心裏湧起的是什麼?是「中國不需要別人關心我們的生存能力」。

中國的生存能力究竟如何,你周恩來自己還不清楚嗎?中國人快被你這個總理餓死光了!這是一個層面的意思。再一層意思,即便中國的生存狀況非常好,也應該把人家這方面的關心視為善意,表示領情才對。第三層意思,由於自己問題嚴重,反把別人的好心腸當成驢肝肺。黑格使用此詞,究竟是好心還是惡意,你周恩來弄清楚了嗎?你就不怕誤會了人家的善意,冷了傷了一個善良的、關愛中國的美國人的心?

第四層意思,這體現了周恩來畸形的自尊心。周恩來在毛澤東那裡沒有任何尊嚴感,可是在外交方面尊嚴感十足。關於周恩來的外交尊嚴觀念,我看可以寫一本專著,或拿一個博士學位。實際上他這方面的畸形心理開啟了中國外交不能聽見人家談中國人權,一聽人家談中國人權就跟人家翻臉的邪性變態傳統。至今依然如此。

在我看來,別人談我們的人權,是對我們關心的一種體現,就像你家裡有個臥床不起的病人,親朋好友見面問一問,是一種友好和友善的表現,是一種噓寒問暖,是一種關切。對此我們表示感激還來不及哩,哪裡就多心到人家干涉你的內政上去呢!再說,人家嘴上談談,怎麼就是干涉你內政?長嘴不就是說話的嗎?是說話的,但是,就是不能問我們老百姓的生活狀況,否則就給你急。

周恩來開啟的這種一味反對西方國家人權關懷的外交心理傳統和外交反應機制,太糟了,害中國不淺。中國外交幾十年來一直搞得很累,根子就在周恩來的這種變態心理。此文只是拋磚引玉,希望有興趣或專業從事周恩來外交研究的朋友好好清理一下周恩來外交的這個負面遺產。中國外交部跟西方國家打的所有人權嘴仗,全是由此而生。新上任的聯合國副秘書長沙祖康先生特別需要好好讀讀在下這篇文章。北京外交部辦公室最好組織一次業務學習,以本文為討論對象。作業我是佈置下去了,做不做在你們。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