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眼看他起高樓 眼看他樓塌了(組圖)

2018-09-21 14:04 作者:李文隆 桌面版 简体 13
    小字

多少中國富豪被捧至高高處後便摔下來,輕則入獄,重則性命不保,甚至人間蒸發。這就是紅色政權之下的營商環境。
多少中國富豪被捧至高處後便摔下來,輕則入獄,重則性命不保,甚至人間蒸發。這就是時下的營商環境。(圖片來源: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繼馬雲宣布一年後退休,吳小平發「私營經濟退場論」引起轟動,儘管官方已定調會保民企,但中國的民營大佬們前所未有的危機與憂懼感揮之不去。外界認為,這一來因為中共左向的政治環境會扭曲經濟政策走向,再有就是政權「收割機」的慣性使然,更加上高層權鬥之下,也必須有犧牲品,不止是家業的樓起樓塌的問題,不少人已經付出生命。

「國進民退」左右藏凶險 馬雲被笑跑得慢

香港《蘋果日報》9月21日刊發「蘋論」說,在私有經濟退場、消滅私有制的喧囂中,阿里巴巴成為觀測中共對私有企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一個風向標。當局迄今未公開批駁極左派的主張,但不能不肯定以中小企業為代表的私有經濟的「五六七八九」貢獻: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由此可見,所謂退場論、消滅論無異於黃粱美夢,但不難想像,阿里巴巴將像大型國企一樣,在國內外承擔越來越重的政治任務。馬雲如今才宣布激流勇進,恐怕要後悔跑得遲了吧?

確實如此,9月11日,中國金融學者吳小平發文提出「私營經濟退場」論引發輿論場地震之後,李克強、劉鶴和易綱等多個高官已有正式表態,否認「國進民退」,稱中國將進一步支持民營經濟發展。

但從今年1月,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新城在中共黨媒求是網刊出「消滅私有制」文章,再到吳小平此次發出「私營經濟退場」,以及在其之後發聲的國際政法研究院院長陳中華提出「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是所謂「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均泄露出中共極左的意圖,隨時隱藏在當局身後。

中共體制內歷來存在左右之爭,在政治上故步自封和左,對在經濟上一直承諾的改革構成了巨大影響。

時評人士鄭中原認為,周新城或者吳小平、陳中華,其言論代表了一批體制內左派觀點,可能是幫當局試水溫,也可能是某種對當局的攪局。但不管怎樣,「消滅私有制」確實是原教旨的共產黨理論,這一點無可改變,也注定了中共的真實走向。中共對待私企的做法,會就像P2P爆雷事件背後的官府「割韭菜」實質一樣,和民營富豪被推上「殺豬榜」一樣,當局先放手讓你長大、養肥、生血,然後是收割、殺豬、強制抽血。他認為這種狀態對民企來說是生不如死,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被死亡」。


憂慮的馬雲。(圖片來源:Wang He/Getty Images)

馬雲稱「沒人干倒我」 直播突遇意外 

馬雲在9月10日宣布將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令外界紛紛論及陰謀論等可能性。儘管他澄清「沒人干倒我」,但在雲棲大會上遭遇的罕見一幕,令外界起疑。

9月20日,陸媒報導,近期,中國網際網路巨頭阿里巴巴在浙江杭州舉辦「2018杭州雲棲大會」,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出席。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說,才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的馬雲,在大會成為外界焦點,面對現場提問「中國(中共)政府可以容忍阿里巴巴發展到什麼地步?」馬雲說,「網路就像電力,是沒有邊界的,我們正進入一段新的時期,新的紀元」。

然而,當馬雲談到「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想...控制自己。如果它對社會的未來有益...」時,直播畫面突然被切換成時鐘圖像再轉為黑屏,聲音也被播放的音樂所取代。

對此,阿里巴巴集團發言人稱,阿里巴巴問答環節一向只限現場投資人參與,並否認此事與自我審查有關。

在9月17日舉行的2018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馬雲在談到網約車時,認為政府應該做政府該做的事,企業應該做企業該做的事。對於馬雲的這番話,外界認為,他可能在暗示當局應放寬技術管制。

9月10日馬雲發公開信,宣布一年後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一職,由現任集團CEO張勇接任。當天剛好是馬雲53歲生日。

不少人認為:馬雲毫無徵兆的突然退隱是因與中共存有矛盾;也有分析說:馬雲隱退大背景是中國經濟環境遇到陣痛,國進民退的大趨勢,以及國家對企業的韁繩收緊。也有人認為,馬雲的選擇是明智之舉,除了全身而退,還可避免成為被中共宰割的「肥羊」。

早在2013年,馬雲接受《時尚先生》採訪時曾談到,已經預知自己的結局。並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

旅美學者程曉農博士說,中國的私營企業家絕大多數都不是富豪,能夠成為富豪的大多有官商勾結的背景。政府查辦一批貪官,就會連帶出一串與他們有著權錢交易的富豪。

北京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表示,問題的根源還是在於中國不太正常的政商關係,企業有時候必須依附於公權力,而一旦當權力發生變化,相關企業也會受到影響。他表示,由於公權力之手在市場經濟中還是伸得很長,企業難以完全獨立。

胡星斗的分析,似乎更加對應馬云「退休」的選擇。

港媒:百富榜成「殺豬榜」

中國商業江湖風起雲湧,政商關係複雜,脫穎而出者通常為梟雄式人物,但亦成為高危群體,不少民企老闆上富豪榜後都遭逢厄運,被網民恥笑為「殺豬榜」。

《蘋果日報》20日列舉了多名最終命運不濟的民企大佬。

包括:最早登上《胡潤百富榜》的中國大陸90年代首富牟其中,在2000年被判無期徒刑。

前中國大陸首富、國美(493)創辦人黃光裕在2004至2008年間三度問鼎富豪榜。但第三次登首富榜後一個月,他就以被「經濟犯罪」為由拘捕,最終被判有期徒刑14年,至今仍是階下囚。

山西首富、海鑫鋼鐵創辦人李海倉在2003年初突在辦公室被槍殺身亡,原因至今成謎。在2003年,期貨大佬袁寶璟與黑社會大佬劉漢火拚,買凶殺人,被劉漢背後的保護傘、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下令斬草除根,袁氏三兄弟被處決,轟動一時。

報導最後評點說,多少叱吒風雲的中國富豪,被捧上天後便由高處摔下來,輕則入獄,重則性命不保,甚至人間蒸發。這就是中國特色的營商環境。

富豪的不妙宿命:與中共的糾結

伴隨著中共鎮壓六四後的全民「向錢看」的發財夢開始打拼,又必須與中共作出妥協才能發跡,這是這一代中國富豪擺脫不了的印記。

然而,中國的政治環境一方面給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帶來不確定性。外媒評述稱,馬雲等新一批網際網路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中國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國外的競爭者,通過防火牆讓他們做成「獨市生意」。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可以說中國政府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政府想誰發達,誰就發達。面對強勢的中國政府,草創的民營企業選擇「合謀」。

比如,阿里發展的各個里程都離不開中共各級政府和官媒的參與,馬雲與浙報集團聯手創造電子雜誌《淘寶天下》;同浙江出版聯合集團一起創辦《天下網商》;聯手財訊集團、新疆網信辦創辦《無界新聞》;與四川日報集團成立《封面傳媒》。甚至阿里購買香港《南華早報》及南華早報旗下的其他媒體資產,也被指染紅港媒,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

去年中共官媒曾引述了習近平有關要警惕「權力遊戲」的說法稱:「每一個權力中心的周邊,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因為接近權力中心,得以壟斷資源,獲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權貴階層,也可能是‘白手套’,他們遊走在邊緣,與權力完成合謀」。

這就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後的劇烈反腐敗運動中,大量民營企業家受到牽連。

在習近平上臺之後,中國富豪更是不斷出事,其中薄熙來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闆劉希泳、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明天系掌門肖建華、鄧小平前外孫女婿吳小暉、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等,不是死於非命,就是鋃鐺入獄。

最近的富豪中死於非命但受到公開關注的例子是央視主持人劉芳菲丈夫、香港商人劉希泳,他去年3月在東北暴死,網路盛傳其遭行訊逼供遇害。傳是權貴「白手套」疑遭滅口,該案涉酷刑逼供的執法官9月初受審。


央視主持人劉芳菲丈夫、香港商人劉希泳遭酷刑致死。(網路圖片)

也有為數不少的一些民營企業家直接選擇主動「染紅」,但或因為共產黨不是好東西,帶來了厄運。

海航集團近年大舉進行海外收購,其後被傳陷入債務危機,負債近6,000億元人民幣(約910億美元),集團不斷出售資產,不過罕見獲得中共高層出手搭救,海航集團高管6月20日集體到延安,扮紅軍、唱紅歌向中共表忠。

7月3日在法國意外死亡的海航創始人王健,人們都在懷疑其死並非意外,而是身為「白手套」在這個政治敏感的非常之時被滅口。

外界可見,7月13日,在王健死亡的第10天,王健持有海航集團股權被火速處理,全部捐贈給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

生前最後專訪王健的《中國經濟週刊》曾披露了當時未發表的內容顯示,4月12日,王健接受採訪時「笑容難掩焦慮」,「深切不安」,甚至反問媒體:「有人害你搶你,你給不給?」報導稱,王健這種不安是「來自險惡的商業競爭,還是其他方面,不得而知」。

一直引起注意的是,海航的股權是個謎,前北大教授夏業良援引消息來源說,海航其實就是中共高層領導人的一個集體的小金庫,不是個人的,也不是一個私人家的。當中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王健之死仍是未解之謎。(看中國合成圖)

最近捲入在美性侵權醜聞的京東掌舵者劉強東屬「紅頂商人」,劉強東目前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也是中國民建會員。劉強東多次對外發表關於「共產主義這一代可實現」的言論,還曾與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一起身穿紅軍服裝,頭戴八角帽,拜訪中共紅色基地延安。他也是中共拉攏商界富豪的政治安排的一個例證。

不過,劉強東目前麻煩正在加大,最新消息說美國警方已將劉強東的強姦案遞交給檢察官,等待檢察官是否指控的決定。多方消息顯示,劉強東已失寵,投資人正拋棄京東。


看來同樣不妙的劉強東,身後是中共的大背景。(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吳小暉的安邦帝國:眼看他起朱樓 眼看他樓塌了

本來有紅色背景的前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2004年左右創立安邦,註冊資金5億,短短十來年,突然成為萬億金融帝國,海外收購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買了。

但轉眼間吳小暉去年6月被帶走,今年5月被判刑18年,並且翻案上訴無效,安邦集團被當局接管。吳也已被鄧家「開除」,不再是鄧的外孫女婿,權貴家的小船說翻就翻。


安邦曾經風光無限。(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安邦帝國幾年間喧囂塵埃已經落定,以塌樓收場。靠政商關係構建的金融帝國,曾經風光無限,但也會因為這層關係害了你。權力的魔棒既可以讓他們在一夜之間飛黃騰達,也可以一夜之間把他們打回原形,甚至變成階下囚。


痛哭的吳小暉(視頻截圖)

類似安邦一樣塌樓的企業帝國,在中國已有多少,還有多少?

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一書,在【離亭宴帶歇指煞】中,老藝人蘇昆生放聲悲歌,盡情發抒: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作者以反覆強調的手法,譴責權貴們的豪奢腐朽,但「美景」不長。「誰知道容易冰銷」,一針見血指出了享樂所帶來的滅亡命運。其中「起朱樓」、「宴賓客」、「樓塌了」,表明瞭荒淫腐化和亡國亡家之間的必然聯繫。

然而,不只是在腐敗政權中藉機發跡暴富的企業帝國,會意想不到地瞬間崩塌,哪一個看似強大的暴戾專制政權,不亦如此?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