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比恐怖份子更殘酷、更殘忍!」(組圖)

2018-01-25 03:26 作者:端木珊 桌面版 简体 24
    小字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端木珊綜合報導)「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已被警方關押近千天,是唯一一個至今杳無音信的「709」律師。近日,又有律師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但遭到拒絕。

王全璋被失蹤兩年半 家屬25次控告碰壁

從2015年被捕至今,王全璋已被關押兩年半。期間,家屬先後聘請6位律師,都沒有成功會見一次。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近日,再有律師前往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仍舊遭到拒絕。

「官方一直以各種藉口阻止律師會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表示,6位律師都是「依照法律途徑要求會見王全璋,但是900多天沒有任何進展。」

「這比恐怖份子更殘酷、更殘忍,一個人被一個政府說弄走就弄走了,說失蹤就失蹤,這是很殘忍的一件事情。我們一直也沒有放棄,包括媒體朋友、各界、律師、家屬都在不斷努力要求,我們就一個訴求,就是最起碼讓律師會見到他。這個人是生是死得對公眾有一個交代是不是?」李文足說。

去年2月,王全璋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起訴至天津市第二中院,之後,該案就沒有任何進展。家屬多次致電法院、法官,但是對方都不接電話,親自去法院也找不到人。

1月19日,李文足與其他幾位709案的家屬及一些支持該案的民眾,前往最高檢察院,就王全璋失蹤多天,生死不明,李和平被酷刑等問題提起控告。一如以往,最高檢的工作人員沒有做出任何答覆。據悉,這已經是李文足等人第25次到最高司法機關進行控告。

儘管如此,李文足表示,她仍然會堅持。「我們這些工作肯定要持續下去的。一天沒有用、兩天沒有用,但是堅持下去我覺得總會有一個結果。如果我什麼都不做的話,不是讓他們把這個違法的事情更容易做下去了?我覺得我們一次次去他們也會有壓力的。」

近千天未見過父親 五歲兒子淚流滿面

對於王全璋的妻兒來說,家人的被「失蹤」,不僅意味著離別、營救、維權,還需面對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

海外媒體曾報導,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即被株連,曾24小時被監控日常行蹤,無法自由生活。李文足外出經常被國保跟隨,監控鏡頭就安在家門口,每天出門,都被住在樓下的國保照相,回家也被照相。

王全璋幼小的兒子則被禁止入讀幼兒園。現在孩子已經五歲,因為沒有地方可去,李文足只能聘請保姆照顧他,給家庭帶來不小的經濟負擔。

「李文足這個孩子對爸爸已經沒什麼印象了,但是他對‘爸爸’這個概念是非常強烈的。」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

今年1月初,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為王全璋的家人製作了一款海報,海報上是王全璋孩子哭泣的照片,上面寫著:「這個孩子已經近1000天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請撥打電話或者發電郵給中國政府,讓孩子見到爸爸,讓律師會見王全璋。」

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為王全璋的家人製作的海報
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為王全璋的家人製作的海報(網路圖片)

據悉,王全璋律師1976年2月出生在山東五蓮,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也是律師圈中代理法輪功案件最多、最早的一位。

2015年8月,王全璋律師被警方帶走。直到2016年1月,家屬才收到天津市公安局發來的逮捕通知書,上面寫道,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一直以來,警方都不允許家屬及代理律師與王全璋會面。美國華盛頓民間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對此表示,「這是赤裸裸的違背自己的法律,赤裸裸的對這些和平維護權利的人士的迫害。」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