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豫章書院關停,家長的無能何處安放(圖)

2017-11-09 09:10 作者:海濤評論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家長拉橫幅表示支持
一些被豫章書院虐過的學生的家長,在書院門口打起橫幅,支持豫章書院(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1月9日訊】經媒體曝光,以暴力手段;;「修理;;」學生為業務模式的豫章書院,已被暫時關停了。

這樣的機構被關,在情理之中,所以也算不得新聞。略有;;「新聞價值;;」的是,一些被豫章書院虐過的學生的家長,在書院門口打起橫幅,支持豫章書院,反對網上和媒體對豫章書院的;;「輿論暴力;;」。

現場,書院負責人向學生家長們駁斥了網上的污蔑;家長們給予了熱烈的掌聲,高喊;;「書院加油!書院挺住!;;」

這一幕,在很多人看來很魔幻,我卻覺得符合邏輯。孩子不是被豫章書院綁架過去的,是父母花錢送去的。這些給豫章書院鼓掌的家長,是付費購買暴力的人。暴力是緩解他們無能的解藥,現在解藥沒有了,他們呼喊;;「書院挺住;;」當然符合邏輯。

事實上,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會被允許打橫幅、喊口號。

我最早知道豫章書院的事情,是看到一個北京姑娘,微博ID叫@姍尼瑪大王,10月底在微博上講述的她的經歷。後來,新京報採訪了她

她的經歷如下——

2014年10月,媽媽說帶我去南昌玩。下了飛機,剛上車就有人用手銬把我拷起來然後帶到書院;書院沒收了我的手機,拿走了我的首飾,怕我在裡面自殺,把我的鞋以及胸罩一切帶有繩子的東西全從我身上一件件摘下來,然後就把我押進了個小黑屋鎖了起來……我用力拍門和求助。鬧了一天,直到晚上可能是外面的路人聽到了我的求救報了警。警察在看完我媽和書院簽到合同和我媽通了個電話就準備走了。我抱著警察的腿苦苦哀求,但是警察也沒辦法,只能看著我被幾個教官抬走。回到小黑屋裡的我感覺瞬間沒了希望。在裡面試過絕食,不過根本沒有用。每天早上5點起床祭拜孔夫子,上完一天的洗腦課就開始進行考德,要是說不出,教官會拿一個大的鐵尺子打手心,被打完還要說謝謝教官。我在裡面一個月每天都是在流淚中睡著,唯一聯繫家長的方式就是把你想說的話寫下來交給老師(老師會根據內容好壞自己刪減)。如果在裡面表現特別好會得到一次和家裡打3分鐘電話的機會,開著免提老師在旁邊聽著如果說的不好老師就挂了。裡面的人,有人因為吸毒、也有因為當坐臺小姐、但大多數進來的原因和我一樣因為不上學。我在裡面一個多月就幸運的被接了出來,臨走的時候和我關係好的都把家裡的電話告訴了我,讓我幫她們通話救她們出來,電話打了好幾次,但是家長毫無想法,就沒再打了。好幾年過去了,痛苦的回憶仍然歷歷在目,真希望這種書院永遠不會存在……

這個姑娘,是引爆豫章書院危機的一個;;「人證;;」。她告訴人們,一個以孔子、國學、美德、修身等詞彙宣傳自己的;;「教育機構;;」,不過是個;;「專制機構;;」。

這種專制機構的特徵就是這樣:用謊言美化自己,隔離被管理者,依賴暴力手段。

對於豫章書院,當我看到上述故事的時候,並不痛恨。它只是迎合了一些家長對專制和暴力的嚮往,渴望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孩子;;」的;;「問題;;」。

面對未成年的;;「問題孩子;;」,無能的家長,早已經傷透了腦筋,覺得除了暴力無藥可救。於是,專制和暴力就成了一種商品。

是一些家長的無能,給了豫章書院以及楊永信們,提供了市場空間。

現實中,確實會有一些;;「有問題的孩子;;」,他們厭惡學校、性格叛逆、沈迷網路、離家出走。但是,孩子之所以成為這樣的孩子,往往是由於家長無能所致。

無能的人,往往傾向於崇尚暴力。

絕大多數的父母,不知道如何能夠教好自己的孩子,而且,確實沒有一個可以適用於所有孩子的教育方式。棍棒底下確實出過孝子,但也出過更加忤逆的孩子。

所以,在教育子女這件事情上,很多家長是無能的。於是,就有了學校這樣一種;;「管制;;」機構。家長讓渡管理孩子的權力給學校和老師,在一定程度上主動放棄了一部分責任。

我上小學的那個時候,家長給老師的簽字常常是;;「嚴師出高徒;;」,跟老師的交流常常是;;「不聽話就打;;」。但以我的求學經歷而言,每個班級,總還是會有幾個孩子是;;「有問題的;;」,從而被老師;;「放棄;;」。那個時候,父母對孩子普遍要求不高,也沒有錢購買更高級的;;「暴力服務;;」,那些被放棄的孩子,就隨波逐流了。

如今不一樣了。

如今,家長們經濟條件普遍好了一下。他們對孩子的要求更高了,但在教育子女事情依然低能。雖然自己在教育上無能,但家長不僅不能接受孩子是;;「問題孩子;;」,甚至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普通;;」、;;「不優秀;;」。

是的,很多家長教育孩子的無能依然普遍存在,卻已經在很大程度上無法容忍孩子未來像自己一樣;;「不優秀;;」、;;「平庸;;」。將;;「正常;;」的孩子送到各種培訓機構的各種班兒渴望孩子出類拔萃,將;;「不正常;;」的孩子送到豫章書院求助於暴力渴望孩子回歸;;「正常;;」。後者,只是更讓人心碎而已。

總之,暴力,是無能的人們,渴望的最有效的救濟。這個現象,似乎不獨在教育子女的問題上存在。

渴望強人管理,不介意放棄權利,膜拜鐵腕,崇尚暴力,依賴專制,這種心理藏在很多人的內心深處,這是一種無能的心理。

暴力和鐵腕,當然欣然接受人們放棄權利,甚至願意美化這些主動放棄權利的人,從而造就更多這樣的人。這樣,類似豫章書院的生意,才能可持續發展。

我這樣說,並無攻擊豫章書院的意思。我對這樣的書院,持中性的評價。因為,豫章書院若曾經作惡,那一定首先是緣於無能的家長主動地放棄了自己的權利,並高價購買了他們的惡。

對於那些無能的家長,我也無意攻擊。畢竟,我們生活的現實之中,無能是一種普遍現象。孩子有問題的家長是無能的,孩子不優秀的家長是無能的,孩子不勝人一籌的家長也是無能的。就像,不僅沒房子的人覺得自己無能,有一套房子的人看到有多套房子的人也覺得自己無能。所以,我也一定是個無能的人,所以,我必須同情那些無能的家長。

於是,一個;;「終極問題;;」出現了——就像當年沒了皇帝,很多人不知道日子該怎麼過——豫章書院關停之後,那些以暴力為解藥的家長,他們的無能,何處安放?

我相信,在無能的家長們被關進;;「小黑屋;;」裡改造成功之前,還會有類似豫章書院這樣的暴力機構,以挽救孩子的面目,繼續出現和長期存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