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方醫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研究(三)

2017-07-25 13: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世回溯的研究中,學術氣最濃的大概是HELEN WAMBACH博士的《重歷往世》一書。在這本書裡,WAMBACH博士對她收集的一千個前世回溯的案例主人翁的性別、經濟境況、出生地、人種、穿戴、吃飯用具、食物等各方面情況做了系統的分析,發現和人類歷史非常相符,絕非幻想或杜撰所能達到的真實。

以上這些研究者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對於前世的回溯上,而對於轉世之間的狀態則涉入不深。JOEL WHITTON博士和JOE FISHER在1986年發表的《轉世間隔的生活》一書記錄了WHITTON博士對轉世之間的精神世界的歷時十年的研究,但仍給人一種霧裡看花之感。不過這本書記錄的幾個案例文筆流暢,每一個案例都是一個生命對千年因果的解讀。其中一個案例的主人翁對古維京語和古近東文字的回憶,以及之後語言專家對這兩種早已不用的語言的鑑定令人印象深刻。

對轉世之間的精神世界的研究最為深入和全面的當屬MICHEAL NEWTON博士。和WEISS博士的經歷很類似,NEWTON博士也是在為患者治療時偶然因為一個不確切的指令把患者推入前世,開始了對前世療法的探索。之後,又一個幸運的不確切指令使他發現了更為廣大的領域。為NEWTON開啟了這扇門的是一位中年女性。這位婦女感到非常的孤獨和寂寞,當她結束了對前世的回憶後,NEWTON醫師告訴她回到她失去伴侶的根源,他還問她,她是否有一群朋友使她非常想念。突然,這個女子開始哭泣。當NEWTON詢問時,她哭訴:「我想念我們群體的一些朋友,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個世上這麼孤獨。」NEWTON很迷惑,就問她,她的群體在哪裡。她答道:「在我的永久的家裡,我正在看著他們!」

無意之中,這位女士的意識滑入了彼岸的精神故鄉,見到了自己所屬群體中的生生世世的伴侶。從此之後,NEWTON開始了對彼岸世界的研究。他在實踐中逐漸摸索出了使受試者回歸彼岸的引導和提問的方法,他也發現使受試者回到彼岸遠比回憶前世更為重要。NEWTON的受試者中有非常虔誠的教徒,也有無神論者,但大部分人居於中間,有著五花八門的人生哲學。但令NEWTON驚異的是當受試者進入彼岸的另外空間時,他們所描述的現象非常的一致,一些人甚至使用同樣的詞彙。當然,案例的積累艱難而緩慢,但經過十年的研究,NEWTON博士最終得出一個彼岸的模型。在這十年裡,NEWTON從未向公眾透露他的發現,同時不接觸任何有關玄學的書籍,以避免對自己的觀點產生先入為主的影響。在這一點上,他和JAMEISON醫師很相似。

NEWTON的近300頁的書《性靈之旅》發表在1994年,這本書基本上是以先後順序描述人的元神在離開塵世到下一次轉生的經歷,其中很多篇幅是NEWTON和入定中的受試者的對話。七年之後,在讀者的要求下,NEWTON發表了第二本書《性靈歸宿》,這本400頁的書記錄了更多的細節,其中的一些受試者是慕名而來解決一些人生困惑的人,他們的層次比起第一本書中的患者一般來說要高一些。

當然,彼岸世界相對於我們這個物質世界是形而上的存在,其時間和空間的概念與我們物質世界截然不同,NEWTON的受試者的描述應該被理解為是他們的現實意識對彼岸經驗的詮釋。對他們來說,彼岸的另外空間才是他們永久的精神故鄉,他們脫掉肉身,回歸故里,就如同一個潛入深水撈珍珠的人浮上水面,脫去厚重的潛水服,終於又見到陽光,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在他們的描述中,精神世界是一個極為廣大而美妙的空間,纖塵不染,光彩奪目。我們把它叫做「精神」世界只不過是相對我們「物質」世界而言,正確的理解應該是精神世界是更高能量、更為真實和本質的物質世界。生命在其中感到如釋重負的解脫和安祥,沒有重力,隨意飄飛。人的元神是一團放射著智慧之光的能量,又可以變化成在世間的形象。元神之間可以把思維和圖像感測到對方的意識裡。不再被俗世的浮華所困擾的生命如赤子般純真和幽默,互相之間充滿了友愛。

生命分屬於不同的群體,他們群體轉生,在一世又一世中長相左右。對每一個人來說,他的群體的夥伴在他的人生中扮演著各種重要的角色,如夫妻、親子、兄弟、朋友、仇敵等。當然,他們和附近的群體也會有各種緣分。在所有的緣分中,夫妻之緣可能是最重要的,人們的配偶常常是自己群體中非常親近的人,儘管在塵世的迷中,我們有可能「枉自嗟呀、空勞牽掛」。在NEWTON的受試者中,一對現世的夫妻曾生活在古羅馬,當時那位女子是一個女奴,為角鬥士們做飯,她深愛著其中的一個人。在他死於角鬥的前一天晚上,他對她說:我永遠愛你。地老天荒的愛情夢圓今生。中國的故事中也常有「生生世世為夫妻」的誓詞,其實這種現象確實存在。

生命離開人世後回到精神家園,發現自己在紅塵中唸唸不忘的過世親友原來都在這裡,重溫舊夢,自然歡愉無限。元神可以分身,就如同全息相片,甚至可以轉生成不同的紅塵中人,同時經歷幾個人生,雖然這種方式很罕見。轉生時,元神的一部分能量還留在彼岸,所以當一個人回去時,可能看到自己三十年前去世的母親,儘管她已經開始了下一世。

有的人不能立即回到自己的群體,因為他們在凡世曾做過邪惡的事情,致使他們的能量被毀壞,他們的身體是黑黑的。他們會被送到一個類似急救所的地方,在那裡他們的能量被調整,遠遠望去,那裡像一個黑色的海。但在這之後,他們的罪過不會被赦免,他們很可能會被立即送回地球,成為同樣暴行的受害者。生命在精神世界裡,都絕對的誠實,不會為自己的惡行找任何藉口,因為一切都歷歷在目,沒有找藉口的任何餘地。所有的過錯,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必須在下世償還。有的人在凡世的暴行可能同時傷害了很多人,那麼他不得不分幾世遭受同樣的痛苦。

有的人在經歷極為艱難的一世後,也會選擇暫時不與自己的群體歡聚,而是在專人的幫助下慢慢恢復。一位受試者在前世是一個抵抗法國殖民者的摩洛哥戰士。他於1934年被俘,之後從亞特拉斯山被押到撒哈拉沙漠,在那裡他被酷刑逼供,但他寧死不透露任何信息。之後他被架在地上,在烈日中慢慢死去。這個堅強不屈的靈魂具有較高的精神層次,但他過於自信,在轉世時只帶去自己50%的能量,雖然他知道這一世將是多麼的艱難。他回來後,獨處了大概相當於25到50地球年以慢慢收回自己的能量。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堅強的靈魂選擇苦難並不是為了償還前世的過錯,而是為了在世間完成一些有價值的事情。這個生命雖然只帶去部分能量,但歷盡酷刑堅強不屈,令人欽佩。

談到能量,NEWTON還用很多篇幅描述了一個有意義的現象,在另外空間,人的能量具有顏色,標誌著精神覺悟的層次。從純白色開始,然後紅橙黃綠青藍紫依次遞增。黃色以上的生命就可以成為其他人的輔導。人的覺悟層次不完全與轉生的次數相關,NEWTON有一個患者經過了4000年的往世才終於去掉了妒忌心。NEWTON還強調,在精神世界裡,生命雖有等級層次,但這個結構非常和諧,充滿了愛,和地球上的階級和政治鬥爭完全不同。很多人相信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這在地球上幾乎是一個公理,很多人因此成為反權威者。但NEWTON的受試者發現在精神世界到處是誠實和自由,高層生命對低層充滿了慈悲和寬容,並受到後者的愛戴和尊敬。

在精神樂園與夥伴們歡聚後,生命會來到幾位長者面前,這些長者是NEWTON的受試者所能接觸到的最高的層次,他們的能量呈紫色。生命對輔導自己的人感到很親近,而對於這些長者則充滿了尊敬,有時甚至好像一個做了錯事的小學生來到校長辦公室。這些長者會告訴他哪裡做得很好,那裡做錯了,並如何在下一世彌補。在一個案例中,一位長者對受試者提到他剛剛經歷的一世中的公共汽車站事件。這個受試者大惑不解,後來一位長者把一幅圖像打到他的意識裡,他才想起這件事。那一天他正急匆匆地趕往辦公室,這時他聽到一位婦女在公共汽車站輕輕的哭泣。當時是大蕭條時期,人們都很絕望。於是他停下來,一時衝動之下,他坐在她身邊摟著她試圖安慰她。幾分鐘之後他離開了,從此再也沒見到這位婦女。這位受試者說:真是奇怪,我一輩子給慈善事業捐款,但這些長者只對這件小事感興趣。其實,在這件小事中他發自內心的善良不亞於一生的捐款。我們也看到人一生的善惡事無鉅細都被記錄在案。

當接近轉生的時候,生命會到一個巨大的宿命圓環中選擇人身。在這裡,他可以在環形全景屏幕上看到一部分未來的景象,甚至可以使自己的一部分能量進入未來景象中的人身進行體驗。一位音樂家描述了他這次轉世前在圓環中看到紐約,併進入其中親身感受未來的情景。人們常常自願地選擇不完美的人身和艱難的人生,以償還過去的業債或在逆境中更好地提高自己。做出選擇之後,生命會被送到一個圓形的演播廳裡,和自己下一個人生中重要的人物一起預演來世的一些重要事件,尤其是我們的配偶進入我們人生的時刻。對於尋找配偶,古時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能事情不太複雜。

可是在現代社會,在芸芸眾生、茫茫人海中找到我們的另一半可能要費些周折,尤其是人們常常被外在的功利和虛榮所左右,過於相信所謂理性的算計,而忽視自己心靈的直覺,從而可能和要找的人失之交臂。一位受試者描述在大廳中心的演播者告訴他在來到這世前應該記住的一些信號,就如同我們人生旅途上的路標。

其中最重要的信號就是MELINDA的笑聲以及他們第一次跳舞時她的香水味,當然還有她的眼睛--MELINDA是他今生的妻子。MELINDA則需要記住他的大耳朵,和跳舞時他踩了她的腳,以及他們相擁共舞時的感覺。他和MELINDA在幼年時並不相識,他在愛荷華,而MELINDA在加州。他差一點和高中時的女友結婚,但他們舉家西遷,他在姐姐的勸說下一同離開。後來他和MELINDA在一次舞會上相識。這位男士很笨拙,不喜歡跳舞,當時他剛來到加州,不認識任何人。但那天他突然產生了去舞會的想法。在入定中,他意識到是他的輔導當了一次月下老人,把這一想法打入他的腦海。接下來的故事當然是一見鍾情的俗套,恕不贅述。

在精神世界裡,生命會與夥伴和輔導討論以前人生中的種種經驗教訓,他們還會到類似圖書館的地方進一步學習。在一個案例中,AMY從一個英國的小村子回到精神故鄉,她自殺於1860年。當時16歲的她已懷孕兩個月,可是她的未婚夫在修理房屋時從樓頂掉下來死亡,絕望的AMY跳進了池塘。在精神世界裡,她發現自己在圖書館裡,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老人拿著幾軸畫卷一邊搖頭一邊走了過來,他對AMY說:你回來的太早了。在精神世界裡,自殺被認為是一種很大的過錯。

AMY也知道,可是入定中的她有些焦躁,過了一會兒她憤憤不平地說:「我真想用他的破卷軸敲他的腦袋。我告訴他:有本事你下去試一下我的一生!」老人的臉色變得柔和,離開了房間。AMY以為老人想讓她自己平靜一會。可是老人又回來了,拿著另外一本書。翻開書中的一頁,AMY在屏幕中看到老人當時是位年輕人,在古羅馬的鬥獸場裡,他被獅子撕裂開,因為他不肯背棄自己的信仰。

之後老人放下自己的生命之書,打開了AMY的書。書中顯現出如果AMY不自殺,他的生命的幾種可能的走向,有的結局其實是很不錯的。從這個案例我們看出,常人的生命安排並非一成不變,有可能因為我們的自由意志發生一些改變。同時我們也看到,這位老人堅強不屈的歷史使他能更令人信服地指導AMY在逆境中不要放棄。

NEWTON博士的受試者曾回憶在另外空間學習創造和改進一些低等生物和迷你星系的能力,和在其它非物質空間轉生的感受,以及通過宿命通功能看到另外星球的黃綠色人種所開創的文明的衰亡過程。當然,在精神世界裡,「尊德性」遠比「道問學」重要,這些技能和細節無關宏旨,本文不再贅述。

在結束對NEWTON博士和其他研究者的回顧前,筆者想指出,這些研究者大都意識到,受試者在入定中的所見所知是被高層空間的生命所控制的。如果高層生命刻意隔絕某些信息,那麼研究者無論如何努力也沒有辦法獲得。為什麼高層生命決定在近30年來向人類透露這些秘密呢?這背後有什麼深刻的原因嗎?

責任編輯: 姚馥鎂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