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清漣:「李希光現象」折射的社會緊張

2017-05-30 10:10 作者: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7年5月30日訊】喬治.奧威爾的《1984》是以前蘇聯的現實為基礎寫作的政治諷刺小說,裡面的現象已經非常荒誕,但中國的現實遠比《1984》所展現的更為荒誕,從「李希光現象」中可以管窺中國的高度社會緊張。

社交媒體Twitter上的一個小測試

有人將一篇惡搞文章《清華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維》的訪談版放上微信,借「李希光」之口說出中國版「1984」。因其內容極其荒誕,我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是去年的一篇舊文重提,環球視野於2016年1月發表一篇《媒體公知造謠李希光教授始末》,為李希光闢謠。

我忽發奇想,想在推特上做個小測試,先將「李希光」要求立法禁止自由思維的文章發上Twitter:「【李希光瘋了】清華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維:我認為人的思維和社會中其他行為規則一樣,都應受到嚴格的法律制約。……你不能因為是自己的自由思維,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問題,任意在大腦中攻擊他人或者社會。」

開頭用「李希光瘋了」這幾個字,目的是提醒一眾推友,「李希光」所言非正常人所為,想看看大家的反應。結果只有幾個推友提醒我,說這是惡搞文章,其餘均是對「李希光」的言論表示厭惡、批評。

四個小時後,我再將環球視野的闢謠文鏈接發上去,用轉推「李希光瘋了」這條推文並加上評論的方式:「上網細查,發現一篇《媒體公知造謠李希光教授始末》(http://www.m4.cn/opinion/2016-01/1299835.shtml…)只能說,網友們對中國當局嚴厲控制言論的行為越來越不滿,用惡搞李希光的方式來表達這種情緒。我猜想,李希光被選中,可能是因為他講過一些正能量的言論。歡迎知情者討論。」

轉推、收藏「李希光瘋了」併發表評論的推友比第二條的要多得多。這論證了媒體傳播理論中的一條:不利的傳言(或謠言)的傳播速度與範圍,遠比對這條傳言糾正的信息的傳播速度與廣度快得多、寬廣得多。起作用的當然是大眾心理。不過,在中國,這種情況還得與中國政府控制輿論環境結合起來考察。

李希光屢成惡搞對象源於社會的結構性緊張

推友們的解釋,從幾個維度反映了社會心理。這裡只列舉了李希光現象、以及「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維是條假消息的推友們的回答。

中國律師@Chinalawer的跟推寫道:「何老師,李希光事件背後比較複雜,且也歷時十餘年了,……另,李當年在人肉搜索氾濫之際,確實在內部發表些極左言論,但被民間群起攻擊,該文系此背景下,模仿攻擊他的產物。該事件之後,開啟了五毛與公知對抗新模式,中間充滿了利用與反利用,非一言可盡。」

田北銘@chinayvan的幾條跟推寫道:「並非有人造謠」。田北銘列舉了愛思想網上的幾篇李希光文章,如《我國長期面臨外部輿論環境的嚴峻考驗》、《網路治理與國家認同》、《朝鮮是中國一級核心利益》,等等,文章當然全是為當局現行政策辯護之詞。末了,田北銘說:「我評價他幾句:有小聰明,沒大智慧;有說教,沒邏輯;能忽悠,沒事實;能諂媚,沒人格。為惡之幫凶,文痞之惡棍」。

午夜遊民@bafield的跟帖寫道:「何老師怎麼轉10多年的老謠言?不過這個李希光確實不是好鳥,網路實名制就是他在2002年首先提出來的,當即遭到網民普遍反對和斥罵,被稱為‘李希光事件’」。上網搜查,此事在百度李希光條目中如此介紹:「實名制最早進入公眾視野是在2002年。當時,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李希光建議‘中國人大應該禁止任何人網上匿名’,由此引發對‘網路實名制’的第一次激辯」。

石猴@ArhurWong剖析李希光不冤的原因:「跟網路長城之父(方濱興)一樣,做了惡事,被釘在恥辱柱上,就不要抱屈了。知識份子沒了氣節,就別怕挨罵了」。

[email protected]的推文算點睛之筆:「一本正經地說著,真的有很多人相信。因為憑經歷、現實和感受,趙家人就是那麼想的,下一步可能會那麼做」。

李希光其實是人們發泄對政府不滿的替代物。我早幾年就說過,這種社會對立源於社會結構性緊張(簡稱為社會緊張)。社會緊張一詞源於緊張理論(Strain Theory),又稱文化失範理論(Anomie Theory),由美國社會學家、犯罪學家羅伯特.金.莫頓(Robert K.Merton)於1938年提出,與差別接觸理論(中文又稱異質接觸理論,Differential Association Theory)、社會控制理論(Social Control Theory)並列為二十世紀美國犯罪學三大理論。這一理論的大意是指,一個人的成功可以用金錢數量和擁有的物質財富來衡量,當絕大多數社會成員以此為目標激勵自己時,這種觀念就成為一種強有力的價值觀。但由於社會條件和經濟現實,並非每個人、每個群體都可以擁有獲得成功所需要的手段。特別是下層社會的成員,由於缺乏在廣泛的社會中獲得經濟獎賞的能力,因而會把自己的努力方向轉向犯罪活動,把犯罪活動作為獲得這些回報的一種手段。因此,就會產生失範和犯罪。簡言之,莫頓認為,美國價值觀的主題就是強調金錢成功,但是這種主題卻使處在不同位置的個人產生了緊張。

「1984」版中國現實

見微知著。「李希光現象」其實反映了當中國漸漸進入「1984」狀態之下中國人的嚴重不滿及恐懼。

惡搞文章《清華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維》中,描繪了「1984」中國版:「朝鮮就是一個取消自由思維後的社會,他的一些東西很值得我們學習。我現在每週都要堅持去金正日大學學習金正日主題思想,我覺得金正日主題思想是很好的東西,他會使你產生希望,產生一種幸福感。」「現在一個非常可怕的名詞叫‘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本身就是叫大家多看到事件的真相,就是幾個人在那查找資料,通過各種途徑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然後反映在腦子裡,把社會認可的某種模式的思維趕跑,這就成了自由思維,……」。

以上狀態並非中國人的臆想,而是中國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只是沒用這種方式說罷了。網友讓「李希光」之口說出這番話,雖然有點誇張,但實際上就是當局者的真正想法。「李希光現象」其實折射了中國的社會緊張狀態:

一、折射了民間與官方的對立極端化,敏銳一點的人已經從中國政府對社會加強嚴控中看到了中國的未來極有可能是「1984」。

當局所作所為正在證明這一點。最近,騰訊被中國國家廣電部責令整改,暫停受理引進節目申請,國內網上輿論將此稱之為「史上最嚴整頓來臨」。整頓騰訊的核心理由是「非公有資本不得介入網際網路新聞信息採編業務,而且採編和經營業務必須分開」,騰訊傳播自採自製的時政社會類視聽節目,屬於雙重違規。實際上,中共政府不允許任何非黨控制的聲音在娛樂節目中出現,說明中共不僅要控制公共領域的言說,還要控制私人領域的娛樂消費,要將所謂「正能量」傳播到中國社會每一個角落。

二、反映了民間草根仇恨體制內知識精英的態度。如果說李希光確實說過不少為政府幫閑的話,是罪有應得,那麼,民間草根對其他公知的恨意就屬於另一種情況了,於建嶸最近的遭遇就是很好的說明。於建嶸是知識精英中少數一直傾力關注底層困境者,他的研究包括訪民、底層知識青年的出路等,但他最近住房被拆遷,卻引起革命黨一片叫好,不能不說這種仇恨有點扭曲。關於這點的是非,蕭山在《於翰林不革命的寓言——我們要不要交「革命稅」?》一文中有比較犀利的剖析,有心者可去觀看這篇文章。

現代美國價值觀主要包含兩條:一種是金錢成功,另一種是所有成員的社會地位提高的可能性。在這一點上,中國現行價值觀其實與美國相類似。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骨感,就連美國現在的上升機會也變得日益稀缺,中國有著數量極其龐大的社會底層,整個社會更無手段滿足所有社會成員的夢想,這種社會土壤只會孕育大量革命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