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和習近平說說「祖墳」的問題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三十二份借據

2017-3-21 07:11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7年3月21日訊】習近平先生,在上一個「新政」,我在寫作時評時,長期堅持說道百姓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希望黨和政府能正視這類問題,讓百姓所面臨的這三難,從而也能或多或少有所緩解。

在百姓普遍感受到生之艱難的同時,當時的執政當局,一再捧著巨額的民脂民膏,向「友邦」百般示好,在國際社會頻頻扮演散財童子。我與一位文友有次聊到這般現狀,彼此都心情沈重。

這位文友在激憤之下,所說的一句話,到現在都還讓我記憶猶新。文友憤然曰:「這些敗家子,哪裡是在執政呢?自家的祖墳都已是哭不過來,還要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

「自家的祖墳都已是哭不過來,還要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這是一種多麼形象、犀利的比喻,這是一種讓國人何等痛心的「執政」現實。「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慈禧,仿若已悄然轉世。

時間之手在暮色蒼茫中,沈重地翻開了本屆「新政」的這一頁,國人從頁面上所讀到的,也還是「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現實無改,在有些層面,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做事不經大腦,所以就又給了「倒習聯盟」可趁之機,網上連年隨處可見「大撒幣」三個字。因為潛意識中或能接受逢迎,就又有了習仲勛陵園大興土木大規模的興建……凡此種種,長此以往,就好比是在親手將一柄利劍,遞到「倒習聯盟」的手中,讓其歡笑著刺向自己。

中國多年來所處的是一種怎樣的現實?悲情的中國,苦難的中國,何止是「自家的祖墳都已是哭不過來」?「自家的祖墳」,早已是一地雞毛,荒草蔓生,早已是千瘡百孔,鹿走蘇臺……

每個炎黃子孫,每個真正心系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的官民,面對這樣的景象,都該首先認得「自家的祖墳」,都該想著怎麼去儘可能改變不堪的現實,而不能是再「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

「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能哭出些什麼倒也罷了。哭出的,反而是這樣或那樣的外侮與日俱增,反而是被「友邦」覺得中國一屆又一屆的當政者,「人傻,好騙」,這樣的「哭得稀裡嘩啦」,所淌落的淚水,比醬油還要來得不值錢。

你黨將這個國家殺得血流成河,在武裝奪取政權後,大言不慚,說是幫助中國人民推倒了壓在頭頂的三座大山。事實呢?原有的三座大山一座沒推倒,反而是又給中國人民搬來了新的六座大山。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養老難,在百姓多半難於上青天。

「自家的祖墳」破敗成這樣了,「已是哭不過來」了,怎麼還有閑心再「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怎麼可以少了一段該有的柔腸,鐵石心腸到讓治下子民日日行號臥泣,而無動於衷?

所以,我一再給你以善意的警醒,要你別忘了自己擔任的是中國的國家主席,要你將有些國際性的事務先放一放,更多專注於收拾好國內的這個爛攤子,要你注意修正溫情一面不足的問題,別再將自己的軟肋,一再一覽無遺地暴露給「倒習聯盟」……

習近平先生,不可掉以輕心,不要因為已是位處權力巔峰,就對「倒習聯盟」視若無睹。百姓普遍面臨的現實問題,若是遙遙無期久拖不決,時間一長,就一定會是「事情正在起變化」。

現在還只是「倒習聯盟」在製造問題,有意激化社會矛盾,在能量有限地興風作浪,一旦走到了全民「倒習」的那一步,即便是神仙下凡,也只能是覆水難收。時不我待,你一定要有緊迫感,有些事情,須是快刀斬亂麻。

「自家的祖墳都已是哭不過來,還要跑到外國人的祖墳上去哭得稀裡嘩啦」,只有首先丟棄這種讓人難於理解的「執政」思維方式,回到「自家的祖墳」上來,真正沉下心去面對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這個國家才有望浴火重生,在方方面面,才可能被確實導入正軌。

這樣的體制,在古今中外是最壞的一種體制,改變國家民運和人民民運的契機,在先生同樣是來之不易。正向改變中國的偉大契機,已真切擺在了先生的面前,這般契機稍縱即逝,但願先生能懂得去把握,能夠去珍惜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20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