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蠍內訌!江青唆使劉濤檢舉揭發其父劉少奇(圖)

2017-3-21 12:1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劉少奇在文革中遭到紅衛兵揪鬥。(網路圖片)

「文革」中,中國大地上上演了一幕幕親情悲劇——在一人有罪,誅連全家的嚴酷事實面前,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不受連累,兒子被迫檢舉父親;為了自己不跟著倒霉的丈夫受苦,妻子被迫揭發先生(縱然是彭德懷的夫人亦如此);為了不受「連坐」之苦,親友之間互相揭發;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上下級紛紛互相告發彼此告密……舉國陷入了一場人人自危的空前精神危機、人倫危機之中。中國幾千年來形成的貴人倫、重親情的傳統受到了災難性的毀滅。

打倒劉少奇,是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最重要原因。為了打倒劉少奇,毛澤東可謂窮盡一切權謀和手段。作為毛澤東的夫人、時任「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的江青,竟親自唆使劉少奇的女兒劉濤(劉少奇前妻王前所生)出來檢舉揭發自已的父親。這種敗壞人倫的變態行為,令人不寒而慄!

且聽江青是怎樣唆使劉濤的:「同學們一方面熱情地鼓勵我,另一方面嚴肅地向我指出,絕不能舍後媽、保親爹。江青同志跟我談話時也指出,必須和家庭劃清界線,真正跟毛主席干革命。我認真地考慮了一下這個問題,並學習了毛主席著作。毛主席說:‘處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國人民除了記住自己的朋友以外,還應當牢牢地記住自己的敵人和敵人的朋友……凡是勸說人民憐惜敵人,保存反動勢力的人們,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敵人的朋友了。’對敵人的憐憫,就是對人民的殘忍。」

為什麼「必須和家庭劃清界線」?江青堂而皇之的理由是:「真正跟毛主席干革命!」——為了打倒黨內異見者,竟用如此無恥和荒誕不經的謊言哄騙威脅一個少不經事的年輕姑娘。手段之卑鄙令人不恥!

下面是劉濤檢舉揭發父親劉少奇大字報全文,原刊清華大學《井岡山》報第八期,1967年1月7日。

毛主席說:「人民靠我們去組織。中國的反動分子靠我們組織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

在戰鬥的六六年即將過去的時刻,江青等中央文革小組的同志來到了清華園,帶來了黨中央、毛主席對我們的期望,帶來了六七年的戰鬥任務:徹底批判劉、鄧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用毛澤東思想武裝我們的頭腦,用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指導我們的行動。

前幾天,我作了一個初步的檢查,同學們一方面熱情地鼓勵我,另一方面嚴肅地向我指出,絕不能舍後媽、保親爹。江青同志跟我談話時也指出,必須和家庭劃清界線,真正跟毛主席干革命。我認真地考慮了一下這個問題,並學習了毛主席著作。毛主席說:「處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國人民除了記住自己的朋友以外,還應當牢牢地記住自己的敵人和敵人的朋友……凡是勸說人民憐惜敵人,保存反動勢力的人們,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敵人的朋友了。」對敵人的憐憫,就是對人民的殘忍。我逐步認識到,儘管在揭發劉少奇的問題上有一定客觀上的困難,但更主要的是自己對劉少奇的本質認不清,對他存有幻想,立場還沒有真正站到毛主席這邊來。這樣是不行的。我決心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不辜負江青同志的希望,虛心接受同志們的批評,與自己的反動老子徹底決裂,堅決跟著毛主席干革命。

在六七年元旦,我和弟弟劉允真一起去看我們的親生母親──王前同志,她揭發了劉少奇不少問題,現在我們把它整理公布出來,讓這些骯髒的東西見見太陽,大家一起來批判它。

毛主席說:「必須善於識別幹部。不但要看幹部的一時一事,而且要看幹部的全部歷史和全部工作,這是識別幹部的主要方法。」

劉少奇在政治上一貫反毛澤東思想,搞他自己資產階級的一套,用來對抗毛主席,表現出他最大的政治野心。

劉少奇對我們說,「七大」以前沒樹立毛主席的絕對威信,就拚命樹,「七大」以後,覺得不提,大家也知道了。事實果真如此嗎?不,他是在扯謊,是在詭辯、抵賴。

一九三九年七月,劉少奇在延安馬列學院講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中不宣傳毛澤東思想,不去樹立毛主席的絕對威信。林彪同志在六○年就號召全軍要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劉少奇身為國家主席,黨的副主席不號召我們用毛澤東思想指導自己的立場,卻要我們按孔子、墨子封建的唯心論的修養方式來修行。我們要問:「劉少奇你居心何在?!」

一九四二年,劉少奇作為黨中央、毛主席的代表,檢查山東、太行山、晉西北等地的工作。一路之上就只講他自己的什麼「黨內鬥爭」啦,什麼「戰略策略」啦,什麼「建立根據地」啦,全是他自己的一套。遵義會議後,全黨確定了毛主席的正確領導,劉在這個時候,還只是突出個人,可就是不宣傳毛澤東思想。

我們的媽媽文化程度低,她就學習《新民主主義論》,這就既學習了毛澤東思想也可以學文化。可劉少奇卻要她去背什麼曹禺的劇本,《老殘遊記》!由此可見,劉對毛主席的著作無視到何種地步!

毛主席說:「我們應當相信群眾,我們應當相信黨,這是兩條根本的原理。如果懷疑這兩條原理,那就什麼事情也做不成了。」劉少奇一方面從不深入群眾,調查研究,脫離群眾,閉門造車,坐在屋子裡,自吹自擂,稱王稱霸。另一方面,在延安工作時,儘管他去主席那兒只有兩分鐘的路,但他也不是經常請示主席,對主席並不是忠心耿耿。聯想到他在解放後,尤其是近幾年對主席的態度,對毛澤東思想的態度,真使人氣憤到極點!在這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又乘毛主席不在北京拋出了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反對毛主席的正確路線,破壞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他利用毛主席的修養,借用黨中央、毛主席的威信,到處樹立他個人的權威,欺騙黨和人民。他對不起毛主席,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他是人民的罪人!

他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因為他有個人野心。

一九四一年,在華東黨校第一期,他講授他的「戰略和策略」時說到:「外國出了個馬克思,中國為什麼就不能出一個劉克思!」他自誇地說:「領袖來自於群眾。在安源時,拋頭露面的是李立三,埋頭苦幹的可就是我……」這些話暴露了他個人野心有多大。事隔十八年後的廬山會議上,劉批判彭德懷時說:「與其你篡黨,還不如我篡黨。」這句話說的是多麼坦白露骨。告訴你,劉少奇,你想要篡黨,那是白日作夢,你的野心是永遠不會得逞的。因為我們牢牢地記住了毛主席的教導:「要特別警惕像赫魯曉夫那樣的個人野心家和陰謀家,防止這樣的壞人篡奪黨和國家的各級領導。」

劉少奇在很多言行上也是對抗毛主席指示的。

毛主席在他的第一篇光輝著作《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一文中指出:「工業無產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力量,一切半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是我們最接近的朋友。」而在七大劉少奇起草「修改黨章的報告」中,他說無產階級和半無產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這直接違背毛主席指示。他這個看法是右傾機會主義的。實際上等於把領導權交給半無產階級──貧農。毛主席早就指出過,農民領導新民主主義革命是不能勝利的。最後因討論時大家不同意,才沒有寫上。然而在五一年他在組織工作會議後的一個文件上又提出這個看法,用來對抗毛主席,把群眾、同志們的批評置之腦後,頑固地堅持自己的一套,而且在解放後再次提出這個問題,就更加錯誤。毛主席說:「中國共產黨是全中國人民的領導核心。沒有這樣一個核心,社會主義事業就不能勝利。」中國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只有在毛主席、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中國的革命才能成功。劉少奇再次提出這個問題的目的何在?說明他是頑固透頂了。

一九四七年土改時,劉大搞「搬石頭」,「一腳踢開舊幹部」,分配土地時,「絕對平均」,這是違背毛主席政策思想的,就是搞的形「左」實右。此事過了十幾年,他並不吸取教訓,一九六四年,農村四清時,又是形「左」實右。聯想起來不是令人深省嗎?這兩次都是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糾正了。由此看來,劉少奇民主革命的關也沒過了。這一次文化大革命,正在關鍵時刻,要不是我們偉大的舵手毛主席端正了航向,那我們中國就將是千百萬人頭落地,將要亡黨亡國的呀!

從劉少奇以往對毛澤東思想的態度,以及他一貫的表現不難看出,劉少奇制定這條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並非偶然,是有它深刻的歷史根源和社會根源的,長期以來就違背和對抗毛主席的正確路線。

劉少奇在政治上是這樣地對抗毛主席,在組織上也是如此,搞他的獨立王國,用幹部是「任人唯親」的路線。

他對軍隊幹部看不起。認為軍隊幹部要聽黨的幹部的,受黨的幹部支配就行了。因此他對軍隊幹部就十分疏遠,而對白區和他共同工作的幹部就分外親,非常聽信於他們搞宗派。從劉少奇到中央後,一直管組織工作,可是他提拔的都是些什麼人呢?彭真、饒漱石、薄一波、安子文、林楓等都是他提拔的,而這些人都出了問題,可有哪一個不是毛主席首先提出問題,而是劉少奇揭發出來的呢?(聯想到當今,我們看劉少奇除了走這「唯親信」的路線外,還走「老婆路線」,「女兒路線」。王光美這幾年青雲直上,一個形「左」實右的桃園經驗竟然由劉少奇本人親自到處宣傳;這次文化大革命,也是由王光美在清華「蹲點」,又搞了個「反蒯」──學生斗學生的經驗。我妹妹曾說(也可能是她自誇),劉很信她的話,她覺得第一個工作組不好,劉就給撤了;她認為第二個工作組有問題,但基本上還是革命的,於是就給留下了。)

在劉的眼裡,只要是他認為好的人,此人就不會有缺點,就可以得到重用;可若是他認為不好的人,此人一輩子就別打算翻身。他根本不是發展地、辯證地看人,他的思想方法也就是這樣形而上學,主觀片面。

毛主席說:「必須善於愛護幹部……照顧他們的困難。」而他對幹部漠不關心,對幹部的困難不聞不問。毛主席撒評這種人:「對同志對人民不是滿腔熱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關心,麻木不仁。這種人其實不是共產黨員,至少不能算一個純粹的共產黨員。」

誰給劉少奇拍馬屁,此人大有希望,若是給他提意見,那就會大禍臨頭。誰反對他就是反對黨中央,老子天下笫一。(聯想到這次文化大革命,不難理解他認為反對工作組就是反對黨中央──就是反他的邏輯。)1941年,在華東黨校的兩位同志(柳X、顧XX)因給他提意見,他竟把人家打成托派。可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他的「論黨內鬥爭」也就是在這時寫的。本來有柳X等人的這一段,後來又刪了。他的「論黨內鬥爭」純粹是為了發泄私憤,是他受王明打擊後帶著個人情緒寫的。

在他的實際行動中,尤其是這條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是對革命群眾實行資產階級專政,是反動的。凡是對他或他那條反動路線表示懷疑,不同意,不滿意,不積極擁護,不堅決執行者,不問情況如何,一律錯誤地扣上「假左派」、「真右派」、「反革命」……等帽子,而加以「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從而達到提高領導或執行錯誤路線的威信,實現其要求並去嚇唬人,這與毛主席正確的黨內鬥爭是直接相違背的。與毛主席的革命路線是直接相對抗的。

劉少奇錯誤的組織路線,與他極端的個人主義思想和形而上學的思想方法是離不開的,是與他醜惡的靈魂離不開的,而決不是像他在檢查中所講的,僅是由於世界觀的認識論不是馬列主義的。毛主席說「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我認為,人活有重於泰山也有輕於鴻毛,劉少奇的人生哲學都是活命哲學、叛徒哲學。

1936年,他指示薄一波、楊獻珍、安子文、胡踢奎等人用寫自首書的方式向人民的敵人投降,這樣能出獄,以後還能「繼續為黨工作」。為了能使這一叛徒哲學合法化,他在七大起草「修改黨章報告」時甚至要寫上有變節,自首行為的人也可以恢復黨籍,也可以做中央委員。後來康生等同志堅決反對,才沒有寫上去。他的這套哲學與赫魯曉夫有何區別,實際上就是認為「好死不如賴活」。在他的眼裡,那些在敵人的屠刀下寧死不屈的英雄先烈們大概是「傻子」,而向敵人卑躬曲膝,投降自首才是「聰明人」,這套叛徒哲學並非偶然,這是與他資產階級個人主義世界觀分不開的。

劉的這套哲學,使他在殘酷的戰爭年代裡很不好受,因此,戰爭一殘酷,他就溜之大吉。1940年,我軍打下了鹽城、阜寧等地,消滅了韓德勤頑固派,解放了一些大縣城後,他就輕敵了,忘記了毛主席的教導,抗日戰爭是長期的、殘酷的。他自己住在城裡,大辦黨校、魯藝、抗大、中學等。違背毛主席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思想,結果1941年敵人來轟炸,學校散了一大半,人也死了好多,城市最後也丟了。損失不小。日本人由七路進攻增加到九路。在他逃命哲學的指導下,他棄下軍隊,趕快跑到安徽,留下陳毅同志在蘇北指揮作戰。在他這套活命哲學的指導下,他能無限忠於黨和人民,無限忠於毛主席嗎?他能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自己的一切以至生命嗎?他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嗎?試想在中美之戰中他能挺住嗎?這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毛主席說:「共產黨員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應以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應以個人利益服從於民族的和人民群眾的利益。因此,自私自利,消極怠工,貪污腐化,風頭主義等等,是最可鄙的……」。原來,我們一直認為劉只是一個「高級」個人主義者,因為他是要吃小虧,佔大便宜的呀!可事實上,資產階級只能是唯利是圖,在他靈魂深處只能是低級趣味的極端個人主義的,無道德的。

現在讓我們來揭穿劉少奇《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畫皮。

劉少奇無恥到極點,竟然貪污!他把白區工作黨的事業經費(包括黨員的黨費和黨的外圍組織的捐款)打成一個金皮帶圈和一個金鞋拔子。同志們,大家可以想想,他僅僅是貪污了經費嗎?不,他是吞食了黨和人民的血汗!後來離婚時,劉又把這個金皮帶圈送給了媽媽,可他又反咬一口,背地裏對鄧穎超和康克清同志說是我媽媽偷的,來陷害媽媽。這件事媽媽當時還是為了黨的利益忍受了二十年,直到這次我們去看她,才和我們說的。這個金皮帶圈我們要上交給中央文革小組,作為他貪污的見證。劉少奇,把你貪污的金鞋拔子交出來!毛主席說:「有許多黨員,在組織上入了黨,思想上並沒有完全入黨,頭腦裡還裝著許多剝削階級的髒東西,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資產階級思想,什麼是共產主義,什麼是黨……有些人就是一輩子也沒有共產黨員的氣味,只有離開黨完事。」劉少奇確實就像毛主席指的這種人,沒有一點共產黨員的氣味。

劉處處為自己打算,自私自利到極點,但在同志們面前卻又裝作很廉潔。劉少奇是個地地道道的偽君子。他曾對我母親談過:「你看人家劉瑛(洛甫的老婆)多聰明,穿的不好,吃的可好吶!吃在肚裡誰也不見,穿在外邊大家不都看見了嗎?」從這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劉少奇的小算盤打的有多精。還有一次給戰士縫衣服,媽媽讓阿姨去了,自己帶孩子。劉知道了就指責媽媽說:「你真愚蠢,在家帶孩子多累,去縫衣服又輕快,又是群眾場合,大家都能看到……。」這就是他那個「吃小虧佔大便宜」的商人哲學的典型表現。他現在對我們也是進行的這種修正主義教育,他說:你們不要怕吃小虧。長征時,你只要下個決心和別人同甘共苦,大家也不會虧待你,不但餓不著,還有馬騎。他讓我們去上半工(農)半讀的學校,半工半讀(也是他提的那套半工半讀)培養出來的是第一代共產主義新人,將來就大有發展前途……。原來我對他的這套商人哲學並無認識,後來對照了毛主席著作,才看出這是有本質的區別,毛主席說:「我們的共產黨和共產黨所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毛主席教導我們的是毫無自私自利之心,是「完全」、「徹底」地為人民服務,劉少奇卻要我們多吃小虧,佔大便宜,歸根到底還是為個人。1941年在前線時,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別人吃的是玉米渣,劉每天可要吃一隻老母雞,讓副官到處給他買活雞、活魚,還要吃橘子。像他這樣的人,不和群眾同甘苦,他到底幹的是什麼革命呀!

劉少奇極端的個人主義嚴重地體現在他對妻子的態度上。他對媽媽極不人道。他為了娶媽媽,竟然欺騙媽媽,隱瞞自己的年齡,少說十一歲(當時他是四十三歲,說是三十二歲),而我媽媽當時還只有十六歲。媽媽一直到四五年才知道劉少奇比她大二十六、七歲。他就是這樣卑鄙,無道德到極點。這是他極端個人主義的大暴露。他對妻子,不是看成革命同志,根本看不起,罵她是「小黨員」。對她政治上毫不關心,他不讓媽媽看報、讀政治書,說「毛主席著作又不是文化書,是政治書,你看不懂。」卻只要她伺侯。還說伺侯好他就是為黨工作,就是為人民服務,別人就不會有意見了。他認為別人伺候他那是理所應當。

更加殘忍的是,媽媽與他離婚後,堂堂的國家主席竟然不顧黨紀國法,就是不許她和我們見面。1947年底,媽媽寫信給劉,說非常想見我們,劉卻惡狠狠地回通道:「等孩子死了,你再見吧!」1955年,她寫信給我,想通信,劉一句一句地教我給她回信,大罵了一通。媽媽經過組織關係,說想見見我們,他不僅不讓見,還親筆寫信給媽媽工作的地方,說她如何如何不好,造成媽媽所在單位的組織給她施加壓力。平時他也對我們說媽媽如何如何壞,目的就是讓我們對親生的母親沒好印象,不去見她。要不是這次文化大革命,確實是這一輩子也別想見到媽媽了。他為什麼對媽媽這樣狠毒,恨不得把她置於死地而後快?就是因為他有把柄在媽媽手中,怕她揭發。

充當劉少奇政治幫兇的王光美是個什麼東西呢?據說在輔仁上學時她和那些上層人物、神父等打得火熱(她出國訪問時,又把她年輕時的一套搬出來了,簡直令人作嘔,給我們國家,給我們黨和人民丟盡了臉!)46年,北京國共談判執行小組撤退時(王光美是英文翻譯),她是去美國留學,還是去延安都沒有定,兩條道路還沒選定,後來葉劍英同志給她作了工作後她才去延安。現在看來,她去延安,也是有她的個人野心的。但就是這樣一個野心勃勃的資產階級臭小姐卻得到了劉某人的寵愛,這難道是奇遇嗎?不,這是臭味相投!

今天,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把劉少奇揪了出來,挖掉了毛主席身邊的一顆定時炸彈,真是大快人心!

劉少奇確實就是中國的赫魯曉夫,他從來都是無視毛主席,無視毛澤東思想,搞自己資產階級修正主義的一套。毛主席說「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否定馬克思的普遍真理,這就是修正主義。修正主義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想。修正主義者抹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他們所主張的,在實際上並不是社會主義路線,而是資本主義路線」。劉少奇走的不是社會主義道路,而是資本主義道路。他根本就不是無產階級革命家,而是地地道道的資產階級個人主義者。在他靈魂深處,是個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王國,是那樣卑鄙、骯髒。

毛主席說:「敵人是不會自行消滅的。無論是中國的反動派或是美國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侵略勢力,都不會自行退出歷史舞臺。」我們要發揚魯迅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把劉、鄧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徹底埋葬。

劉少奇,我們正告你,必須老老實實向黨和人民低頭認罪,若還是頑固地堅持自己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不敢認錯誤,不回到毛主席這邊來,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是劉少奇的子女,今天我們從媽媽揭發的事實中更加看清了劉的本質,我們一定要繼續努力,努力學習毛澤東思想,徹底造反動老子的反,與他劃清界線,真正跟著毛主席干革命。

1967.01.02

註:據《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記述,1967年元旦,劉少奇的女兒劉濤和弟弟劉允真去看望自己的生母王前,根據王前的談話,整理成了這張大字報,於1967年1月3日,一式三份分別張貼在清華大學、中南海職工食堂門口等地方。後來輾轉傳抄,加上各種紅衛兵小報大量翻印,很快流傳全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