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改建成托養中心 49天死20人!(組圖)

2017-3-20 20:48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3月20日訊】近日,廣東韶關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被曝49天就有20人死亡,且死亡者均無姓名,只有編號。報導稱,該托養中心由勞教所改建,裡面的設施幾乎和勞教所一模一樣。知情人透露,練溪托養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關官員的關係人參與經營。

建在看守所舊址的托養中心

據陸媒報導,3月10日,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高牆大院,鐵門緊閉。周圍村民介紹說,這裡是神秘之處,他們隻知道是安置流浪人員的,平日不輕易對外開放。

托養中心設在原縣看守所舊址內。村民們習慣稱其為收容所,平日看不見裡面,只能聽到一些聲音,嘈雜喧鬧。

但是,喧鬧聲從3月2日後消失。村民見到,省內其他地方的大巴車那幾天將人接走,「一天有十幾輛,坐五十個人的那種車。」

托養中心的前員工陳冰(化名)說,托養中心裡面分為兩個區域,前後由兩道鐵門隔開。

進入第一道鐵門,右手邊是一棟2層樓房,被稱作「幼兒兒童區」。左手邊也是一棟2層樓房,一樓是老人區,二樓是辦公室和監控室。兩棟樓房中間有一塊空地,作為活動空間。穿過這塊空地,就是第二道鐵門。

陳冰表示,托養中心由看守所改建,內部多處保留著原來的擺設,比如許多宿舍為水泥通鋪而非床鋪。

2月18日,陸媒記者進入第一道鐵門,看到托養中心後半部分被高兩米左右的院牆包圍,牆頭晾著一些衣服。第二道大門緊閉,看不到牆內的景象。

記者要進入第二道鐵門時,被工作人員拒絕。

3月1日,去接人的廣東省某地救助站工作人員林齊(化名)回憶,此前他們來過練溪托養中心,看到裡面房間很高,窗戶開得也高,通風不錯。

但這次,他進入第二道鐵門,看到了難忘的一幕。

第二道鐵門內的一處隔離區,裡面的單個房間約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鋪,十幾個人睡在上面。廁所也在房間裡面,因為沒有沖水系統,臭氣扑鼻。

「感覺就是原來的看守所。」林齊在一份回憶信息上說,托養中心多個地方都存在問題,「2013年還沒有消防證,廚房管理不規範,人員活動所偏少,人均可能二、三平方米左右。」

林齊說,他看到屋子內一些人瘦成了皮包骨頭,形容枯槁。被他們接回的流浪人員中,有些人腳底浮腫。

殯儀館記錄49天死亡20人

新豐縣殯儀館與練溪托養中心直線距離約1公里。2016年12月3日,15歲的自閉症少年雷文鋒在托養中心去世。11天之後,雷文鋒的父親雷洪建找到了兒子的屍體,隨後將其火化。

雷洪建說,當天練溪托養中心一共有三具屍體讓他辨認,死亡時間都為12月3日。

2月17日,新豐縣政府網發佈雷文鋒死亡情況說明,也證實去年12月3日,確有另外兩名練溪托養中心的安置人員因病死亡。

雷洪建回憶,在火化兒子時,一位殯儀館工作人員安慰他說,「練溪托養中心一年送到這兒的屍體數量很多,能找到家屬的也就兩三個,你能來已經算對得起孩子了。」

在新豐縣殯儀館,登記有練溪托養中心多人死亡的詳細記錄。該中心副主任向記者表示,近期死亡人數已比以前少。

3月10日,在新豐縣殯儀館內,陸媒記者提出尋找今年練溪托養中心的年輕男性死亡人員。工作人員拿出了一個筆記本稱,練溪托養中心歷年送來的死者都記錄在冊。

在殯儀館提供的登記冊上,練溪托養中心很多死者都沒有名字,只有一串編號,如「OH178」、「無名氏386」、「無名氏683」等。


3月10日,廣東韶關新豐縣殯儀館內,工作人員拿出登記冊查看練溪托養中心的死亡記錄。(網路圖片)

按照殯儀館的登記冊顯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內,練溪托養中心送來的死者有20人,其中廣州地區15人,東莞3人,韶關1人,連州1人。

一年盈利一兩百萬元

相關資料顯示,練溪托養中心從2010年開始運營,至今已有6年多時間。法人代表為羅麗芳。

羅麗芳的親屬羅騰(化名)告訴陸媒記者,按照當年縣民政局與自然人羅麗芳簽訂的《承包合同》顯示,新豐縣民政局作為甲方將縣福利院接收的外地福利院(救助站等)送來的部分寄養人員轉給乙方羅麗芳經營和管理。

按照協議,寄養地點定在公安局原看守所,場地租金及其他一切經營費用由乙方負責。

另外協議中明確,轉移給羅麗芳的所有人員,新豐縣民政局按現行供養費每人每月660元人民幣中,「提留每人每月50元為局管理費。若供養方增加供養費,按增加額的10%提留作為局的管理費。」

六年來,練溪托養中心業務範圍逐年擴大,在廣州、深圳、東莞、惠州等地中標,獲得當地救助站的流浪乞討人員臨時安置服務項目。

中國政府採購網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7月,練溪托養中心中標了東莞市救助站流浪乞討人員臨時安置服務項目,服務時間為兩年。

多位知情者回憶,練溪托養中心最初接收的托養人員僅有幾十人,2016年時增加到五六百人規模,直至2017年3月被要求整改時,托養人員共733人。

羅騰告訴陸媒記者,2015年開始,練溪托養中心有明顯盈利,「一年一兩百萬以上」。

據林齊透露,他們作為委託機構,前往練溪托養中心檢查,「每次看他們吃的都不錯,但也都是因為提前通知的。」

林齊說,根據練溪托養人員的送院記錄,多數存在營養狀況不好的情況。他也多次就練溪托養中心病死率高等問題,向市政府和民政局申請提高托養費,更換托養機構,但均未獲批。

練溪托養中心背後現公務員身影

羅騰及多位知情人透露,練溪托養中心自成立伊始,就一直有相關官員的關係人參與經營。

羅騰稱,練溪托養中心成立時,時任新豐縣民政局一主要領導安排其侄子李某,負責托養中心財務工作。即使羅麗芳作為法人代表,也無法接觸到托養中心財務工作。

托養中心的前員工陳冰說,員工每月工資都是由李某以現金的形式發放。

羅騰回憶,2016年8月,李某退出托養中心,上述民政局領導又安排李偉理與劉秀玉接任李某的工作。對外則是劉秀玉主管財務。

陳冰對李偉理與劉秀玉的印象深刻。他透露,李偉理與劉秀玉是夫妻,劉秀玉來托養中心之前經營著一家小賣部,而李偉理也經常來到托養中心內處理工作,「就像話事人」。

李偉理的另一個身份是新豐縣司法局政工科科長。他的照片貼在新豐縣司法局大院公示欄裡。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b5/2017/03/20/817480.html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