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大勝浙江強敵 蔣介石揮軍收復江南(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十一)

2017-3-20 00:36 作者:滄海 桌面版 简体 22
    小字


北伐軍在前進。

困獸猶斗 孫傳芳聯合張作霖抗拒北伐軍

1926年11月,北伐軍殲滅孫傳芳江西主力後,孫傳芳不甘失敗,於11月19日親赴天津,向佔據華北東北的奉軍統帥張作霖投降乞援。張作霖(張學良之父)自恃實力雄厚,於12月1日在天津就任北洋政府15省安國軍總司令,以孫傳芳、張宗昌、閻錫山為副總司令,楊宇霆為總參謀長,並糾集河南吳佩孚殘部,聯合抗拒蔣介石北伐革命軍。

北洋山西省長、晉綏軍統帥閻錫山密派代表赴南昌面見蔣介石,表示一俟北伐軍入豫或至津浦路,必響應參加革命。12月4日,孫傳芳返回南京就任安國軍副總司令,仍兼任蘇浙皖閩贛五省聯軍總司令,並遵張作霖之命,將江蘇交給直魯聯軍總司令張宗昌防守,安徽由陳調元和張宗昌聯防,令盧香亭、周蔭人、鄭俊彥三個方面軍退守浙江,命孟昭月接替盧香亭為浙江總司令。

力排眾議 蔣介石果斷進軍江南


北伐期間,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蔣中正)。

1927年元旦,蔣介石在南昌連續一週召開軍事善後會議,討論制定今後作戰計畫。雖然蘇俄加倫將軍和唐生智主張先攻河南吳佩孚,但蔣總司令力陳主見,會議最終決定對河南吳佩孚暫取守勢,以主力進攻長江下游孫傳芳,先攻取江南。

1月25日,蔣總司令正式頒布作戰命令:(1)以第一、第十四、第十七、第十九、第二十軍組成東路軍,何應欽任總指揮,白崇禧任前敵總指揮,攻取浙江;(2)以江左軍和江右軍組成中央軍,蔣介石自兼總指揮,分由贛、鄂沿長江兩岸向皖、蘇推進,主攻南京。其中,江左軍由第七、第十、第十五軍組成,李宗仁任總指揮,攻擊津浦線,使敵軍不敢渡江南下。江右軍由第二、第六軍、賀耀組獨立師組成,程潛任總指揮,出皖南入江蘇,攻取南京。(3)以第八、第四、第九、第十一軍及鄂軍第1師組成西路軍,唐生智任總指揮,牽制河南張作霖奉軍。

臨危受命 白崇禧出任前敵總指揮

1927年1月4日,孫傳芳命浙江總司令孟昭月兵分三路,聯合皖南陳調元援軍,共同夾擊向蔣介石投誠的周鳳岐、陳儀(1945年臺灣光復後,出任臺灣省行政長官)兩軍,周、陳兩軍在富陽戰敗,向蔣介石告急求援。蔣介石下令以黃埔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任團長)、劉峙第2師、陳繼承第22師和魯滌平第二軍的3個師組成東路軍先遣部隊,由師長劉峙任總指揮,趕赴浙江增援。不料,1月17日,劉峙所率東路軍在蘭溪、桐廬又被孟昭月敵軍擊敗。浙江情勢危急,蔣介石一再電催何應欽,何應欽復電錶示福建事務尚未完全解決,無法馬上入浙增援。

蔣介石為此十分焦急,對代參謀總長白崇禧說:「浙江戰事不利,不僅江西大本營根據地受影響,且使程潛江右軍也受威脅。你我兩人須前去一人指揮。」白崇禧說:「總司令是全軍統帥,豈可往局部指揮。」白崇禧表示願去浙江服務,可當時東路軍已任命何應欽為總指揮,蔣介石詢問白崇禧的意見。白崇禧表示為了取得革命勝利,任何名義在所不計。

蔣介石非常高興,當即任命白崇禧為東路軍前敵總指揮,在三天內為白崇禧成立總指揮部,調總司令部參謀處長張定璠為參謀長,總部機要秘書潘宜之為政治部主任,並將新成立的黃埔第一軍嚴重第21師(陳誠任團長)交給白崇禧指揮。湘系第二軍代軍長魯滌平極感不服,因論年齡和軍中資歷,魯滌平在白崇禧之上,但蔣介石和譚延闓均知此事非小諸葛不可,魯滌平其實不能勝任此職。時任國民政府主席、第二軍軍長譚延闓一再解說,魯滌平方纔無言。

運籌帷幄 小諸葛反守為攻


1938年,軍事委員會副參謀總長白崇禧在武漢。

此時,孫傳芳連戰連捷,已奪回浙江大部,企圖乘北伐軍主力尚未入浙集結完畢時,以孟昭月主力沿衢江北岸,一部沿衢江南岸,進犯龍游和衢州,一舉擊破北伐軍前敵部隊。

1月20日,白崇禧自南昌抵達浙西重鎮衢州。何應欽來電說,東路軍主力須至2月初方可入浙,指示白崇禧採取守勢,必要時可退守常山、江山一線,待主力入浙,與白部會合後再進攻,以免被敵各個擊破。不久,蔣介石來電指示白崇禧:「衢州為戰略要點,戰守由兄自決,中不遙制。」白崇禧認為,北伐軍攻則氣盛,守則氣餒,于是果斷決定不等主力入浙,立即向敵發動進攻。

白崇禧召集團級以上軍事會議,鼓勵各軍將領奮勇作戰,將指揮不力的師長王俊調離第1師,指定粵軍出身的資深團長薛岳指揮第1師。白崇禧指出,敵軍自嚴州(今金華)、蘭溪逼近無險可守的衢州,為掩護主力安全集中,也為今後作戰容易考慮,須先佔領嚴州。為此,他宣布規定作戰總方略為:掩護東路軍主力集中於衢州、蘭溪附近,以期規復浙江,進抵淞滬,會師南京,擬先攻佔嚴州、浦江一線。

白崇禧並頒布作戰計畫:(1)以黃埔第一軍薛岳第1師、劉峙第2師、嚴重第21師組成中央軍,白崇禧自兼指揮官,先肅清衢江北岸,再佯攻嚴州誘敵分兵,使壽昌我軍渡新安江擊其側背;(2)以陳儀第19軍、周鳳岐第26軍組成右翼軍,周鳳岐任指揮官,一部攻金華,主力威脅蘭溪側背,然後兵分兩路,一路向浦江,一路助中央軍由溪口威脅嚴州側背;(3)以魯滌平第二軍3個師為左翼軍,戴岳(代魯滌平)任指揮官,一部牽制皖南之敵,主力攻壽昌、永昌、諸葛後,佔領遂安至淳安,牽制街口之敵,佔領壽昌之主力渡新安江攻嚴州側背;(4)以第一軍陳繼承22師、第26軍第一補充團、總部特務營為總預備隊,王俊任指揮官。

聲東擊西 東路軍所向披靡

發起進攻前,小諸葛故意將剛入浙的嚴重第21師及先前敗退部隊從衢江北岸調至南岸,命各軍在白天行軍,故意讓敵偵探得知。敵浙江總司令孟昭月果然中計,以為北伐軍主攻目標在衢江南岸,遂將主力調到南岸佈防。而白崇禧在南岸僅留下薛岳第1師及李明揚新編獨立團,下令他們死守並迷惑牽制敵軍,自己則親率大軍行至蘭溪,趁夜又秘密將主力調回北岸。孟昭月後來雖然知道上當,可已經來不及調兵渡江重新佈防了。

1月27日,白崇禧自衢州指揮各軍攻擊前進,所向披靡。1月29日,戴岳左翼軍攻克湯溪,中央軍薛岳師佔領洋埠,劉峙第2師和嚴重第21師攻佔游龍。1月30日,戴岳左翼軍攻克永昌、諸葛。至2月6日,周鳳岐第26軍佔領金華、蘭溪後,所部先遣隊先後攻佔浦江、嚴州和桐廬,各軍順利完成預定作戰計畫。

桐廬戰役 五晝夜激戰孫軍


桐廬戰役浪石埠戰場舊址。

孫傳芳見浙江孫軍節節敗退,急忙從南京調派其衛隊旅赴浙增援,又自寧波調兵向紹興前進。敵浙江總司令孟昭月親臨富陽,指揮孫軍兵分兩路向諸暨、桐廬一帶反攻。 

此時,何應欽電告白崇禧,福建第17軍2月10日可到溫州,第14軍15日可到永康。小諸葛計算距離和時間,認為非前進攻擊,不能穩佔諸暨、桐廬、分水之線,亦無法安全掩護主力;桐廬、分水一線,山嶽連綿,桐廬形勢尤為險要,這一點一線,關係全局,萬不可落入敵手。而在守衛桐廬的李明揚先遣團中,摻雜有孫軍俘虜,恐有不穩。

2月11日,孫軍大舉進犯桐廬,被東路軍擊退。桐廬戰役沿分水江南北兩岸打響,戰線長達20多公里。2月13日,白崇禧下令薛岳以一團兵力連夜船運過江,限天亮前趕到桐廬增援;並令中央軍各師向桐廬以西,戴岳左翼軍向分水前進,周鳳歧右翼軍沿富春江右岸威脅敵側背。薛岳第1師主力在舊縣埠、橫村埠一帶防禦,敵援軍由新登蜂擁而來,薛岳指揮所部與敵激戰後,撤回分水江南岸防禦。孫軍向桐廬縣城發起幾次猛攻,均被劉峙第2師擊退。


北伐軍向敵軍開炮。(以上皆網路圖片)

2月14日,孫軍急於奪回桐廬,一面集中大炮、機槍等火力,由桐君山寺廟居高臨下向北伐軍陣地猛烈掃射;一面組織兵力向渡口浮橋衝殺。北伐軍士氣如虹,與敵浴血奮戰。守衛桐廬的李明揚先遣團受挫,李明揚臂部負傷,孫軍衝過浮橋,情勢十分危急。這時,正在桐廬縣城西南高地督戰的白崇禧從劉峙第2師章烈第4團調來一個重機槍排,佔領富春江左岸高地,憑藉重機槍排猛烈掃射,始將渡河敵軍擊退,救出李明揚團。白崇禧下令章烈第4團衝鋒,奪回橋頭堡,固守桐廬;並下令炮兵連集中火力,轟擊設在桐君山寺廟內孫軍指揮部的觀察所,斃敵軍官2人。師長劉峙親率一部兵力冒彈強渡,與敵背水一戰。嚴重指揮第21師,以陳誠第63團為主力,向浪石埠主峰孫軍進攻兩天一夜,與敵展開白刃戰,因孫軍地居優勢而未果。後來,戴岳左翼軍第五師趕來增援,在張公嶺擋住了敵援軍。

迂迴攻擊 白崇禧一戰底定全浙

2月15日,在桐廬戰況不明、敵我相持不下的情況下,白崇禧決定向新登進行大膽迂迴,襲擊孟昭月總部後背,並親率中央軍薛岳第1師、嚴重第21師、左翼軍第4師攻擊前進。傍晚直搗設於鳳山廟的敵軍指揮部,白崇禧得悉浪石埠敵軍已向新登潰退,而桐廬戰況依舊不明,決定率軍星夜繼續前進。2月16日,大軍行至半路,白崇禧突然接到劉峙昨日(15日)下午3時由浪石埠發出的報告:「浪石埠之敵雖已擊退,然敵又新增兩旅向我軍右後迂迴,我第2師和第1師一團連日作戰,渡河出擊,損失甚大,孤軍撐持,勢甚危急,請即回師夾擊該敵,或退回分水河南岸與敵相持,以待何總指揮率主力到來,再決雌雄。」

畢業於保定陸軍大學的黃旭初上將認為,「這真是一個極費考慮的問題!」我迂迴敵軍右翼後方,敵也迂迴我右翼後方,都想置對方於無退路之死地。當時,白崇禧當機立斷,認為只要迅速摧毀敵軍後方,其前線自然崩潰,況且各部隊正在向前急進,忽令退卻,必擾亂軍心,反被敵所乘。于是,白崇禧嚴令劉峙堅守桐廬,自己則督促各軍向新登加速前進。

2月16日上午10時,嚴重第21師先頭部隊突襲新登縣城,孫軍猝不及防,很快被擊潰,敵浙江總司令孟昭月逃向杭州。下午1時,白崇禧率大軍到達新登,方得知桐廬敵軍聞風北伐軍從其後背突襲新登,如驚弓之鳥,已於昨(15日)夜倉皇向富陽撤退,到達富陽仍不敢繼續停留,又向杭州逃竄。白崇禧即令薛岳、嚴重、成副師長率其所部主力立即向杭州、餘杭方向乘勝追擊。

桐廬戰役,在前線戰況不明,敵我相持不下的情況下,白崇禧當機立斷,率主力大膽迂迴攻擊,使敵腹背受敵,全線崩潰,北伐軍轉危為安,大獲全勝,俘虜孫傳芳的衛隊旅長武銘,總計俘敵8000餘人,繳槍6000餘支,創造了北伐史上最成功的追擊戰,一戰底定全浙。白崇禧在桐廬戰役的用兵和乘危用險的進兵方式,使此前慘敗於敵軍的魯滌平佩服得五體投地。

勢如破竹 東路軍會師杭州

2月17日,敵浙江總司令孟昭月急忙撤離杭州,令其部殘餘全部退往吳淞、蘇州、常熟等地。2月18日,薛岳第1師佔領杭州。2月19日,白崇禧率中央軍主力進駐杭州,老百姓簞食壺漿迎接北伐軍;同日周鳳歧右翼軍佔領紹興、蕭山,戴岳左翼軍佔領臨安、餘杭。

白崇禧在東路軍主力尚未到達的情況下,僅以前敵部隊便肅清浙江之敵。2月23日,總指揮何應欽率福建東路軍主力抵達杭州,與前敵總指揮白崇禧所部勝利會師。蔣總司令正式晉升浙江作戰有功的薛岳為黃埔第一軍第1師中將師長,陳誠為第21師少將副師長兼63團團長。第2師師長劉峙也因在浙江和後來幾場戰役之功,成為蔣介石、何應欽之後的黃埔第一軍第三任上將軍長。

東路軍下一目標,便是準備攻取江蘇、南京和上海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