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朝鮮核試對中國危害被低估 後果難估量(圖)

2017-03-14 07:51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一名中共智庫一位從事研究國際戰略的教授撰文警告,朝鮮核試驗對中國的危害一直被低估了,朝鮮發生核泄漏遲早必然發生。(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3月14日訊】朝鮮從2006年10月進行了第一次地下核試驗之後,截至2016年9月已進行了5次核試。於2016年1月6日,朝鮮宣稱第一枚氫彈試爆成功之後,海外共識網重新刊發一篇由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張璉瑰所撰寫的《朝鮮遲早發生重大核泄露,中國怎麼辦?》文章,其內容直指朝鮮核試驗對中國的危害一直是被低估了,朝鮮發生核泄漏遲早會發生的,其災難性及後果可說難以估計。

文章中指出,朝鮮為了誘使美國承認其核地位,進而擁有核武器之前提下,以實現朝美建交目的,因此曾經多次邀請赫克及其同事劉易斯等美國知名專家與學者訪問朝鮮,並極其坦誠地向來訪者展示其「核成就」。也由於有此種特殊的安排,使美國專家能夠對朝鮮核計畫推進情形,有更多更直接的瞭解。

於2012年2月21日,張璉瑰於一個座談會上跟赫克與劉易斯等人,深入交換對朝鮮擁核問題的看法。席間,赫克述及他們參觀朝鮮核設施之後的感想,且提出了一個讓張璉瑰深感震驚與不安的問題。

赫克表示:「於2010年那次去寧邊參觀,讓我感到吃驚的不是他們的核能力,而是規模。那裡有2000臺的巴基斯坦P2型離心器正處於工作狀態中,所以在其他地方他們也會有這樣規模的核設施。朝鮮出於政治目的,正大力推展其核計畫,擴充核設施。可是因孤立自閉,以致所採用的技術原始且落後,非常不安全。」

「當下我曾經提出幾個技術性問題,可是他們並沒有回答我。我很擔心他們遲早會發生重大核事故的。」

此時赫克提問:「訪問朝鮮之後,使我陷入了巨大困惑之中,我們是要眼看著他們發生嚴重的核事故,釀成大面積核污染及大量人員死亡,而袖手旁觀呢?或是伸出援手,在技術上幫助他們,以防止核事故的發生。」

文章中說:「當赫克這一提問時,使我們不寒而慄。更讓人不安的是,赫克等人的擔憂並不是杞人憂天,而是專業界的共識。」

張璉瑰於文章中披露:美國核威脅倡議協會在2012年、2013與2014年所發布的《核材料安全指數》報告中,朝鮮的安全指數皆列全世界排名倒數第一。

於2013年9月17日,西班牙《阿貝賽報》所發表的《全球最危險的核電站》文章中,分析了全球最危險的8個核電站和核設施,朝鮮寧邊核設施亦是榜上有名。該文直指,朝鮮核設施外觀簡陋,在2004年管道系統曾經嚴重損毀,但近期卻又恢復運作了。

在2014年3月24日,時任韓國總統的朴槿惠赴海牙參加第三屆核安全峰會,在開幕式上發表演說時稱:「她非常憂心,目前在朝鮮寧邊聚集著大量核設施,假如某建築內發生了火災,則將引發比切爾諾貝利更嚴重的核災難。」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即是在朝鮮西北海岸鐵山郡東倉內新修建的遠程導彈發射場,其距離中國丹東直線距離只有約50多公里;寧邊距中國邊界約110公里;咸鏡北道豐溪裡核試驗場距離中國邊界約90多公里;其他還有大量涉核工廠及儲藏場等都建於朝中邊界地區。

張璉瑰稱,這個事實讓他的一位朋友頓悟出:「面對有可能蔓延的火災,爭論應該要由縱火者或是受害者去滅火,真有點憨。」

張璉瑰認為,朝鮮的擁核,意味著它不再是被動充當中國的安全的屏障或他方入侵中國的橋樑,而是它擁有了在這樣近的地方劍指我心臟地區的能力及手段,它本身就有可能成為對中國構成嚴重威脅的能動力量。

文章中分析:作為中國近鄰的朝鮮,假如這裡沒有核武器,則中國為了自身的安全,只要警惕這裡不為外部強大敵對力量所控制就可以了。可是一旦半島無核化被破壞之後,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因此維護半島無核化,反對朝鮮核試,已成為中國又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

責任編輯: 王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