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兩個大陸奧運冠軍棄兒 成就了臺灣奧運金牌(組圖)

2017-01-13 13: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點擊查看大圖
左:馬內扎;右:祖爾菲亞。

左:馬內扎(東北人姚麗);右:祖爾菲亞(湖南人趙常玲)。兩個人在2012倫敦奧運會奪金後喜極而泣,這淚水中,多是苦澀。而今年,這兩枚金牌因複查藥檢陽性被剝奪,兩個姑娘一切成空,成了漂在異國的孤魂。

電話一遍遍地打給了趙貴生,簡訊也發了一條條,他的回覆簡單且乾脆,「不要來採訪我,我不見面……我不知道女兒的事……她怎麼能回來呢,你告訴我!……你去問體育局。」

趙貴生是趙常玲的父親,趙常玲早已改了名字,叫祖爾菲亞,國籍也變成了哈薩克斯坦。

祖爾菲亞,2012年倫敦奧運會摘下女子舉重53公斤級金牌,儘管她聲稱自己是哈國人,並且躲避所有媒體,尤其是中國媒體,但早在兩年前的廣州亞運會,人們就發現了,她是中國人,來自湖南永州市道縣,原名叫趙常玲。

倫敦奧運會,另一位金牌姑娘也頗引人關注,女子舉重63公斤級的馬內扎,她說著一口流利且純正的東北話,卻也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她稱自己是哈薩克斯坦的回族人,即我們常說的東干人——清末,陝西、新疆等地的回族叛亂清廷,左宗棠率兵平定,將其中大部分人驅趕到中亞地帶。

馬內扎說在北京生活過幾年,所以會說中國話,這是在廣州亞運會後接受國內某網站視頻訪談時,她自己說出來的。整個節目做下來,沒幾句真話,主持人陪著作假,真不愧是有態度的網站!可是,這逃不過人們的眼睛,馬內扎也是中國人,本名姚麗,家在遼寧省阜新市某個偏遠的村莊。

祖爾菲亞和馬內扎都拿了金牌,哈薩克斯坦獎勵了她倆汽車、房子和獎金,祖爾菲亞1993年出生,姚麗1985年出生(運動員很多都改年齡,我們暫且按百度資料),奪金後,年級較小的祖爾菲亞喊著要回中國,姚麗沒有透出這樣的想法,她在哈薩克斯坦交了男朋友,據說要把家安在那邊了。

兩名中國舉重運動員,代表哈薩克斯坦拿了金牌,並全盤編造信息,否定自己是中國人,令人費解,要知道中國是多麼看重金牌啊,怎麼能替別人拿呢!追溯起來,這源於2007年的一紙協議,那年,哈薩克斯坦國家舉重隊到湖南省交流訓練,因為中國舉重實力強,他們就提出了索要幾名運動員前往哈薩克斯坦訓練並代表哈國比賽的想法,內部有消息稱,中國舉重協會的某位領導正競聘亞洲舉重聯合會主席,為了拉哈薩克斯坦一票,就應允了;或是中國舉重隊效仿乒乓球隊,「養狼計畫」,輸出人才。沒成想,舉重的狼真的養成了。

2007年,趙常玲和姚麗的成績一般,不然湖南不會將她倆送出去,哈薩克斯坦原本向湖南要了一位頭牌運動員,湖南沒答應。或許,出去對她倆的成績而言是好的,在國內被壓制,難有出頭之日。後來,湖南省舉重隊又陸續向哈薩克斯坦輸出了幾位男隊員。

到哈薩克斯坦後,趙常玲改名祖爾菲亞,姚麗叫馬內扎,北京奧運會,兩個人都以傷病為藉口沒有參賽,其實是國際奧委會有規定,歸化的運動員必須在這個國家生活幾年並打滿一定的比賽場數,才可代表此國參加奧運會。

祖爾菲亞和馬內紮在哈薩克斯坦教練的悉心調教下,成績突然飛速猛漲,祖爾菲亞2009年獲得世界舉重錦標賽冠軍,2011年世界舉重錦標賽冠軍。姚麗收穫2010年廣州亞運會63公斤級金牌;2011年世錦賽63公斤級挺舉冠軍,抓舉季軍,總成績亞軍。

一路凱歌高奏,兩個人最終揚名倫敦。倫敦奧運會後,2012年10月份,趙常玲回到國內,帶著父母在先在北京玩了幾天,後回永州老家,雖然是奧運會冠軍,地方上也挂出條幅對其迎接,但其受歡迎程度遠遠遜於國內的奧運冠軍,畢竟,她是給別的國家拿下的金牌。

點擊查看大圖
倫敦奧運會奪金後,趙常玲有了10天假期,回到湖南家中。

一張照片在網上流傳,那次回來後,趙常玲到湖南省省會長沙市,辦理二代身份證,正端坐在燈前拍照。我問趙常玲的父親,他證實,身份證根本沒有辦成,因為趙常玲還是哈薩克斯坦國籍。

之後,幾方處於扯皮之中。趙常玲表態想回國,希望回來後代表湖南打2013年的瀋陽全運會,再代表中國打裡約奧運會,父親趙貴生也希望在外漂泊了五年的女兒回家,他找湖南省體育局,當年是他們將女兒送了出去,湖南省體育局說這屬於外交層面,當年是得到了中國舉重協會的應允,你得去找中國舉重協會,而中國舉重協會說,人是你們湖南的人,我們答應了,但協議是你們湖南和哈薩克斯坦簽的,得由你們來辦……

哈薩克斯坦方面自然也不放人,可想而知,我們艱辛培養出了奧運冠軍,你說回去就回去,豈有這樣的道理。

要知道,2007年的那一紙協議,是有截止期限的,正好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後的那一個月截止,那時祖爾菲亞和馬內扎就可以回中國了,變回趙常玲和姚麗。但是,她倆卻回不來了。

女兒就一直在哈薩克斯坦漂著,同時漂泊的還有姚麗。一晃就又是四年。體育人的生命是以四年為一個週期,那麼飛速而又緩慢、痛苦地走過來的。

突然,劇情發生了巨大的反轉。2016年6月,國際舉重聯合會發布消息,複查哈薩克斯坦多名舉重運動員在倫敦奧運會上的藥檢,呈陽性,隨即做出做嚴厲的決定:祖爾菲亞和姚麗被禁賽——禁止參加倫敦奧運會,並將兩個人在倫敦奧運會上奪得的金牌沒收,第二名銀牌獲得者增補金牌。

一切成空。

消息出來後,我一直盯著,起初以為這只是個消息,後來國際舉聯開了幾次會,確認了禁賽並剝奪吃藥者金牌的決定。裡約奧運會上的女子舉重,祖爾菲亞和馬內扎都沒有出現。

不得而知趙常玲是何種心情,年少時被交換出去,拼勁全力拿了金牌,滿心喜悅和期盼——期盼著再奪金,期盼著回家鄉,卻在最緊要關頭被當頭一棒,打回原地。沒有金牌,也沒有一切,在異國,成了影子人。姚麗亦如此。

點擊查看大圖
左一:臺灣選手許淑淨,2012年獲得銀牌,這枚銀牌將變金色。(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劇情再次升華。倫敦奧運會上被趙常玲壓在第二名的臺灣選手許淑淨,在裡約拿到了該級別的冠軍,又因趙常玲禁藥問題,她又將戴上四年前的那枚金牌。兩岸之爭,因大陸的養狼,補上一金,有意思。

姚麗的父親在幾年前的就去世了,靠著女兒的打舉重比賽贏得的獎金,父親用以治療糖尿病,多活了幾年。姚麗的母親和妹妹還在東北,今年32的她,國內的牽掛沒有趙常玲多,四年前據說找了哈薩克斯坦男友,不知道現在過得怎樣,結婚了嗎?定居在那邊了嗎?

趙常玲就不同了,今年她才24歲,她想回國,父母也極其盼望她回來。被沒收了奧運金牌的她,成了哈薩克斯坦的一個棄子,這枚棄子能如願放行嗎?可若回了中國,又將是怎樣的處境?她的討生活的技能又在哪裡。

有時在想,兩位被送出去的姑娘,這些年來在異國他鄉過得好嗎?習慣那邊的飲食和生活嗎?想家的時候怎麼辦呢?那裡也是個集權國家,她們自由嗎?

在哈薩克斯坦,兩個中國姑娘能握住的、能抓住的,僅僅是冰冷的槓鈴和槓鈴兩頭被逐漸加大重量的槓鈴片,此外,她倆還能握住什麼呢?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控不了。

那麼,誰給她倆吃的藥?吃了什麼?怎麼吃的?她倆知情嗎……

誰給她倆吃的藥?這個問題可能已不重要了,但我們要問一下,當年是誰把她倆當物件一樣送出去,讓她倆承受了如此大的人生起伏,又如棄子般落幕。

責任編輯: 傑夫 来源:網路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