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臭外地人」戳疼了我不堪的記憶(圖)

2016-08-18 09:10 作者:瀋揚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地鐵女工作人員一句「臭外地人」,又勾起了我不堪的回憶。(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8月18日訊】北京地鐵工作人員一句「臭外地人」戳痛了很多網民的神經,當然,也揭開了我心中早已經塵封了的不快。

1990年國慶節後,我第一次到北京。辦完公差之後,就帶著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參加一日游。那天中午,我們從八達嶺游長城下來,在昌平的一家飯店吃午飯。開車前,我要小便,於是,就下車,走到一條小巷子裡。小巷子的盡頭,豎立有一根水泥電桿,上邊寫著這麼幾個字:「嚴禁在此小便,違者罰款五元!」

低頭一看,電桿下,果然髒亂,也似乎有尿跡。其實,電桿也正好在一個大雜院門前不遠的地方,大白天的怎麼說我也不可能在那小便。於是,走進了大雜院,正好裡邊有一個簡易廁所。

進入廁所,關上門,於是就十分舒服地開始撒尿……可尿還沒有撒完,就聽到了「咣當」一聲脆響,我知道,院門關上了!

撒完尿,出來,一個老爺子手持大葵扇擋住了我的去路。老爺子的葵扇「啪啪」地扇著,臉上肌肉橫起;一個手持木棒的青年人,守在遠門前。他赤膊,他鼓腮瞪眼……一看這陣勢,我知道自己惹上麻煩了!

「老爺子,這是怎麼啦?」我立馬堆出笑臉。

「五塊!」老爺子氣沖沖的,一副不容商量的語氣。

「什麼,五塊?」我說。

「外邊電桿上,不是寫有字嗎?」

「呵呵!」我依然是笑。我說,電桿上的字,看到了,我以為是嚴禁在電桿下小便,再說,這大白天的,我也不可能在那小便呀,是不?我哪能在那小便呢,您說是不?我只好找到廁所裡來了嘛。

「沒看明白,那是你的事!」老爺子伸出手,亮出五個手指。「不給五塊,今天你就出不了這個院門!」

聽老爺子這麼一說,赤膊的年輕漢子,用木棒砸了砸地面,揚起一綹塵埃,在威脅。我望瞭望,這圍牆也是老高,上邊還有玻璃渣子……院門,已經上鎖……外邊的大巴在等著……一個外地人,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恐怕只有乖乖地掏錢!

30年前,5元錢說多也不多,說不多,那也是蠻多的了!那時候,一斤半肥瘦的豬肉也就1元多一點。5元錢至少可以買4斤。

「這樣吧,老爺子,給您一元錢!」說著話,我摸出了一元錢。我說,在車站在街上,公廁收費也就一毛錢,我按照十倍上公廁的錢給您!

「不行,五塊!」

「老爺子,那您說說要五元的理由?」

「我這是私人廁所!」

「對呀,正是因為是私人廁所,價錢比公廁翻了十倍,這還不行嗎?」

赤膊漢子過來,把木棒戳在我跟前。「別廢話,這不是收費的問題!」

「是罰款的問題?」我問。

「對,是罰款!」

「我違反了那條規定,要你們來收罰款了?」

聽我這麼一說,赤膊漢子火了,舉起木棒,想要劈人。這時候,老爺子把他擋住,要他退過一旁。老爺子見我很是鎮定,知道不是那麼好惹。他可能已經察覺,光靠恫嚇,是難以拿到錢的了。他也開始有了耐心。他說,我告你私闖民宅。我說,你這裡是大雜院,十幾戶人家住著的大雜院?我進你屋子了嗎?私闖民宅的罪名不成立。老爺子說,那你也影響了我中午休息。我笑了,說老爺子,我是輕手輕腳的,怎麼就影響你休息了?再說,如果想好好休息,那就把門窗關好,躺床上呀?老爺子,您住那間屋子,看看我這點響動能不能把您吵醒?呵呵!

老爺子一時間語塞。這時,一旁的赤膊漢子,又衝上來,說我把你當小偷送派出所信不信?

我又笑了,說:「兄弟,我像小偷嗎?」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小偷的臉上又沒有寫字!」

「字?」摸出證件,遞給他。「這上邊,還真有字!」

看了我的證件,赤膊漢子立馬開鎖,把院門打開。說:「你走吧!」

我跳出門外,回過頭來。「老爺子,借用了廁所,一塊錢我還是給您!」

「你走吧,我們惹不起!」

「我說過,一塊錢,還是要給的!」

「不要了,你走吧!」

回到車上,眾人都說我是被人家下的套子給套住了,都問我給錢了沒有?我只是笑笑。我想,要是一般的人,那肯定是要被敲詐了(當時,我是便裝,是那個本本起了作用)。我想,那一對父子,一天不知道要敲詐多少人?五人?就算是成功敲詐五人,那麼一家人一天的伙食就解決了。在附近餐廳就餐的,多是一日游的外地人,沒有特殊身份,一旦被他們關在了那個院子裡,不掏錢,肯定是出不來!

一個朋友說,北京人喜歡欺負外地人,但有兩種人他們不敢欺負。一是軍人,二是少數民族。他說他們幾個人就曾經遭遇過。朋友說,那一次,他們逛街,另外兩個說肚子餓了,於是就在一個小餐館坐了下來吃炸醬麵。他不吃。可店主硬要他吃,不吃可以,那就交三元錢,因為他坐了店裡的凳子!這不是明裡欺負外地人嗎?怎麼說也說不通,於是,他們就開始嘰裡咕嚕用誰也聽不懂的聲音叫喊,沒幾句,店主就軟了……店主似乎聽懂了什麼買買提這幾個字,以為他們是少數民族……朋友說,到北京去的人多,在北京的生意人,不求回頭客。我說,在北京的生意人,也不見得都是北京當地人。可他們在北京圈下地盤開了小店,也是開始宰外地人了的。

有一次,我到煙臺開會,在北京住一宿,中轉火車。那一次,差一點又被坑了。

退房的時候,服務員說房間有一盆水,一定要我倒掉,否則,就不讓結帳。

那是一個單位辦的招待所,位置偏僻條件很差。我被騙到那裡住了一晚,心裏本來就不爽了。可退房的時候,服務員竟然不讓結帳,非要我回去倒掉那盆髒水。

我說,那盆髒水,在我進房間的時候,就已經在那裡了。不是我用的。可怎麼說,都說不通。服務員說,我不管,反正查房的時候,有髒水,你就得倒掉。我說,你們是今天換班的,昨天的事情,你們不清楚。服務員說,我不管,反正我查房的時候,看到有一盆水,你就得倒掉!

明顯的是在欺負人!不是我用的,我堅決不倒。可在他們那裡,有一百元的押金,他們就用這一點來整事。在那個招待所住宿的客人,基本上是他們在火車站騙到近郊住宿的,退房後,一般都是要去趕火車。不讓結帳,拖著,不知道是誰猴急?一般情況下一般的人,只有乖乖地去倒髒水了。

可我堅決不倒。我受不了這股子窩囊氣。他們不結帳,我寧願不要,撿起行李,就要出門。

可她們不干。不結帳,拉扯著,不讓走。我說,押金多過房費,我不要你們退錢了,也不要發票了,還不行?我走後,你開張發票,撕爛,然後剩下來的錢,你們分了,一人還有一碗麵條。她們說,不行,非要結清帳才行。我說,那就結帳呀。她們說,你先去把那一盆水倒了!

又陷入了僵局。我說,我要找你們領導。

「領導不在!」

沒有辦法!

僵持一陣之後,我說,姑娘,請你查看一下住宿登記。我本想提醒他一下,讓她知道俺是什麼人,讓她不要那麼欺負俺。可那姑娘,根本就不看。她叫嚷,有什麼好看的?我管你是誰?不就一個臭外地佬嗎?就算你是個處長是個廳長,來到北京,也只配掃地!

天呀,口氣好大!我是火了。我說,那一盆水,我是不會去倒的。打掃衛生本來就是你們的職責,更何況,那水,不是我用的。現在,就三條路,一是趕快結帳,我走人;二是不結帳,我也走人;如果還不讓走,我就報警,讓警察來,拿那一盆水去化驗。看看裡邊的頭髮絲是不是我的?看看刮下的鬍鬚,是不是我的,看看臉盆上有沒有我的指紋!告訴你,那個盆子,我摸都沒有摸過!好了,我也不跟你廢話,我這就去報警,叫警察來化驗。我可以等,我再回到房間,住個十天半個月,等結果。如果結果出來,與我無關,我的一切損失和費用,包括火車票和食宿費用,你們全部負責!叫你看看住宿登記,你不看,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的證件,讓你們知道,扣留一個軍人會是什麼樣的後果!說完,我把證件甩了出來!

看了證件,幾個姑娘老實了!我說,怎麼,就三條,無論那條,我都奉陪。

於是,就結帳。

拿了發票和退回來的錢,提起行李,走出門外。這時,我真的是氣不過。回過頭,我將他們數落一番。「你們幾個,聽口音,也不是北京本地人吧?鄉下來的,幫人家帶小孩?如今小孩大了,主人家就幫你們找了這個工作,是吧?」

幾個姑娘不敢出聲了。

「來到北京,也老大了?不知天高地厚了,也欺負外地人了?」

數了一通,見時間緊了,我這才出門趕火車。

當時,沒有網路。當時,我很想寫一篇文章到《北京晚報》去投訴他們,可是又想,算了,當地媒體會揭自己的短處嗎?想著,也就算了。

而今,地鐵女工作人員這樣謾罵外地人,於是,又勾起了不堪的回憶。也奏熱鬧寫下這麼一段。

在網上,批評這位地鐵女工作人員的網友佔據了絕對多數,有網友跟帖評論,說最看不慣的就是北京人一副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樣子,有什麼好嘚瑟的,北京人就很了不起嗎?沒有我們這些外地人,北京人能活的這麼滋潤嗎?歧視外地人,首都難道只是北京人的首都嗎?

有朋友說,北京人有什麼了不起?還真敢小瞧了外地人?難道他們不知道,在中國,官從山裡出,富商巨賈又有幾個原本就是城裡人?比如朱元璋,安徽鳳陽的一個小叫花子,後來成了明朝的開國皇帝!看看如今的城市,原本多大多少人,現在多大多少人?有多少人又是祖祖輩輩生活在城裡的?

一穿上西裝,就看不起穿馬褂的,這樣的人,多半是淺薄的半桶水,二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