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熟悉的陌生人」曹雪芹的三個背影(圖)

2016-01-27 16:57 作者:曹宗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去年紀念曹雪芹誕辰三百年的時候,中國紅學會會長張慶善說,我們現在對曹雪芹的瞭解,可謂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我認為這是一種比較客觀的說法。梳理紅學關於《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研究,包括九十多年來的傳統紅學、現在的主流紅學以及非主流紅學的所有研究成果,概括起來都還只能這麼說。而所謂「熟悉的陌生人」,在筆者看來,實際上就是曹雪芹的三個背影。

第一個背影

曹雪芹的第一個背影,是小說描寫的家族和歷史家族對應的影子。小說文本描寫的賈府家族的榮衰過程,包括接駕、查抄以及諸多細節,都和清代康雍時期的曹寅家族相似。那麼,具有自傳性質的《紅樓夢》作者曹雪芹,就很有可能是曹寅家族的子孫。這在清代就有一些人這樣猜疑和傳言,袁枚《隨園詩話》就有這樣的記載。後來紅學家們遍查曹寅家族的資料,在這方面找到了許多內證,形成了所謂「曹學」。

問題是這種對應關係唯一的證據鏈,也就是一個曹雪芹的「曹」姓。應該說,具有小說背景那樣的家族不是唯一的,不一定就只是曹寅家族。更何況曹寅家族的譜系裡沒有和曹雪芹對應的人物和事跡記載,也沒有足夠的證據坐實曹寅家族裡有一個紅學家從史料中找到的「北京曹雪芹」,擬或有一個脂硯齋們伴隨的曹雪芹。如果曹雪芹是曹寅的孫子(如曹天祐),那麼他的年齡就不可能有「半世」的親身生活經歷,寫不出這樣的小說。如果他是曹寅的兒子,那麼無論是曹顒、曹頫都沒有寫作此小說的任何實證。或者說曹雪芹是曹寅家族的其他人,但目前還沒有人提出可靠的證據。因此,這個作為曹寅家族子弟的《紅樓夢》作者曹雪芹,也只能說是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身家背影。

第二個背影

曹雪芹的第二個背影,可以說是虛擬社會的身影。這是脂評本所提供的,胡適先生最先捕捉到的。脂評者無論是脂硯齋裡人還是畸笏叟等,都不是實名,就相當於我們現在網路虛擬社會的人,但是他們及其評點的內容卻都是具有現實性的。

脂評實際上是對《紅樓夢》文本開頭楔子的具體發揮,認定「石頭」、「作者」就是「批閱十載,增刪五次」的曹雪芹,而他們幾位都是參與者,是故事的親歷者和知情人。脂評透露出曹雪芹的名號芹溪,有和「作者自雲」一樣的身份經歷,特別是寫了「壬午除夕淚盡而亡」的時間,更有許多人物原型情節來源、寫作構思和用意。有些研究者認為脂評全都是偽作,從內容包含多達2319條的細節資訊和精深評點來看,應該是不可能的。他們不一定真的和曹雪芹都是故事中的原型並參與其批閱增刪,但這些虛擬社會的人至少是很有文學水準和情趣的研讀點評者。他們傾注著生命熱情的抄寫評點,讓我們確實看到了《紅樓夢》的編撰者曹雪芹的泣血身影。

曹雪芹即便不是原創者,他以十載編撰的資格署名為作者也是說得過去的。程高本序裡也說這是唯一可信的依據。《三國演義》《水滸傳》的作者署名羅貫中、施耐庵,其實他們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原創者。問題是羅貫中和施耐庵都是實有其人,而脂硯齋等虛擬社會裏人提供的曹雪芹,我們無法坐實他在現實社會的真實身份,包括紅學家們做了大量研究的曹寅家族的人和所謂「北京曹雪芹」,都缺乏足夠證據,所以至今不能據此確認其署名權。

第三個背影

曹雪芹的第三個背影,是從一些史料和近代發現的某些跡象的影子。史料主要是敦誠敦敏的《四松堂集》、《懋斎詩鈔》和張宜泉的《春柳堂詩稿》等。敦誠兄弟是滿清宗室詩人,張宜泉是一個窮文人,他們都實有其人且和曹雪芹有交往,其詩文所記載的曹雪芹的名號、生活情境及其死亡追悼應該都是真實的,而且還有這個曹雪芹唯一留下的兩句詩「白傅詩靈應喜甚,定教蠻素鬼排場」,有人還考察出曹雪芹的佚著《廢藝齋集稿》。一些著名紅學家如周汝昌、馮其庸,對這些史料進行了大量研究,並參照脂評論證出曹雪芹的生平,一度成為主流紅學定論。七十年代以後,又有一些人在北京郊區偶然發現曹雪芹西山住址題壁、書箱和通州墓碑等,這些令人驚喜卻又頗受爭議的發現,似乎和上述史料中記載的曹雪芹是同一的,紅學界稱之為「北京曹雪芹」。問題是這個「北京曹雪芹」既沒有寫作《紅樓夢》的實證,也沒有他確實是曹寅家族公子落魄北京的證據鏈,沒有他和脂硯齋裡人物相關聯的充分證據(除了號芹溪相同)。所以說,「北京曹雪芹」作為《紅樓夢》的作者,也只能說是一個滄桑背影。

曹雪芹的這三個背影都各自有所依據,但又各自孤立地難以串聯起來,都沒有作為《紅樓夢》作者的充分實證,因而不能疊合起來讓我們看到他的真實面目。現在主流紅學言之鑿鑿的關於《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生平介紹,以及由此而產生的許多關於曹雪芹文論和文藝作品,實際上只是將三個背影勉強合一而形成的,所以說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但是,這不能說所有研究都沒有意義,因為這三個背影在邏輯上都是具有合理性的。作為《紅樓夢》作者,他應該具有曹寅家族人那樣的生活經歷,他也應該是「北京曹雪芹」那樣的寫作和生存環境。更重要的,他應該是從舊營壘中涅槃出來,對社會人生有清醒的感悟,具有豐厚的文藝學識和進步思想的文化人。邏輯推理是一種判斷方式,只是不能代替事實判斷。

要作出事實判斷的難度是很大的。我甚至認為在那個時代,出現《紅樓夢》這樣在文學史上奇峰突起的偉大小說,不大可能完全由某個天才作者(如曹雪芹)或者文藝大家(如洪晟)一個人獨立完成。這部書應該是一個承前啟後的文化群體創作的。同時,像《紅樓夢》作者這樣超凡脫俗的中國文化人,無論是個體和群體,在極其冷酷的中國文化生態裡隱埋、雪藏、佚名都是具有必然性的,這也許是他們的宿命。

但《紅樓夢》絕對是中國文化人寫就的,後人有一千條一萬條理由尋求出這位(或者幾位)文化先賢,哪怕是已經歷經百年費盡幾代專家學者的心血,也心甘情願前仆後繼熱情不減。現在主流紅學家沒有故步自封,同時湧現出許多自發的非主流紅學研究者,包括土默熱紅學等等,他們一方面嚴重質疑《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同時提出一些別的作者探討,這是很有意義的。但在沒能作出更確鑿的事實判斷之前,我們姑且用曹雪芹三合一的背影作為《紅樓夢》作者頭像,也未嘗不可。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