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美國「金錢政治」真相,祭《貨幣戰爭》作者挨揍(圖)

2015-12-16 09:46 作者:羽談飛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美國真的是「金錢政治」嗎?(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12月16日訊】2015年12月12日,在太原發生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件,《貨幣戰爭》的作者挨揍了。至於他挨揍的原因我不感興趣,他挨揍我就快樂。《貨幣戰爭》對中國人民的毒害之深,遠比遍佈中國的黨校黨性教育嚴重百倍千倍。為了祭奠宋鴻兵挨揍,下面我們專門找他在《貨》中渲染的美國金錢政治論來深度剖析,以期讓更多人瞭解美國和美國政治。

在我們認知美國政治的語境裡,長期感染且篤信不疑的就是:美國政治是由華爾街、洛克菲勒、羅柴斯爾德等組成的金融大亨、資本大鱷或共濟會所操控的。一句話,美國政治就是「金錢政治」。這種認知無論在左派、右派,還是在保守派、自由派,抑或是中間派和漸進派,都佔大比例市場。即便是在美國生活很多年的華人、華僑或留學生中也有相當比例習慣性持有美國是「金錢政治」的觀點。

尤其在宋鴻兵編著的《貨幣戰爭》出版後,使得一大批知識份子也如獲至寳,對美國「金錢政治」的渲染幾乎登峰造極。今天要是有人說一句美國的大選是公開、公平、公正的話,你很快就會收穫一大片「太無知」的唏噓,但從來就沒有人願意去對美國的「金錢政治」做一次自己獨立的考證和思索,從而觸發作者寫這篇帖子的初衷。

美國是「金錢政治」嗎?不妨先詢問以下三個問題。

1、在動機上,金錢為什麼要控制政治?

2、在程序上,金錢是否能夠控制政治?

3、在結果上,有實例證明金錢政治嗎?

作為「嫌疑人」的犯罪要件無外乎也就這三個問題吧,作案動機、作案過程、作案物證是確定完整案情的封閉邏輯鏈。

在動機上,美國的資本家和金融大亨是否有積極性控制政治?金錢控制政治的終極目的是什麼?無外乎就是能掙更多金錢吧!請問還有其他目的嗎?如果沒有,繼續追問:資本家掙更多的金錢又是為了什麼?廢話,豪宅、豪車、茅台、拉菲、二奶三奶、巴厘島威尼斯、移民火星、「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留給下一代、天天新郎夜夜洞房……,這些是不是答案?說到這裡我們是不是開始有點臉紅了!像巴菲特、比爾蓋茨、韋爾奇這些首富大亨們為什麼要裸捐?辛苦了一輩子也應該歇歇享受享受吧!你自己可以淡泊明志,再怎麼說也應該留給子孫後代吧!沒有,都沒有。因為美國人的信念和價值觀是為了「更好地活出自我」,而不是為了「讓自己更好地活著」。就說比爾蓋茨吧,他創立微軟究竟是為了成為首富,還是為了將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實現?再說巴菲特吧,金融投資究竟是為了自己的愛好和專業,還是為了謀取財富擾亂資本市場?再說萊特兄弟冒著生命危險發明飛機,壓根沒想到今天的飛機製造商和航空公司是那麼賺錢吧!……資本家控制政治那當然好,可以通過特權壟斷、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去壟斷美國的資源、市場和百姓需求,但為什麼經歷了44任總統的美國,沒聽說哪個總統的後代成為電婊、水婊、煤霸、金雞、油桶呢?津津樂道的肯尼迪家族軼事還是美國人自己編著的娛樂大片。

國家制度決定了社會信仰,社會信仰決定了人的信念和價值觀。美國不是一個為了賺取更多財富去控制政治的社會,儘管美國很富。

如果說美國整個社會不存在為了賺取財富去控制政治的動機,但並不意味著就沒有個別人的「頂風作案」。美國是全球移民國家,來自不同膚色、種族、文化和制度理念的人組成的大雜燴,並不是每個人的動機都是與美國整體社會保持一致的,去年底不就爆出了「開寳馬排隊領救濟糧倒賣」的噁心事嗎?這種人連救濟糧都要倒賣,更有動機通過控制政治去賺取財富了。試想,一個習慣投機的奸商如果能通過控制政治的方式去謀取財富,她還會開著寳馬車去倒賣救濟糧嗎?答案只有一個,美國沒有給任何人留下「紅頂商人」機會的制度空間。

最能體現「金錢政治」且最受人疑惑的政治活動無疑是美國大選,如果「金錢政治」能搞定世界最大和最有權力的總統,那豈不是贏家通吃!可惜的是,任何資本集團也敲不開大選的黑金之門。不妨看看美國大選對「資金」的管理程序。《美國聯邦競選財務法》和聯邦競選委員會是專門針對美國選舉資金來源去向的專門法律和監察機構,規定競選資金的主要來源是:個人直接捐助(硬錢),所屬政黨捐助,助選政治活動委員會捐助(PAC)和競選人自己或家庭所屬等四個來源渠道。個人直接捐助給競選人不得超過每人2100美金,直接捐給政黨或PAC不得超過每年2.5萬美金,整個競選資金(包括硬軟錢)從捐助賬戶、募集過程、使用分配和最終走向由聯邦競選委員會全程監督並適時公布。特別是捐款上限的規定一下子就把想通過「黑金」影響選舉的門堵死了,更何況美國不像某些國家可以多出「79萬重複戶口」的怪相。有沒有「鋌而走險」者?有,2006年,美國MZM公司及其老闆米切爾.韋德以公司員工的名義向兩位聯邦競選人捐助了7.8萬美金,因其「明知」和「故意」超過聯邦規定標準的違法捐助行為被認為存在主觀的惡意和不良影響,最終被判令100萬美金的罰款。這張聯邦選舉委員會歷史上的第二大罰單,使得該委員會2007年的罰款總數超過470萬美金。因此,說美國是「金錢選舉」的國家不是睜眼說瞎話就是自己心裏有鬼。

退一萬步說,假如金錢能夠影響選舉,甚至影響總統歸屬的話,難道就能影響總統的政策和行為嗎?簡直可笑至極!我們經常看見美國總統在世界上影響力足可以牛皮哄哄牽動國際格局,但其在國內影響力有時連「屁」都不是,想苦心推出一項國內政策都得過五關斬六將。歐巴馬為了推動《全民醫保法案》一波三折,一屆不行二屆再來,再來卻弄出個政府停擺,況且這醫保法案完全是為了波及富人利益而保障低收入者的權利。就拿歐巴馬和羅姆尼比較,前者是典型平民競選人,後者是億萬富翁競選人,如果金錢能影響選舉的話,那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是歐巴馬當選呀!但我們為什麼不面對客觀事實卻習慣性肆意污蔑為「金錢政治、金錢選舉」呢?

「金錢政治」之說不但在動機和程序上是無稽之談,而且在事實上也是難覓蛛絲馬跡的。美國囊括世界500強跨國公司一大半,請問哪一家公司不是自己持續創新和苦心經營的結果?哪一家公司給自己戴上了「紅頂」?即便苦心經營也並不意味著能永遠,全世界最大汽車城底特律不是也破產了嗎?什麼叫「金錢政治」?如果美國政府也壟斷經營石油、鐵路、電信、金融,也用全美國人民的納稅錢和資源形成天下無敵的美石油、美石化、美國電信、美國移動、美國金融、美國鐵路總公司,這才是「金錢政治」,不過這不是用金錢去收買政治,而是用政治去掠奪金錢而已。

再來說說宋鴻兵之流的「愛國」巨著《貨幣戰爭》。無疑,在最近三十年裡能重新點燃「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愛國激情書首推《貨幣戰爭》了,與這本書前後搭檔的還有《中國可以說不》和《中國不高興》。《貨幣戰爭》一書在2007年一問世就鬧翻了中國經濟學、金融學和社會學等各個學界領域,並使得相當部分高級知識份子也深情沉湎於書中的「金融陰謀」陷阱。在當時,誰沒看過《貨幣戰爭》都不好意思與人聊經濟。以至現在,還有眾多粉絲將羅柴斯爾德家族故事當做高級談資與人分享,可想而知其影響之縱深。書中將從百度、谷歌等搜索出來的花邊故事當做敘事腳本,把美國的「金錢政治」、「金融陰謀」和「美元陷阱」渲染得精彩紛呈,將「金錢政治」推向空前的高潮並深深烙印在國人的內心。

很不幸,據說宋鴻兵和其他兩部書的編纂者及其策劃團隊在賺得盆滿缽溢之後成功移民美國,有的還正在辦理移民手續。他們手裡拿著《紐約時報》,眼角飄出一絲幽幽寒光,嘴角擠出一絲壓扁的微笑,唸唸有詞:「中國哪有什麼5毛?都是想移民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