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部分政府機構及國企暫停福利分房

2014-08-16 09: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8月16日訊】隨著反腐風暴向住房領域延伸,不僅已擁有多套房產的官員人心惶惶,部分仍能享受變相福利分房、購房待遇的政府部門或國企也「暫時收手」。

「現在處理有關政府官員、企事業單位領導的腐敗案件,一旦有查處對象,先查個人房產和財產,個人及親屬名下的住宅套數、面積、戶型、來源、來源的合法性都將徹查,執行力度大大加強。」東部某省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局的一位領導對記者表示。

不過,在反腐高壓態勢下,官員將已有的「福利房」指標暗中出售套利的現象並未消失,據記者調查瞭解,今年這種現象有所增加。

「暫時不敢分了」

北京西二環附近的一個央企職工住宅區內,兩棟灰色的中高層住宅樓靜靜地矗立,一直沒有迎來它的主人。

「這兩棟樓本來是我們單位三年前就蓋好的住宅樓,去年年底曾經進行了一輪報名申購,但後來說是分房的事情太敏感,就暫時沒有動靜了。」在這個單位供職的方先生告訴記者。

據方先生透露,單位的這兩棟住宅樓主要以140平方米以上的大戶型為主,內部購買價大概在10000元/平方米左右,報名申購的人員主要為正處級以上領導。而同一區域內老舊小區的二手房,目前均價已超過60000元/平方米,也就是說內部購買房僅為市場價的1/6。

「之前有決定稱這兩棟樓中將有20套住宅‘贈送’給我們的上級分管部委,最近聽說這20套住宅對方不接收了,因為現在的形勢下住房問題比較敏感。」方先生補充道。

記者獲悉,這並非個案,北京還有幾家原打算在去年以「內部價」分房的政府部門或國企、央企,也已暫停。

「我們單位2012年前後在北三環邊蓋了9棟住宅樓,計畫其中兩棟交給上級主管部門,其餘7棟全部內部消化,但到現在也沒有動靜。」北京一家國企研究單位的職工對記者表示,這次「可分」的房源較多,級別低一點的職工也有可能申購,但最近聽說房子暫時不敢分了,「大家都是幹著急。」

除北京之外,據記者瞭解,目前不少城市政府部門或地方國企都存在「內部分房」、「福利購房」、「單位團購住宅」的現象,不過,隨著反腐的深入,不少「福利分房、購房」的操作都被暫停了。

記者從廣州市政府相關部門瞭解到,在去年的一次市政府內部會議上,市委領導曾提出要在2013年年底開始重啟政府、企事業單位職工自建房制度,通過「內部房」、「集資建設、定向銷售」等方式解決職工購房難的問題。

不過,該受訪部門的一位內部人士透露,今年開始,相關領導認為「分房」重啟計畫涉及到非常複雜的問題,因「過於敏感」而不願多提,最後不了了之。

此外,東部某省的一所高校在兩年前就已經敲定的「高校職工住宅翻新」計畫,也從去年開始沒了聲音。「因為原來分的房子早就通知要拆遷重建,連規劃都掛出來了,所以我們就從那裡先搬了出來,結果現在卻沒人管這事了。」該高校一教授告訴記者。

「有問題先查住房

目前,部分地區要求處級以上官員進行財產申報,在這一要求下,即使一些官員有資格參與分配購買「福利房」,如今也不得不「謹慎處理」。

一位政府人士告訴記者,實際上,有的政府部門或企事業單位為瞭解決職工購房困難,聯繫一些開發商合作建房、定向銷售,這本在政策允許範圍內。但是單位領導在與開發商聯繫的過程中出現的利益往來,卻成為領導們的「難言之隱」。因此,為避風頭,很多雖然有資格參與分配「福利房」的領導都暫停了內部的福利房操作。

「本來去年春節前可以拿到一套120平方米面向內部銷售的住宅,但是上面有指示,不能在這個時候有動作,所以內部銷售房只好暫停,現在連自己開一台大眾車也要偷偷摸摸,更別說分房子了。」中部某市一位市委領導告訴記者。

據該領導描述,內部銷售單位源自相關建設部門與開發商合作建設的項目,有部分內部銷售指標向政府提供,交由市委分配,「有些成績比較突出的系統,也分到一些指標。內部銷售價格並不高,約為2000元/平方米,用公積金就可以消化。」

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儘管該市市委相關部門提早就內部銷售房一事向上打報告,開展申報等流程,但很快收到相關指示,內部銷售房只好暫停進行。

此外,在廣州,國企廣鐵集團與房企珠光集團在2010年聯合拿下的廣鐵南站「地王」地塊上合建「定向銷售福利房」後,如今已經進入分配階段。

據獲得購房資格的廣鐵集團人士透露,當年申請資格過程中,級別夠高的廣鐵集團領導能夠獲得江景房指標。

「有資格購房的員工已經在供房,但領導分配房源的進度一直在拖延。」據上述廣鐵人士瞭解,除了受到項目並未完工的影響,福利房分配受到反腐干擾也成為其中一個因素。此外,部分未得到購房資格而不滿的員工向上級部門遞交反映情況的資料。他稱,綜合這些因素,廣鐵集團目前對項目的處理態度「以低調為主」。

巨大的套利空間

在巨大的反腐壓力下,部分擁有多套房產的官員領導,選擇將已有的「福利房」指標處理掉。在這一過程中,一條圍繞購房指標的「利益通道」就此打開。

不久前,在北京某部委下屬事業單位工作的林先生告訴記者,他以9800元/平方米的價格購得了北京亦莊一新開樓盤的商品房。而這一樓盤對外銷售均價為35000元/平方米。

「這個價格是員工內部價再打五折的價格,是給一國家部委的內部指標。賣給我這套房子的人是我的一個朋友,因為個人及親戚名下都有多套住房,而且現在反腐查得又緊,所以就把指標轉給我了。」林先生對記者表示。

為了讓林先生放心購買該房產,賣房人表示自己可以墊付全款,等交房後林先生再付款給賣房人。「作為回報,我們會支付他這個指標的費用,按總房款的10%支付。」林先生說。

此外,深圳多位商人告訴記者,他們在今年3月份從經貿系統的官員手上購得數個深圳保障房的購房指標,每個指標從5萬元到15萬元不等,視保障房的地理位置優劣情況而定。

獲得指標後,這些商人能夠以個人名義購房,也能夠以更高價轉讓給其他購房者,購房者須確保為深圳戶籍人士,獲得保障房指標的購房者支付的房價僅為市場價格的1/3或1/4。

「指標十分搶手,通過這類途徑獲得保障房指標在深圳並非罕見的事。」其中一位商人單小姐表示,儘管保障房名額經過詳細地選擇,包括多次審核、公示等,但部分官員仍然有辦法順利通過審核從而獲得指標。

事實上,早在前幾年,深圳市就曾因保障房定向分配給高級人才受到外界的指責。在組織部牽頭下,深圳的保障房分配與引進人才的住宅計畫掛鉤,引進人才的對象主要為官員、政策制定顧問等。而且向這部分引進人才提供的住宅與一般商品房價格差距較大,主要為中高端樓盤。

「因為這部分保障房分配透明度較低,所以容易滋生灰色空間。」據單小姐瞭解,以前這些官員拿到指標後,會派親屬參與輪候、審核和公示,再將房屋掛在自己名下,或者慢慢等待合適的轉讓機會。現在不同的是,不少官員不願直接參與這些可能暴露身份的環節,而是急著轉讓,通過暗中的方式繼續套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