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婚前婚後,老公為何判若兩人(圖)

2014-06-18 00:0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婚前婚後

秀老師:

我今年34歲,結婚四年,孩子三歲多。這樁婚姻有點賭氣,從一開始就充滿了不和諧音。

其實我並非挑剔之人,婚前卻沒遇上真心相愛的男人。28歲時,通過相親認識了前男友,他很愛我,但內心偏執固執,常因小事對我寸步不讓,加上他家人認為我沒有正式工作,一直不同意,導致我們分手、合好多次,我懷孕流產一次,好不容易談婚論嫁了,在結婚前夕又鬧翻。我感覺很累,決定不再回頭。

那時我已30歲,分手幾個月後,認識了現老公。他是獨生子,成長環境很不幸,父親暴力,母親溺愛,家境平常,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他,覺得他條件太差,各方面都配不上我。但當時的他勤快、慇勤、知冷知熱,給我的感覺非常好。尤其是:我們剛剛確立戀愛關係,前男友痛哭流涕地找來了,還把我曾懷孕流產的事告訴他,希望他退出。他卻說,流產算什麼,就算孩子生下來也沒關係,我養!

他的反應讓我覺得很男人,我不想耗盡心力去談一場戀愛,他也想快點成家,兩個月後我們就倉促結婚了。婚後我跟前男友沒有任何聯繫,連手機號都刪了。

結婚時,老公一無所有,連答應給我的一萬塊彩禮都沒有兌現。因為沒房子,我們輪番住在公婆和我母親(我父親已經辭世)家,兩家人都喜歡我,他則兩面都不招待見,因為彩禮的事,和我母親隔閡很深。

更可怕的是,婚後,他簡直變了一個人,從前的優點全都沒了,自私、懶惰、沒有朋友,不信任何人,總是懷著齷齪的心思去揣度別人,背後罵人家,對家庭缺乏責任感,也沒有長遠規劃,就是混日子,拿著點死工資。他還有隱約的毀滅傾向,覺得世間的一切都讓他不如意,在跟他作對,想毀掉一切。

那時我已懷孕,曾想把孩子打掉離婚,又擔心打胎將導致不育,就在一路糾結中,肚子越來越大,並且因懷孕失業在家。老公從未給過我一分家用,他知道我有一萬多存款,也沒為生孩子作任何準備。臨產前,我讓他從我卡裡取錢做生產費用,他坦然受之。

孩子一歲以內,他對我們母子非常冷淡,不管不問,連公婆都看不下去。孩子四個多月我就上班了,在兒子十一個月時,他酒後動手打我,逼得我離家出走,被迫斷奶鬧離婚。在親朋的勸說下,為了兒子,我放棄了。

兒子漸漸長大,儘管老公的表現如此糟糕,兒子卻非常愛他,他也逐漸對兒子好起來。我每每看到他對兒子好,心就軟了,就這樣磕磕碰碰走到現在,我終於拿到了他的工資折,在雙方父母的幫助下湊足了首付,準備貸款買房了。

表面上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可是這樁婚姻仍然充滿危機,平時老公表現還算正常,但隔一段時間就要間歇性地發作一次,比如酒後,他內心非常齷齪,能說一些讓我目瞪口呆的骯髒話,並扯出我的前男友。這於我實在是傷筋動骨地痛,為了兒子我一直在忍,兒子最愛的人是爸爸,跟他最親。我不知道要怎麼辦,離婚,兒子缺爹少娘!不離,這樣的折磨何時到盡頭?

說實話,儘管我已經34歲,看上去仍然年輕漂亮,當初嫁他,有賭氣的成份,稀薄的一點兒感情也被他的不良行徑消蝕完了。難道我的一生,就要在這份無愛的婚姻裡掙扎?可兒子是我的軟肋,看到他,我再也硬不起來。何況我對男人也有點悲觀了,我單身時都沒有遇到,即使離婚,也未必找得到相知相愛的人。

我想請秀老師給予指點,我要不要繼續這樁婚姻,如果繼續,我要怎麼才能把老公轉變過來,成為一個正常人,會愛,有責任心,有朋友,對人能有真心。

不介意公開!

淡藍

【答覆】:

不止是淡藍,很多男女都發現,婚前婚後的配偶往往判若兩人,原因是多方面的,下面,我謹聯繫西格蒙德·弗洛伊德(1856-1939)的人格結構理論,對此種現象做簡單分析.

弗洛伊德認為人格結構由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組成。本我:指原始的自己,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慾望、衝動和生命力。按快樂原則行事,不理會社會道德、外在的行為規範。它是無意識的;自我:指「自己」,是自己可意識到的執行思考、感覺、判斷或記憶的部分,自我的機能是尋求「本我」衝動得以滿足,而同時保護整個機體不受傷害,它遵循的是「現實原則」,為本我服務;超我:人格結構中代表理想的部分,特點是追求完美,要求自我按社會可接受的方式去滿足本我,它所遵循的是「至善原則」。

聯繫到淡藍的郵件,戀愛時,她之所以對老公的感覺特別好,認為他很男人,是因為在激情驅使下,他呈現出超我的人格特質,即在她面前竭力展示自己最完美最理想的一面;但進入婚姻之後,木已成舟,他的自我佔了上風,露出「廬山真面目」,且因為父母教養方式不當,因為平庸瑣碎的生活壓力,讓他有很深的挫敗感,淡藍所感覺到的自私、懶惰、多疑、缺乏責任感等等都是他自我層面的真實流露;而他酒後打人及流露出的齷齪念頭則是放任本我的結果。

弗洛伊德認為:「只有三個「我」和睦相處,保持平衡,人才會健康發展」.但現實生活中,三個我很容易發生衝突,要讓它們保持平衡,和諧相處,除了需要自我修煉之外,還需良好的環境及他人的配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儘管有偏狹之處,也道出了人易被周邊的人事浸染的事實。

就淡藍老公而言,教不良造成的性格缺陷是他短期內難以糾正的,婚後面對著拮据的生活,居無定所的壓力,面對「父母不疼,妻子不滿」的現實,他很難維繫內心的平衡,在三個我的鬥爭中,過多的挫敗感和無力感會抑制「超我」,如果自我佔上風,他會表現正常,一旦酒後失控,本我壓過自我,他會宣泄與發作,而發作的結果是淡藍對這份婚姻的迷茫與絕望。

淡藍需要思考的是:她眼中如此糟糕的老公,為何深得兒子的喜愛,並且對兒子越來越好?因為兒子只是單純的依戀父親,尊重父親,喜歡父親,沒有用世俗的標準衡量他,兒子的愛和尊重激發了他超我的特質,讓他竭力在兒子面前表現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所以,兒子覺得父親好,他就在孩子面前變得越來越好;淡藍覺得他很糟糕,他就通過本我宣泄惡的一面.這是心理學中的投射性效應.

淡藍希望「把老公轉變過來,成為一個正常人,會愛,有責任心,有朋友,對人能有真心」。其實,是希望看到老公「超我」的一面;那只能放下身段,向兒子學習,別對婚姻寄予予太高的期望,別對老公附加太多的條件,別只盯著老公的缺點不放,而是努力信任他,尊重他,依戀他,放大他的優點,不吝嗇對他的讚美和感激,於潛移默化中,激發他的成就感和責任感,讓他的超我佔主導,用超我去化解自我和本我的衝突,和諧自己的人格,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從而有能力揹負起婚姻的責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