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業內稱神秘賣房人多是官員 上海有公寓4.9億拋售

2014-06-07 10:1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6月07日訊】房屋買賣諸多環節都是委託人接洽。一般到最後簽約,房主才會親自趕來,並且一般要求現金交易,不經過金融機構。

端午節,上海。房屋買賣「委託代理人」林晶晶又被一對夫妻約到了閔行區金匯南路的漫咖啡,洽談樓盤出售的定價問題,並簽訂了委託書。

作為這對夫妻及其兩名親屬的全權委託代理人,林晶晶肩負著三套總價分別為800萬到1200萬元不等的房源。6月3、4兩日,雙方為委託書辦理了公證手續。

「不少高端樓盤的賣房人都十分神秘。你很難確定買主究竟是幹什麼的。但我們業內一般默認這種風格的,十有八九是官員。級別越大往往越神秘。」在房地產中介領域從業了12年的上海某房地產中介的置業顧問稱。

前述置業顧問介紹,房主一般不在房源所在地,房屋買賣諸多環節全程都是和房主的朋友或者委託人接洽。一般到最後簽約,房主才會親自趕來,並且一般要求現金交易,不經過金融機構。

有的賣主,甚至到過戶階段都交給了全權委託人,臨時情況有變,委託人也只能在電話裡「請示」。

全權委託代理人

林晶晶是一家房產中介機構的中高端房產置業顧問,另一個特別身份就是專職做中高端客戶的「委託代理人」。

過年以來各個渠道的公開消息顯示,各地豪宅市場出現了供應突增。林晶晶介紹,以上海市場為例,這些豪宅的背後,部分指向一群神秘人物——官員。

林晶晶的這名委託人,她介紹,在面談時根據對方言語間的透露,應該是長三角某個城市的副縣級官員。

上海一家國有性質的房地產中介公司相關置業顧問介紹,豪宅的供應量在擴大,尤其在內環以內的網點。拋售住宅業主中60%持匿名、假名或以公司掛名。業主物業大多數空置或出租給親屬、朋友,沒有租住合約;業主物業出售都要求現金交易,不經金融機構;業主物業出手都委託律師全權處理,業主在交易過程中不露面。

由於委託責任重大,相比普通交易,中高端樓盤特別是委託代理項目的佣金也會更高,「一般會高出五個點左右」。

並且林晶晶和同行發現,「不完全是官員的房源,一些普通職務的公務員也有,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神秘賣家,他們賣房在兩年前就已經有集中的趨勢了。今年過年後開始密集起來的。」林還發現,最近兩三個月的代理拋售客戶尤其多,大概比之前增加30%。

值官員財產公開政策密集推進期,各地陸續湧現官員房產拋售潮。記者在上海、杭州等地採訪,莫不發現如此。諸多市場上中介標注的「急拋」、「政府房源」等等關鍵措辭,令相關房源充塞著神秘色彩。

而且,在交易過程中,由於賣主的急售,不惜一再降價,完全是買方市場的態勢。

由於高端二手房大戶型、高總價的特點,其交易週期也比普通二手房要長,在等待交易過程中,不少著急出售的房主主動調低價格,總價上千萬的房源不少降價額度達到百萬元。

詭異的拋售形式

一家上市房產中介機構的置業顧問告訴,除了委託代理外,這批神秘房源還大批以各種形式入市交易,比如在產權交易所通過項目公司收購等,有的交易從外部根本看不出破綻,「就算有關方面介入,可能也難以查清」。

4月初,上海中山公園商圈大批房源掛牌交易,單價2.2756萬元/平方米。而彼時,同一個地段房價為單價為3萬以上。這其實是一場非常低調的拋售。但足以引起林晶晶這個圈子的震動。廣告是這樣寫的:上海市中山公園商圈,整棟公寓轉讓。實際上這批純住宅物業,一層四戶,總計120套公寓,總計30層,總價4.9億掛牌拋售。

2014年4月25日,上述整棟公寓成交總價5.882億元,房源單價2.68萬元,相比之前的掛牌單價2.2756萬元/平方米,成交時增加了不少,但這仍低於市價,彼時,同一個地段房價為單價至少3萬以上。

調查得知,接盤的是一家香港機構旗下的全資附屬機構,以人民幣5.88億元投得這批住宅。也就是說,這大批的房源,在一個月沒到的時間內,成功轉手。

這批樓盤的出場,頓時令這個區域的房價砸出了一個價格窪地,當月,有中介網站公布監測的房價「K線」走勢,下降了十個百分點以上。經兩月徘徊,現在才恢復到常態的均價每平方米3萬元。

「這麼一大批住宅房源,居然在半個月不到,就全部被接盤了。」對此,林晶晶的圈子爭議比較激烈。林始終認為,此房源的交易顯得非常詭異。

多名房產中介負責人也對本報表示,這股中高端房源的拋售,去年就開始出現。市場人士比較明顯察覺的時間節點是在去年六七月期間。

彼時上海樓市總體低迷,而與此相反,中高端項目卻蠢蠢欲動。去年7月份,上海樓市出現豪宅交易激增趨勢。全市單價5萬元以上高端樓盤的成交比重達到7.6%,相比前一週又增長了2.6個百分點。同時別墅房源和聯排密集供應放量。

對此,德佑地產市場研究部有過階段性的監測數據。當時的7月15日至21日,全市單價5萬元/平方米以上的高端商品住宅合計成交54套,比上一週增加19套。露香園一舉售出了16套房源,且均為200平方米以上的大戶型房源,國信世紀海景園則售出了5套房源。此外,陸家嘴傳統豪宅中糧海景壹號售出的一套592平方米的複式房源,單價高達18.28萬元,總價亦高達1.08億元,成為當時滬上的首套億元公寓房源。

財產公開催生賣房?

賣主為何急售?林晶晶和同行們瞭解到,和最近新聞上不斷出現的「房產稅擴容、官員財產公開」有直接聯繫。並且每次新聞密集出現時,往往委託客戶就會更多。

從各地陸續公開的相關政策看,官員財產公布進程也的確在加速推進中。此前,新疆、安徽、浙江、江蘇、廣東等地,都有一些自發的官員財產公開試點。

去年11月29日,十八屆三中全會結束半個月後,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登文章,解讀三中全會《決定》。其中提出,新提拔領導幹部公開個人財產的制度將試點。

近期一些地區公布的細則要求配偶和子女的財產也在公布之列。比如陝西省委辦公廳近期公布的《關於對新提拔領導幹部實行個人重大事項和家庭財產申報備案的意見》,具體包括了「本人婚姻、持有因私出國(境)證件和出國情況」;「配偶、子女移居國(境)外情況和從業情況」。「申報本人及其配偶和共同生活子女所屬的財產」。

「有的並非是非法所得的財務,但查起來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晶晶和一些委託代理人瞭解到,擁有多套房源的官員及其家屬一段時間以來心存恐慌,「棄財保身」被提上了日程。

近期陸續公布的國務院工作計畫稱,我國將實行統一的不動產登記制度。而此前5月25日,國土資源部正式掛牌成立不動產登記局。

在近期拋售的中高端住宅中,房主身份及交易過程的神秘,更讓市場中突然增加的豪宅來源真相撲朔迷離。

根據經濟觀察報公開報導,中紀委通報曾披露,自去年11月至今年1月期間,官員拋售豪華住宅最厲害的是廣州和上海,分別為4880套和4755套,福州和濟南以1240套和1210套居末位。而別墅則以杭州412棟居首。

長三角一線城市一名中紀委系統工作人員向本報透露,關於官員賣房的情況,是紀委監測的重點領域。確實去年紀委系統曾經有過調查,在拋售的中高端房源裡,一些不正常的現象密集出現。一些匿名、假名物業業主均要求現金交易及隱瞞其真實身份。經核查當年原始記錄、賬戶資金往來、住宅地點等,出售物業的業主有一部分屬於國家公職人員、國有企業高級管理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