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遲到的感謝——向國際媒體說聲謝謝

2014-05-22 19:04 作者:亮均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22日訊】內容提要:我們感謝西方媒體帶給我們的客觀、公正的新聞真相;特別是中國發生的重大新聞事件,我們感謝西方媒體讓我們聽到了不同的聲音;感謝西方媒體人給我們展現了新聞記者的責任感、使命感、職業精神、職業道德、職業良知;感謝西方媒體讓我們看見了媒體人的敬業精神、獨立思考的能力、獨立理解分析能力、獨立追問和獨立批判能力。我們希望國際媒體要加大對中國新聞事件方方面面的報導力度,這也是國際社會對中國邪惡黨的監督,對中國暴政的監督!
   
4月底,我想到感謝國際媒體這個話題的,今年才知道5月3日世界新聞自由日,是聯合國1993年創建的,旨在提高新聞自由的意識,並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論自由的權利。結合六四全球紀念,並擬好題目,一定要寫這篇文章。我把這個想法在群裡說了,得到很多中網友、網民、公民、律師等的支持。
   
曾經誤解

國際傳媒的朋友,請你們原諒我們都是在專制體制洗腦教育中成長起來的,我一度聽信了中國媒體對你們的「批判」「揭露」「抗議」等,我也曾經誤解了你們客觀的、公正的、公義的、旁觀者的報導,認為你們是在煽動、挑撥中國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干涉中國內政。

因為我來自農村(現在看來即使生長在城市也一樣),家庭經濟狀況並不好,但是我初三考上了浙江省首批重點中學。所以從上中學以來,我們會經常聽廣播,當然聽到的就是一種聲音,中國國內形勢一片大好。國內媒體壟斷的情況使我們不知道真相,那時的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活在被欺騙的、被矇蔽的、被愚弄的狀態中。到了大學斷斷續續看些央視的新聞聯播,單一的信息渠道沒有改變,因為我自己還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購買一臺收錄機。但陸續從有收錄機的同學朋友中獲得一些美國之音、英國BBC、臺灣、香港等廣播電臺的信息。

直到大學畢業1988年10月,我用第一個月的工資買了一臺收錄機,從此便知道國內媒體和國際媒體在同一件事件上新聞報導的不同,評論上的巨大差異甚至截然相反。當時聽著新聞,沒有細究,也沒有具體分析,只是感覺有疑問。

1989年4-6月,我當時既沒有去北京靜坐絕食,也沒有去市裡遊行,只是在聽收音機,學校裡教師們都在聽,有學生到我宿舍裡聽,聽完後說了一句:老師能否拿到教室裡聽聽?我當時沒有答應。但是,後來班級裡唱每週一歌,便把收錄機帶到教室裡給學生聽了相關錄音。沒想到因此有一因打架被學校退學的學生告發我,我也由此被戴上「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現在這個罪名已經不存在了)的帽子,而被判刑一年。這個罪名我聽著就覺得彆扭,感覺好笑。一個在偏遠山區的教師拿一個收錄機到教室裡給學生聽,就是反革命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出獄後,我有了較為清醒的認識。我要尋找正確的答案,到底是我錯了,還是政府或法律錯了?

現在我當然已經找到答案,我沒錯!錯的是專制獨裁的、邪惡的中國政府在打壓異議人士。

今天在群裡,看見央視主持人崔永元最近的一條微博,很能表達我們的心聲:「《十年之後》:十年之前我對美國充滿仇恨,對911拍手叫好;十年前我期盼統一臺灣,對陳水扁深惡痛絕;十年前我覺得國家就要專制嚴管,對西方民主嗤之以鼻;十年前我覺得黨給人民做了很大貢獻,要多感恩少責難!十年之後,微博讓我發現,當時就是一個被矇蔽的狗奴才,今天還不醒來的,是可憐的豬民。」

25年來,中國政府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等多部法律都是擺設,一紙空文。中國的司法系統天天在違法,到處在抓人,在搞國家恐怖主義,在搞新法西斯主義,幼兒園、中小學都在搞洗腦教育,大學裡搞不講普世價值等,侵犯人權、打死打傷訪民、維權人士、刑拘公民、拆遷房子等等,這是和民心、民意背道而馳的。真是應驗了政治和生活流氓毛澤東1942年說的那句話:「一黨專政,遍地是災。」
   
遲到的感謝

從1989年六四事件以後,我逐漸認識到外國媒體的報導視角新、內容新、評論新,和國內媒體不一樣的就是深挖新聞真相,找出新聞事件發生的主客觀原因,聚焦事件的進展,每件事都有一定的媒體或專家的評論,且評論客觀公正,給人有正義感和回味。外媒的評論都是站在第三方的立場,評論也是有當事人、相關觀察家、世界各國的評論員,不會侷限於某一方面的專家或某一國的專家,視野開闊多了。對於國內一邊倒的評論家,請的都是體制內的專家而言,顯然要深刻的多了。

2007年,當我在北京城市學院教《新聞學概論》這門課程時,我發現當代新聞學、傳播學理論本身就來自西方即美國首創,而西方發達的媒體早已積累了豐富的採訪報導經驗,國內的報刊、廣播、電視、圖書、甚至網際網路等媒體都是向西方學來的,中國的媒體人都是用從西方《新聞學原理》《傳播學原理》教材中學到的知識,中國學者自己編的所謂《新聞學概論》都是參照西方《新聞學原理》來編的,無非生搬硬套地加些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的新聞發展歷程、中國的新聞事件、領導人的指示、講話等等而已,沒有基礎理論的探討和深化,更談不上創新。各種教材抄來抄去,國內抄完後,抄些國外的,所謂的參考就是抄襲,大段大段地、一字不漏地抄,還有就是所謂的翻譯,有的是亂翻譯而已,曲解作者的原意,加進意識形態的內容。事實上,中國的自然科學和人文學科的大多數學科90%以上都來自西方國家。

所以說,中國的媒體人、中國的媒體是沒有自己的理論體系,也沒有自身的理論思考,新聞專業或是中文等專業都是洗腦教育,這些人走上新聞工作崗位,加之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沒有獨立思想的評論,使得中國的媒體看似很豐富多彩,發行量很大,其實都是垃圾而已,都是為了掙錢而已。

西方的媒體都是為了滿足讀者、受眾的需求。而中國的媒體是為了滿足領導的要求、滿足自我陶醉、自我欣賞為目的,根本很少考慮讀者、受眾的需求。

網際網路來臨之前,新華社的通稿佔滿所有黨報(包括全國性、省級、地市級、縣區市級報紙)的頭版頭條,看似風光的很,其實就是一種文字圖片的垃圾,專制體制的媒體只能是黨的喉舌,專制的吹鼓手,領導的大喇叭,謊言連篇,竭盡吹牛恭維之能事,無恥地欺騙讀者、受眾,步調高度一致,其實也不敢有二致,更不用說是三致。

有了網際網路,我們看見中國這種官方新聞通稿佔據各大網站的頭條根本就沒變,只是換了一個標題而已,正文內容完全一樣,所以說中國媒體很無恥,很奴才化,並且以自己奴才化為榮,身為奴才,都不知自己是身在何處,卑恭屈膝,討好領導,討好上級,討好獨裁者;以層層舔菊為樂,毫無批判,毫無公平,毫無公正,毫無客觀,毫無良心。因為既然是奴才,拿的是黨發給的俸祿,就要為黨說好話,說假話,說甜蜜蜜的話,為此而不怕膩味,不怕噁心,不怕無恥,冠冕堂皇,無所不用其極。

而我們看見西方媒體,每一家媒體都有自己獨立的聲音,獨特的欄目,獨立的評論,獨創的版面編輯模式。可以說是豐富多彩,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對於新聞真相的追問,對於新聞的生命,對於媒體的精神,都用新聞本身來體現、來開展、來表現,用圖文、用創意欄目、用視頻來重現,以還原新聞發生、發展的內在規律,使得新聞人或說媒體人在新聞事件中的責任感、責任心、正義感、公正立場獨立彰顯。

多年來,我們看見西方文字、攝影記者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搶新聞,他們用自己的生命在捍衛新聞的真實,用自己的熱愛在報導真相,揭露新聞事件背後所體現出的複雜的人際關係、社會關係、體制因素、意識形態的價值觀,西方的新聞我們看去都覺得豐滿。

而中國的媒體所報導的讓我們雲裡霧裡,看不見真相,看不見前因後果,只有半途嘎然而止,更不可能有追問,有穿透力的分析、評論。中國的媒體人習慣了說好話,習慣了說謊話,習慣了說違心的話,習慣了說奴才吹捧主子的漂亮話。

在此,我們感謝西方媒體帶給我們的客觀、公正的新聞真相,比如89-64事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件,特別是去年以來的新公民運動事件,今年3月建三江非法監獄殘酷迫害律師和公民事件、昆明和新疆的恐怖事件,溫州及浙江各地教堂被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過去的911事件、奧運會、世界盃、各種國際突發軍事衝突等,特別是中國發生的重大新聞事件,我們感謝西方媒體讓我們聽到了不同的聲音,讓我們感受到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價值觀,感受到普通人的正義感,感受到民主自由的、獨立的聲音和新聞的穿透力,感謝西方媒體人給我們展現了新聞記者的責任感、使命感、職業精神、職業道德、職業良知,感謝西方媒體讓我們看見了媒體人的敬業精神、獨立思考的能力、獨立理解分析能力、獨立追問和獨立批判能力。
   
希望加大報導中國
   
我們希望國際媒體要加大對中國新聞事件方方面面的報導力度,這也是國際社會對中國邪惡黨的監督,對中國暴政的監督!希望國際媒體增加對中國新聞事件的稿件量,多為中國的弱勢群體呼籲,多為中國的百姓呼籲,多為中國的民主人士、民運人士、訪民、網民、公民呼籲,加大曝光中國貪腐官員力度,多報導中國官員腐敗的真相,多報導中國百姓貧困苦難的現狀,多報導中國人權遭受侵犯,有法不依,把《憲法》《物權法》等作為擺設,踐踏司法的公正性,貪贓枉法的現象比比皆是。

中國狗匪到處充滿暴力「執法」,即使律師也不例外地遭受暴力毆打,前不久的建三江農墾局以一個企業的身份私設公安局及監獄、檢察院、法院等,暴力毆打律師致24根肋骨斷掉,就是暴力暴政的例證。

我們希望國際外媒加大曝光中國官員在國外的財產情況,加大曝光中國官員的裸官、移民情況,曝光他們在各國的豪宅別墅,奢侈腐化的生活等等,就會加快專制獨裁體制的滅亡和大崩潰。你們的報導會使中國流氓政府膽戰心驚,他們很害怕國際上知道他們的無惡不作,侵犯人權,他們擔心國際媒體曝光他們的家醜。所以,國際媒體的報導就是對我們中國異議人士的最大支持和激勵,也是當下對他們的有力和有效的監督。我們非常感激你們!相信我們一起努力,獨裁惡棍政府崩潰是一定的,中國的民主憲政時代一定會到來的,這是任何流氓惡棍的獨裁者都無法阻擋的歷史潮流。

當前中國很多外媒的記者先後被刑拘。這表明中國暴政加大對外媒的震懾,對國際媒體記者的打壓。中國政府已經人心惶惶,驚若寒蟬。在此,我也提醒友好的國際媒體在中國的記者朋友,要千萬注意個人在中國的人身安全,祝大家在中國的工作順利!身體健康!一切平安!

(有刪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亮均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