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程曉農揭秘兩會演出內幕:精心組織 連環監控(圖)

——程曉農:中國兩會是政府在演出

2014-03-18 20:21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3月18日訊】法廣/程曉農:中國兩會確實是政府一場演出,而且政府精心組織,精心準備。每次全國人大代表到北京開會之前,都會事先召集全體黨員代表開一次全體會議,叫做黨員代表會議,任務是佈置這次開會的中心工作,然後要求各級代表,共同開好這次大會。我們的任務是會議期間對全體代表嚴密監控,掌握他們的動向和私下言論,聽他們的怪話,牢騷話。如果那個代表私下裡講了壞話,被聽見了,我們要上報。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程曉農(網路圖片)

每年三月中國召開人們代表大會和政協「兩會」,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外界也越來越關注中國的「兩會」,更何況這也是習近平領導班子上任以來第一次召開「兩會」,因此更讓外界關注在十八大以來的中國政治的走向,請聽法廣對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程曉農的採訪。

法廣:中國一年一度召開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期間,有3千多名人大代表和2千多名政協委員雲集北京,在8天半的時間裏進行報告討論,中國召開「兩會」越來越引起外界關注的同時,普通中國老百姓卻認為「兩會」代表官氣和商氣十足與自己無關,您怎麼看這種脫節現象?

程曉農:中國兩會確實是政府一場演出,而且政府精心組織,精心準備。每次全國人大代表到北京開會之前,都會事先召集全體黨員代表開一次全體會議,叫做黨員代表會議,任務是佈置這次開會的中心工作,然後要求各級代表,共同開好這次大會。熟悉中國情況的聽眾都知道,所謂開好大會就是不要出差錯,演出要善始善終,順利完成,是黨的一個任務。的確,這與老百姓沒有多大關係,因為這些代表誰在那裡當選,老百姓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票,老百姓也不知道,代表不認識自己的選民,選民不知道自己的代表,而且很多代表到會場上第一件事情是感謝組織上對自己的信任,把自己選拔來開這樣的會議。幾十年來都有這種情況,樸實的代表感謝黨,他們只與黨有關係,和老百姓沒關係,他們是黨的代表,不是人們的代表。

法廣:您認為,中國為什麼還要召開這種走形式的兩會呢?

程曉農:從政治制度來講,全國人大在政治制度上只是橡皮圖章。但是,在中國的憲法裡不能夠說黨是最高權力機關,這是為了讓共產黨的政權顯得有一點憲法的色彩。中國憲法規定有一個最高機關,這不能是黨的總書記,不能是黨的總理,不然就是獨裁了,因此需要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了讓這個政治制度的表面有合法性,好看一點,因此就設了一個這樣的制度。當然,還有另外的功能,如立法的活動,必須要有人代會通過,把一些法律條款賦予合法性,人代會的功能讓制度合法化。因此,每年必須召開人代會,完成一些程序,比如說總理的工作報告,要審議一下,儘管代表們在會場裡用的詞不是審議而是學習,代表們學習總理的報告,然後投票批准。只有中國有這個制度,學習之後,代表們有權再批准。

法廣:此次「兩會」這也是18大後,中國新上任領導班子在十八大後的第一次召開「兩會」,也有人期望有新氣象,中國總理李克強週三(5日)做了首份政府工作報告,您覺得有什麼看點嗎?

程曉農:今年人代會是歷次人代會比較不重要的一次,或者從此變得不重要了,原因是以前,中國沒有中共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經濟改革基本上是國務院的職責,國務院主管中國經濟改革這項工作,國務院上面沒有正式編製機關來管理國務院。國務院只需要向人大常委會匯報工作,這在形式上和政治制度上是這樣規定的。但是,現在李克強的工作班子其實已經成為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下面執行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改革決策的一個工作班子,實際上是降格了。有關改革的各項重大措施,過去通過政府工作報告向外透露信息,現在這些信息由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通過他的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的身份來發表,所以,李克強現在只需要執行就行了。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果大家關心中國改革進展情況,其實不需要看李克強,聽習近平就可以了,因此,人代會審議政府工作報告裡的經濟改革就更成為形式了,因為,那是黨的職責,改革工作被黨一首包攬了,大權獨攬到習近平那裡去了。

另外,一般總理報告不談軍事問題,那是中央軍委的工作。但是,此次例外,李克強配合軍委主席習近平講政府要加強軍事準備工作,給人感覺如同備戰,不知道中國要幹什麼,但是,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到了這一點,當然人大代表沒有多說什麼。

法廣:中國今年軍費預算比去年增加超過12%,您認為這與中國未來軍事走向是否有關係?

程曉農:當然有關很大的關係,中國從習近平上任以來,與軍隊系統的將帥子弟關係密切,那些在軍隊系統裡大批的紅二代,這些人考不上大學,但是能順利地當上元帥,他們希望如何擴軍備戰,因為有了軍費,將軍們才有用武之地,因此習近平與他們在政治上有相當的共鳴,這些人非常支持習近平,這也是習近平的軍權比江澤民更加鞏固的原因之一,他取得了真正的支持。但是,這個支持是有條件的,需要幫助將領們實現遠大革命理想。一般老百姓無法瞭解的是,這些北京出生的紅二代將軍們是在毛澤東時代長大,他們接受了很多毛澤東解放全人類的想法,對於他們來說,在管理軍隊的期間,能夠讓他們去耀武揚威,他們會覺得這輩子活得值了。

法廣:中國民眾普遍關心的是中國經濟改革,反腐和霧霾環保問題,中共領導人如何回應?

程曉農:北京市長已經簽了軍令狀,如果5年不改善,提頭來見。不過,我認為現在的霧霾已經擴大到全國,已經不只是市長的問題了。中國的山區佔中國國土的約2/3,其餘地區是平原,現在霧霾已經擴散到平原地區的40%。在北京市霧霾最嚴重的時候,不僅北京,整個河北省範圍內,全部霧霾。因此現在不是市長的問題,現在省長也不行,現在需要總理來負責。

法廣:您曾經參加過參與人大代表會的全部過程,請您談談中國組織「兩會」的一些內幕?

程曉農:1985到1986年,我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的辦公廳,這個辦公廳設立了一個研究室,當時的主任是通縣的縣委書記,副主任是鄧小平的女兒鄧榕。我讀完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之後,去這個辦公室工作。之後,才知道這個研究室有特殊功能,就是「上匯」。

我就在1986年春天3月份人代會期間被派駐湖北代表團,參與過管理人代會的全部過程。我們上匯的工作是秘密監視所有與會者,我們有所有代表的履歷,我們負責上匯的人與代表住在一起,同吃,同住,同開會,同娛樂。當時不同省份的代表團是分開住,我們可以任意到團內的會議室出入。

我們的任務是會議期間對全體代表嚴密監控,掌握他們的動向和私下言論,聽他們的怪話,牢騷話。如果那個代表私下裡講了壞話,被聽見了,我們要上報。每晚11點,來自所有代表團的密報送到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當時負責匯總工作的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副主任鄧榕,她每天晚上整理各個省送來的報告,次日晨列印出發送政治局委員的簡報。

監控範圍包括還包括省長,副省長和省委書記。這種嚴密的監控制度保證每次大會成功開,不會出意外。因為中國高層不相信省長和省委書記能夠管理好代表,也不相信當選的代表處處說官話。

對於我,國家安全部同時派特務監控我,與我住同一個賓館的是國家安全部的特工,用光明日報記者偽造身份,我去那裡,他就去那裡,實現的是連環監控。這個制度從50年代一直延續到現在沒有變,這是每次開人代會的成功的前提。

来源:法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