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黃奇帆是「魚」,誰是「水」?(圖)

2014-03-10 21:52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黃奇帆完了 劉偉忽然高升
當年與薄熙來關係「如水得水」的黃奇帆(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4年03月10日訊】黃奇帆已是接近古來稀的人了,按說應當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但他完全不顧臉皮,昨天講的話今天就不認賬,而且還特別高調,所以,不斷出醜,因為他是重慶的市長,這種荒唐而拙笨的表演,既丟個人的臉,也打重慶地方官的嘴巴子,真的不知道上級為什麼還用他,他「不倒翁」的秘訣是什麼?這回,黃奇帆在今年「兩會」上,再次成熱點事件背後的焦點人物,其言行透露出一些新的信息。

據媒體報導,北京時間3月6日,重慶團開放時,重慶市長黃奇帆遭到記者最後的逼問,有人說,「當年您形容與薄熙來合作如魚得水,那現在您與孫政才書記的合作怎樣呢?」聞聽此言,現場一片笑聲,黃奇帆本人也一直笑著,卻並不作答。可見,這位近幾年在中國政治舞台上丟人現眼的官員,是「厚黑學」的大師。他的笑不是發自內心的,也不是自我解嘲的感情流露,而是陰險的奸笑。這笑與薄熙來虛偽的笑容如出一轍,都是掩蓋陰謀和罪惡的裝飾品。剝去他的畫皮,是一個正直的關心中國進步的書生的歷史使命。

當然,誰也不是神仙,沒有哪一個人不犯錯誤,但前提條件是,犯了錯誤,當事實已證明判斷失誤或導致不良後果時,應深刻反省並勇於道歉和懺悔。假如,黃市長是這樣回答的就不一樣:我錯了,當年因為對薄熙來認識不足,跟著他做了一些壞事,錯事,由於他專制和強勢,我不得不那麼說,現在,我感到很慚愧,我對不起人民。那麼,結果會如何呢?古人云,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我想,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會重新審視「不倒翁」黃奇帆,都會諒解這位中國的地方大員。

我清楚地記得2010年,同樣是在全國「兩會」上,黃奇帆是在3月4日晚間接受媒體集體採訪的。官媒報導說,這位已在重慶工作近9年、新近履新的市長表示,歷屆市委書記「打黑」都是一個目的,一個原則,一個推進方式。黃奇帆說,「打黑」有效維護了重慶的經濟秩序。重慶去年打黑破獲了十幾年來積累的500多個案件,對「無賴經濟」、「混混經濟」、「跑馬圈地」等情況進行了有效清理,對經濟發展的促進成效明顯,去年重慶到位投資資金增長額位列全國第一。當有記者問及他與薄熙來搭擋執掌中國最大直轄市的感受時,黃奇帆脫口而出「如魚得水」四個字,並表示「相處起來非常愉快,非常來勁。整個市委班子心齊氣順。」

這個小故事有兩個關鍵問題,一是黃市長對薄熙來及其政績的總體評價,究竟如何;二是黃奇帆與薄熙來個人的交情及工作上的關係,究竟怎樣?假如,黃市長當時沒說謊,那麼,就難於解釋他為什麼犯了滔天大罪卻可以繼續留用?假如在今年的兩會上他還堅持己見:我與薄熙來的確合作非常好,薄熙來工作有成績應當肯定,把他抓捕判刑是冤案,那麼,儘管我不同意黃奇帆的觀點,但我讚揚他的誠實的人品,認為他是一條漢子。

但是,可惜上面這兩條都沒有看到,展示在媒體及海內外人們面前的是重慶的霧雲和雲山霧罩後的一個陰謀家,一個嘴臉不斷變化的勢利小人。當薄熙來得勢時,他把自己稱為「魚」,把薄稱為「水」,他們一個「書記」,一個「市長」,合作得天衣無縫,如魚得水。其實,據筆者18年黨報記者工作的經驗,可以說,中國沒有一個地方的官員是鐵板一塊的。一般情況下,黨政兩把手都有矛盾,或深或淺而已,中共的制度設計就是叫他們內鬥,通過爭奪而互相制約和監督,雖然力度不大,但對領導他們的上級來說,很有實效,他們越鬥越好,越有利於發現問題,越有利於垂直領導。我判斷,薄熙來與黃奇帆也是有矛盾糾葛的,或許他一面對薄熙來好話說盡,一邊向中南海不斷地打「小報告」。這可能是他倖存下來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從他追隨薄熙來和周永康,不顧《國際法》,更不顧四川同僚的感受,帶著警車去鄰省抓捕王立軍一事看,他們合作得越好,中國人民就越遭殃;當張德江奉命去重慶接受薄熙來留下的「爛攤子」,面對被「黑打」的萬千冤民的挑戰時,他為了保住官位而痛哭流涕,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怎麼能做出這種可憐的事?究竟是哭於心中的悔恨,還是悲於大樹的折斷,或是抹了「辣椒水」,硬是擠出的「鱷魚」眼淚?誰也不知道,他反正奇蹟般地保住了「烏紗帽」。當孫政才履新山城,用「5個功能區」取代「5個重慶」時,黃奇帆又是跟著使勁鼓噪,既不致力於平反冤假錯案,又不進一步揭露薄熙來在重慶貪腐枉法的真面目,卻把侵佔和掠奪農民土地的罪行,當成政績而大肆宣傳,繼續鼓吹「地票生意」等騙人的把戲,其實,誰都知道,以「搶錢買官」而「唱紅打黑」的薄熙來,經過5年折騰,已經把重慶「唱」得國庫見底,財政入不敷出,「打」得經濟凋敝,民不聊生,總之,重慶已經破產。

更不可思議的是,黃奇帆不在「兩會」上提出有利於重慶發展的平反冤案的建議,卻標新立異地大講「財產轉移稅」的事。據新華網報導,黃奇帆7日上午在重慶代表團全團審查計畫報告和預算報告時建議,中國應該徵收資產轉移稅。據黃奇帆介紹,在美國和歐洲,如果公民把在一個國家賺的錢轉移到國外,就會交納一種資產轉移到國外的稅。黃奇帆說,現在中國有很多人到海外去從事投資等活動,這是正常的,其中有一部分是財產轉移,但中國沒有資產轉移方面的稅。「不管是外資還是內資,我們應該徵收資產轉移稅。」

我想,黃市長之所以提出「轉移稅」,是應對海外媒體有關他的批評而使出的障眼法,目的至少有兩個:一是他不認為「唱紅打黑」造成了移民潮和財產轉移潮,這是間接而巧妙地為薄熙來翻案,正如去年他建議人們看美國有關「黑社會」和「黑老大」的電影一樣。實際上,無數的案例已充分證明了重慶「打黑」造成了中國相當多的富豪「用腳投票」,遠離中國,或把家人,財產轉移海外;二是變相說明他的家人都留在國內,既沒有轉移財產,也沒移民,他不是「裸官」,而是「清官」,否則他不會提出這一方案。但黃奇帆的孩子在美國留學和他與薄熙來勾結一起受賄卻是事實。

在我看來,黃奇帆是一個典型的兩面派的官員,他首先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因為幹部體制所決定,他的權力是上級任命的,所以,他必須全力巴結領導,他的確是一條溜滑的「大魚」,「水」是所有的能幫助他升遷的「大官」,他必須在現有的政治體制下,活在官場的「魚缸」裡,他游刃有餘的秘訣是:誰有權誰就是「爹」和「爺」,他以前在上海任職,江澤民,吳邦國是他「爹」和「爺」,後來是薄熙來,再後來是張德江。現在是孫政才,總之,有奶就是娘,有用就是「爹」。至於「哭」和「笑」都是戲子的表演絕活。

所以,我推測,大公網去年12月18日之所以引述《星島日報》的報導說,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有消息傳出,重慶市長黃奇帆將擔任小組辦公室的專職主任。這可能是他當時用「潛規則」打通了關節,但遭到了更有權勢的官員的力阻,沒有如願。因為黃市長以前行賄受賄,拿出糖衣炮彈,就能百戰百勝,但現在習近平強力反腐,抓了一群「大老虎」,沒人敢收他的錢,黃奇帆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所以,才鬧出了笑話。試想,三中全會《公報》提出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它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這是多麼重要的一件大事啊。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擔任小組組長。俗話講,一朝天子一朝臣,習近平怎麼可能用這條狡猾的「魚」呢?不把它丟進秦城監獄的伙房燉湯就不錯了。

来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