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組圖)

2013-09-28 16: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西伯利亞虎(東北虎)是世界上最瀕危的稀有動物之一
西伯利亞虎(東北虎)是世界上最瀕危的稀有動物之一

【看中國2013年09月28日訊】據估計,現在野生西伯利亞虎(東北虎)的數量僅剩下350頭左右。不久前,BBC一個製片小組深入西伯利亞林海雪原拍攝報導。俄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專家介紹說,偷獵依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僅在2012年2月到2013年2月間,就有33頭東北虎被殺、或從野外消失。帕特里克·埃文斯跟隨動物保護人一起追蹤無依無靠的東北虎孤兒。

當時,我們在俄羅斯的遠東地區。一天,又聽到這樣一起所謂的「人虎衝突」事件。類似的悲劇好像越來越頻繁。

我的朋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追蹤人柯里亞·萊賓(Kolya Rybin)正在十萬火急地搜尋三隻野生虎崽的蹤跡。據報,虎崽「攻擊了一座軍營」!

其實,這些虎崽不過是餓極了出來覓食,吃掉軍營的一隻看門狗。虎崽餓到這個程度,原因可能是被虎媽拋棄了,但另外一種更大的可能性則是虎媽已經喪命在偷獵者的手下。

為了保護虎崽免遭吃槍子、或者被餓死的厄運,野生動物保護者必須盡快行動起來--和時間賽跑。

為了找到虎崽,我們一組人從符拉迪沃斯托克(又稱海參崴)驅車北行七個小時。沿途,冰凍的公路危機四伏、隨時威脅著安全;深夜,穿越暴風雪繼續趕路;偶爾,還要停下來,把車被困在大雪堆裡的倒霉蛋拖出來。

硬漢

柯里亞和弟弟薩沙一起從事追蹤東北虎的工作,哥倆已經有好幾十年的經驗了。薩沙留著大鬍子,臉上總是掛著笑;柯里亞則屬於那種沉默寡言的硬漢型。他好像總是在避免直接的目光接觸。

我想,和憤怒的野生動物面對面交鋒時,這個特點應該很有用。

穿越荊棘密佈、坑坑窪窪、白雪皚皚的西伯利亞大森林,柯里亞腳下生風,走路速度比任何人都要快。

西伯利亞虎(東北虎)是世界上最瀕危的稀有動物之一
3只11週大的東北虎崽

記得幾年前我第一次到俄羅斯來的時候,就曾經和柯里亞一起去追蹤東北虎。當時,我還自命不凡地想過,我肯定能跟得上你。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我的選擇只有兩個:一是小跑,二是被遠遠拉在後面,祈禱千萬不要碰上任何野生動物。

夜幕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我們抵達了一個非常小的定居點。落腳的地方是個微型小木屋。沒有自來水;廁所在外面,座兒都凍了;對了,我們還有一條凶猛的看門狗。

柯里亞和薩沙去醫院了。他們剛剛抓住第一頭虎崽。這頭雌性虎崽被命名為「布欣卡」,俄語的意思是「珠子」,說明布欣卡一雙大眼睛很有神。

布欣卡被擒的時候,鋒利如刀的牙齒咬傷了薩沙的大拇指。薩沙必須趕快去醫院打狂犬病防疫針。

我數了數,我們這個小組一行總共11人,木屋裡只有一張牀,柯里亞和薩沙已經合用了。睡覺時,所有其他人在地板上鋪開了睡袋。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走進了林海雪原。柯里亞和薩沙在前面帶路,我們在後面緊緊跟著,沿著老虎留下的蹤跡一路追過去。

雪地上,有兩對兒新的足印。不過沒多遠,足印分家了,迫使我們只能追蹤其中之一。但是,這個小傢伙肯定比柯里亞走路速度還要快,我們根本跟不上。

怒吼

轉天,我們套好拖車,把布欣卡裝進籠子。這還是我第一次與西伯利亞虎崽面對面。令人吃驚的是,布欣卡個頭很小、看上去非常脆弱,一雙眼睛在籠子後閃閃放光。

突然,布欣卡一聲咆哮,撕破沉寂的空氣,所有在場的人立刻鴉雀無聲。這樣的聲音,我今生恐怕很難忘卻:東北虎的怒吼。

我和布欣卡一同返回西伯利亞虎康復中心。幾天後,布欣卡餓得皮包骨頭的那兩個弟弟也來到這裡和她團聚。

柯里亞、薩沙以及小組的其它成員總算在悲劇發生之前找到了虎崽。

這三頭虎崽很有可能獲得第二個機會。如果可以教會他們獵食,今後很有可能被放回野外。

不幸的是,並不是所有的東北虎孤兒命都這麼大。我們在俄羅斯度過的這個冬天,其間總共還聽說過其他六起「人虎衝突」案。其中只有兩隻老虎倖免一死。

套用俄國人愛說的一個詞,還有多少老虎「被大雪埋葬」了,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找到答案。

原標題:記者來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