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發帖被刑拘引發的蝴蝶效應(圖)

2013-09-23 07:5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初三學生微博質疑命案被刑拘」 成為第一起根據「500次轉發」而被懲處的案例。(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3年09月23日訊】北京時間9月22日,萬眾矚目的甘肅省張家川「初三學生微博質疑命案被刑拘」一事發生戲劇性轉折,甘肅省公安廳宣布,被刑事拘留的當事人楊某,改為行政拘留7日。由於拘留期間已經屆滿,因此當事人23日凌晨即被釋放。

甘肅省公安廳為這種決定提供的理由是,經甘肅警方聯合工作組對張家川縣楊某涉嫌尋釁滋事案調查核實,鑒於楊某系未成年人以及歸案後的悔罪表現,決定撤銷刑事案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對其行政拘留7日。

事件經過

甘肅省天水市張家川縣公安局9月18日晚間對外公布稱, 9月12日該縣一名男子從樓上墜下死亡,事發後有人利用網路平臺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公安機關對此進行治安處罰,其中行政拘留一人,罰款五人,並對「情節嚴重,發帖轉載500次以上的一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這名性質最嚴重的犯罪嫌疑人,卻是被處罰的六人中身份最特殊的一位——16歲的初三學生楊某。因為質疑這起高空墜亡事件另有隱情,楊某在9月14日中午發微博,稱9•12命案發生後警方不作為,且多次與群眾發生爭執、甚至毆打死者家屬。當晚,他再發微博,稱警方強行拘留死者家屬,與群眾發生衝突。9月15日晚,楊某又發微博稱,案發地「鑽石國際KTV」的法人代表是當地法院「副院長蘇建」。

「初三學生微博質疑命案被刑拘」 的消息傳出後,輿論嘩然,在嚴打網路「謠言」和最高法院新司法解釋出臺的背景下,這成為第一起根據「500次轉發」而被懲處的案例。不過公眾很快發現一個明顯的漏洞,在司法解釋中,「500次轉發」是誹謗罪的入罪條件,而張家川公安卻張冠李戴,用在尋釁滋事罪之上,而後者標準是「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

即便在「500次」這個標準上,也存在很多疑點。根據《京華時報》記者統計,由於楊某鏈接至QQ空間「說說」的帖子均被刪除,無法得知其帖子總轉發次數,但該報記者所見的三條與案件相關的微博轉發量均未超過500次。

蝴蝶效應

儘管張家川公安機關發現了自己的疏漏,併進行了改正,事後不再提及「500次轉發」,而上級單位甘肅省司法廳也寧願息事寧人,以刑事拘留改成行政拘留告終。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而網路上圍繞這一定性仍然存有爭議,楊某父親和微博上的多數聲音堅持認為,刑事拘留固然荒謬,行政拘留也不能接受,因為當事人是在行使自己的言論權利,即使和事實真相有一定距離,也不構成違法。

更有觀察者發現,這次初三學生被刑拘事件和此前的吳虹飛事件有驚人相似。和微博上興高采烈慶功言論相反,學者王曉漁發出了不同聲音:這「談不上什麼網民的勝利,不但沒有勝利,幾乎一敗塗地。言論問題,從吳虹飛開始逐漸成為一種模式,先是刑拘,沒有網友關注,嚴打到底;舉國關注,考慮「悔罪表現」,改為行政拘留。這種「退兩步,進一步」,不是進步,只是更高超的退步。」

儘管對行政拘留的正當性仍然存疑,但「500次轉發」標準被誤用並遭到失敗的結局,還是構成了對新司法解釋公信力的一個打擊,也給此前因為「打擊網路謠言」和「敲打大V」而情緒低迷的微博輿論打了一陣強心劑。專欄作家徐達內在媒體觀察札記《少年說》中點明瞭這層背景:「放眼望去,那些活躍的自由派意見領袖像是傾巢出動,要為這位少年討個公道,認定張家川官方所為是打擊網路謠言行動擴大化的最有力證據——經歷了薛蠻子、王功權乃至花總的系列風波後,這些知識份子太需要一個可以宣泄情感的出口了。」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有評論總結這件事是「對大大(習近平)負責,從娃娃抓起」。而張家川當地公安因為過分熱心地「從娃娃抓起」,反而因此惹火燒身。繼「初三學生發微博被刑拘」之後後,這個國家級貧困縣耗巨資修建的行政中心大樓被曝光,政府機關的富麗堂皇和下鄉調研反映出的窮困破敗形成了鮮明反差,而縣公安局長此前向上級行賄五萬元的舊文也被再度提及。

著名網友「假裝在紐約」一針見血地指出,在張家川這個國家級貧困縣,「政府大樓氣派挺拔堪比白宮,縣政府會議室富麗堂皇如人民大會堂,縣長縣委書記端坐其中氣宇軒昂如同皇帝,鄉鎮官員肥頭大耳油光滿面如同土豪,公安局長被證實行賄卻繼續位居高位……一個孩子卻因為發了幾個帖子而被治罪。張家川縣,其實正是這個國家的縮影。」

在鋪天蓋地的「張家川事件」評論中,當局甚至已經很難精確控制話題的走向。在新司法解釋成為當仁不讓的矛頭之後,更有評論警告,目前勞教制度逐漸退出歷史舞臺,但一些地方的勞教慣性很容易通過新司法解釋而借屍還魂。

更有甚者,在大V潘石屹憨厚的話語下,張家川一個少年被刑拘,也揭開了這個國家最血淋淋的歷史舊賬。他提到「曾經有一段時期,張家川與清水合為一個縣。我父親是在清水錯劃右派的。一些右派送夾邊溝了,大部分整死了。父親很幸運,送回老家了。」拜學者楊顯惠《夾邊溝紀事》一書所賜,今天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瞭解夾邊溝這場慘劇的歷史。這也提醒人們,從慘絕人寰的夾邊溝農場,到今天的初中生發帖被刑拘,中間的距離也並不如想像的那樣大。

這種「蝴蝶效應」,恐怕是當初張家川公安部門一拍腦門做決定時始料未及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