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富二代殺妻案 死者生前日記曝光(組圖)

2013-09-22 08:01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南京富二代殺妻案即將開審 死者生前日記曝光

【看中國2013年09月22日訊】2013年4月25日凌晨,南京西堤國際小區,24歲的吉某與90後妻子小祁發生激烈爭吵,吉某揮刀砍向妻子,小祁身中數十刀,最終搶救無效死亡,留下了出生僅100多天的寳寳。這起命案迅速引發了社會關注,圍繞這對小夫妻之間的各種說法在網上廣泛流傳。目前,涉嫌殺妻的吉某仍羈押在看守所,而對他涉嫌故意殺人的指控,因涉及當事人隱私,近期將在南京中院不公開審理。

近日,記者獨家採訪了當事雙方家人,還原這對小夫妻倆從相識到相愛,到後來發生家庭血案的愛恨情仇。通過梳理髮現,在這對小夫妻將近一年婚姻生活中,從一開始就波折不斷。結婚前男方試圖逃避婚姻,婚後對妻子生活作風的猜忌……夫妻之間不信任帶來的裂痕不斷擴大,最終引發了家庭慘劇。

最新進展

殺妻案移交法院

將不公開審理

近日,記者獲悉,南京建鄴區富二代吉某涉嫌故意殺死妻子一案,目前已移交到南京市中院。中院刑庭將開審此案。案件中涉及到此前雙方均未對外公布的一些隱私,所以吉某向法庭提出了不公開審理。法院經過調查後,已初步同意了吉某的申請。

而目前吉某在看守所裡,多次配合警方和檢方的調查,並寫下了悔過書。對自己所犯的罪行,他供認不諱,並多次向辦案人員表達對妻子家人的歉意,並表示法院該怎麼判,就怎麼判,他會服從法院的判決。

雖然在看守所已好幾個月,據會見過吉某的人介紹,除了配合調查和表示悔意外,他多次提到還不滿週歲的女兒。

小夫妻的愛恨情仇

[相識相愛]

酒吧聚會相遇,兩個年輕人走到一起

近日,記者見到了剛帶著外孫女從北方避暑回南京的小祁父母。通過跟他們的交流,以及從吉某父親那邊獲得的消息,記者大致梳理出了兩人從相識到相愛的過程。

小祁和吉某是偶然認識的。當時,小祁在北京郵電大學讀書。大一時,有一次她回南京,跟幾個朋友相約到酒吧聚會。而那次聚會,吉某也參加了,因為他是小祁朋友的朋友。這是兩個年輕人的第一次相遇。那次聚會後,吉某留了小祁的電話號碼。

「他們是2011年開始談的,當時我還問女兒對方的情況,女兒說男方家是做生意的。我家是普普通通的工薪家庭,我並不願意女兒找生意人。」小祁母親說,不過女兒告訴她,吉某的父母待人很好,而且吉某對她也很好。

[磕磕碰碰]

戀愛期間矛盾已現,小祁曾被迫割腕

2012年大年三十晚上,吉某第一次來到祁家,這是吉某與小祁父母的第一次見面。「當時感覺他挺老實的,有點內向,不太愛說話,你問一句他答一句。」小祁母親說,女兒也到了可以談戀愛的年齡,既然女兒與吉某合得來,就讓兩個年輕人處處看吧。

其實,在小祁與吉某戀愛期間,就已經出現了矛盾。

去年3月底的一天,小祁回到家,母親看她神色不對,手臂上還有10多道劃傷。「女兒當時穿著長袖,不想讓別人看到。」小祁母親說,追問之下他們才知道,是吉某懷疑女兒生活不檢點,並摔碎了碗,逼著女兒割腕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發生這件事後,小祁父母堅決不同意女兒與吉某來往。但後來吉某父母親自賠禮道歉,並再三請求祁家人原諒。

雖然兩人相處後,矛盾不斷,而吉某還曾經出手打過小祁。可後來在吉某家長的批評教育下,吉某又向小祁認錯,雙方很快和好。「兩個人年紀都不大,還是孩子,每次鬧彆扭了,我都是死死地壓著兒子。」吉某的父親稱,自從兒子把小祁帶回家後,家人都很喜歡她,一直把她當女兒。

背著父母領證結婚,10輛奔馳當婚車

「去年5月8日,他們兩個偷偷領了結婚證,雙方父母都不知道。我是接到他媽的電話,才知道這件事的。」小祁母親說,當時她感覺很突然,立即打電話給女兒,女兒承認了,並說因為擔心長輩不同意才偷偷登記的。「媽媽,你祝福我吧,我們兩個在一起挺好的。」事已至此,雙方家人只能接受了。

當年7月26日,小祁與吉某舉行了盛大的婚禮,「當時他家開了10輛奔馳組成的車隊接我家女兒,其實我們是不想講個排場,最主要是小夫妻倆過好日子就行。」小祁母親說,他們希望吉某與小祁能幸福地走下去。

去年5月13日,小祁母親發現女兒有懷孕症狀,經醫院檢查,確認小祁懷孕。「當時我要帶女兒打掉的,因為她還在上學呢。」小祁母親說,後來有親戚提醒應該將這件事通知吉家。吉某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高興,堅決要這個孩子。後來,雙方家長商量後決定要這個孩子,並盡快籌辦婚禮。

吉某在婚禮即將舉行前,還曾離家出走過三天。其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後來,在父母的勸說下,吉某回到家裡,婚禮才得以正常舉辦。

[猜疑埋禍根]

吉某曾懷疑孩子身份,案發後鑑定為親生

今年1月4日,小祁生下了女兒。而這個孩子在娘胎中就遇到了坎坷。據吉某家人介紹,去年8月份,也就是小祁懷孕3個多月時,吉某聽到關於妻子的一些風言風語,懷疑小祁肚子裡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去年8月4日,吉某突然來到岳母家,指責小祁對自己不忠,並提出要做親子鑑定。「當時我就表態,可以做親子鑑定,還我女兒一個清白。」出了這種事,祁家人氣憤之餘,仍覺得需要給吉家一個交代,並約了吉某父母見面,提出做親子鑑定,並到醫院交了相關費用。

南京富二代殺妻案即將開審 死者生前日記曝光

當時吉某父母堅決不肯做親子鑑定,擔心傷害到寳寳。同時,吉家也說相信小祁不會做這種事。但祁家人堅決要做親子鑑定,後來通知吉某到醫院抽血。可約好的抽血時間到了,他卻跑了,這件事後來就不了了之。直到凶案發生後,警方做了親子鑑定,證實孩子確是吉某親生女兒。

曾提出離婚並分居,寳寳百日宴後又和好

小祁母親告訴記者,今年4月7日,她到吉家,看到女兒心情不好,眼淚汪汪的。「女兒跟我講,她實在受不了,要跟他離婚。」小祁母親說,女兒說,前一天,吉某又對她動了手,拽著她的頭髮把她拖到地上,還用腳踩她的手。當時,小祁母親氣得把女兒帶回了自己家,並支持女兒離婚。「4月7日女兒回家,第二天我就把我家一套房子掛到中介。我想賣掉房子,足夠女兒開個美甲店。」

如果小兩口離婚,也許就不會發生半個多月後的悲劇。但到了4月13日,寳寳要過百日,由於雙方家人都事先請了親友,顧及面子,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參加了宴席。當晚,小祁送幾個朋友,她母親先回家了。

後來小祁打電話給媽媽說她回自己家了。後來祁家才知道,女兒禁不住吉某的勸說留了下來,第二天,小祁隨著婆婆一起到吉家的店面上班,直到事發前一天。

[酒後釀悲劇]

聽傳言

酒後失去理智

三把刀要妻命

4月25日晚上,小祁從吉家店面下班後,就跟著公婆一起回到了西堤國際小區13樓住處。而吉某則是第二天清晨6點多才回家,慘劇隨著他到家而發生。

根據後來的調查顯示,當晚吉某先是跟幾個朋友吃晚飯,喝了一點酒後,就到了KTV唱歌。在唱歌時,他和朋友一起喝了很多啤酒。其間,有朋友說了一些他妻子小祁生活作風方面的問題。在這些傳言的刺激下,吉某在KTV喝了七八瓶啤酒,直到凌晨3點多才離開。

後來,大家又一起到秦淮區堂子街大排檔吃燒烤,期間吉某的朋友又提到了小祁生活作風方面的事。而吉某在這些傳言的刺激下,心裏早就火冒三丈,但他強壓怒火,喝酒就成了他解愁唯一途徑。又是幾瓶啤酒下肚後,他回到家裡已是清晨6點左右。

吉家的房子是上下兩層的,他父母帶著寳寳住在上面一層,而他們小夫妻倆住在下面。一路上,朋友的傳言纏繞在吉某心頭,到家後,他一定要找妻子問個明白。進入臥室前,他到廚房拿了一把菜刀,藏在了身後。

進臥室後,小祁躺在床上玩手機,她在等待丈夫的歸來。從後來警方調查顯示,吉某進屋後,小祁問他到哪裡玩了,怎麼這麼晚才回家。而吉某回應幾句後,就提出了小祁生活作風方面的問題,同時把菜刀抵到了她脖子上。而吉某後來自稱,爭吵中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就揮刀砍了小祁。而小夫妻倆在房間的動靜,驚醒了樓上的父母。吉某的父母下來,發現房門打不開後,想辦法破開了房門。吉某母親抱起了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兒媳,並幾次阻止兒子繼續砍人,直到他把刀扔掉。

而吉某的父親則向附近鄰居求助,並報警。後來,樓上的寳寳開始哭鬧,他到樓上去哄寳寳去了。而此時,吉某趁母親外出求救,父親上樓後,又從廚房拿了兩把水果刀,關了臥室門後,繼續傷害小祁。直到後來警方把他帶走。

多說一句

他們已然符合法律上的結婚年齡,但是他們的心智顯然還不夠成熟,他們並不懂得如何經營愛情和婚姻,也許當初的結合就是錯誤的。如果,家人可以早一點發現那本日記,早一點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加以引導和勸解,悲劇或許可以避免。但是現實中沒有那麼多如果,現在兩家人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他們的孩子,盡量不要讓這起悲劇影響到孩子的成長,畢竟孩子是最不幸和最無辜的。

如果能早點發現她的日記本……

傷心的父母

小祁母親:

至今無法接受女兒離開的現實

「直到現在,有時我覺得女兒並沒有‘走’,她仍然活著。」小祁母親哽嚥著說,雖然事情已經發生4個多月了,但面對女兒慘死,她每天度日如年。「我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每天想的都是女兒。」小祁父親嘆了一口氣。

由於女兒被害的事影響太大,小祁父母承受不了別人異樣的目光,不得不暫時離家,借住到親戚家中。

小祁父親告訴記者,凶案發生後,網上出現了很多消息,有人講小祁拜金,看中了吉家的錢財。事實並不是這樣。

對於網上針對小祁的非議,小祁父母稱都不是事實。而對小祁曾在網上炫耀一些吉某送給他的名包等,她父親稱,因為她的一些朋友知道她婚姻不幸福。她好面子,就在網上秀這些恩愛,希望大家認為他們過得很幸福。

吉某父親:

兒媳住的房間至今沒動

祁家人日子不好過,吉某父母同樣倍受煎熬。吉某父親是一家不鏽鋼企業的老闆,平時工作很忙,應酬也很多。

「我兒子做了大逆不道的事,自從出事後,我不敢外出應酬了,因為我怕別人談起子女。如果別人問起兒子的事,我能怎麼說?」他說,祁家人失去了女兒,做父母的無法接受,其實他和妻子也是每天都很難過。

「小祁嫁到我家後,我們是把她當親生女兒對待的,發生這種事,我們也不好受。」他說,自從出事後,小祁住的房間便沒有動過,「我老婆不讓動,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會覺得小祁一直沒有離開我們。」

遲來的發現

曾經的甜蜜背後一本含淚日記

丈夫家境殷實,妻子年輕漂亮,女兒健康可愛。在外人眼中,小祁與吉某無疑是幸福的。可誰能想到,在這背後有諸多的傷心和不如意。「事情發生後,她的房間裡留下了一本日記。你們可以看看。」小祁父親拿了一沓複印件,記者摘錄了幾則日記。

●「記錄下每天的行程,減少不必要的矛盾。2012.8.14」,「心情每天都不好,每天都在煩。不煩別的,只是煩別人為什麼都過得那麼快樂,我一點卻不開心,沒有幸福的感覺。最喜歡的就是現在的這會兒時間,一個人安逸地躺在床上,聽著音樂,定下心,想想以後,越來越好,女兒能在一個完整的家庭長大。」

●「越來越沒有意思了,全部都是謊言,習慣了欺騙,何苦要在意。早知他是這樣的人,何苦跟自己過不去呢!心都沒有知覺了,痛是什麼都不知道了。為一個不懂你、不會心疼你的人傷心難過……早就不期望變好,早已不是初衷的愛。別傻了,你的付出是永遠得不到回報的!」

「還有幾頁紙是她婆婆寫的。」小祁父親說。記者在日記中看到了以下文字——

●「你的煩惱,為什麼不跟我們講。每次問你,你都報喜不報憂,你都說好。丫頭,都怪我,太縱容你們啦,縱容這個呆子,害了你們。」

今後的日子

案發後,小夫妻倆那剛滿100多天的寳寳一直在吉家生活,平時由吉某的母親和奶奶照顧。而小祁的母親也經常去看望寳寳。後來,小祁的母親因生病入院治療,就沒精力再去照看寳寳了。

在吉家照顧寳寳期間,他們也經常把寳寳帶給小祁的父母看。「我兒子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我們無法彌補給小祁家人帶來的傷痛,但寳寳是無辜的,我們大家一起給寳寳創造一個好的成長環境。」而小祁的父母的想法也跟吉家一樣,寳寳的成長最重要。

今年8月4日,小祁的母親身體康復後,徵得吉某家人同意,就把寳寳帶回家照顧幾天。8月6日那天,吉某的父母原來是打算去接寳寳回來的。後來得知,小祁的父母把寳寳帶到了北方避暑要近一個月時間。小祁的父母稱,當天買票太倉促,所以臨走前才通知了吉家。目前,寳寳仍由小祁父母照顧,吉某的父親稱,不管親家怎麼想,在他看來,兩家人還是一家人。通過與雙方父母接觸,記者發現,目前寳寳是讓兩家人得以平靜相處的紐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