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秘 可怕的朝鮮大飢荒(圖)

2013-09-19 11:10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可怕的朝鮮大飢荒
朝鮮大飢荒不斷,畫餅充飢的宣傳畫。

【看中國2013年09月19日訊】2001年4月我去日本出差時在日本書店看到了剛剛出版的日文版黃長燁回憶錄,便馬上買下,該書由日本著名的文藝春秋出版社於2001年4月10日出版。書名叫《向金正日宣戰書:黃長燁回憶錄》,回來後翻了幾頁便放下了,這一放就是7年。今年5月10日-13日去朝鮮旅遊回來後重新勾起了我讀書的慾望,這幾天正在讀。

提起黃長燁可能30歲以下的人沒有任何印象,實際上他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1997年2月12日上午,正在中國訪問的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局書記黃長燁和他的助手金德弘二人逃入北京的韓國大使館,申請政治避難。經多方協商,最後黃長燁經第三國去韓國,3月18日黃長燁離開北京去了菲律賓,一個月後來到了韓國。下面是黃長燁的簡歷:

黃長燁,1923年生於朝鮮平安南道,曾在日本中央大學就讀,1949年去莫斯科綜合大學留學。很快成為朝鮮的理論專家,1965年,年僅42歲就被金日成任命為金日成綜合大學總長。1972-1983年連任三屆最高人們會議議長(相當於我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現擔任該職務的是金永南),1980年起擔任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局書記,主管意識形態工作,是「主體思想」的主要執筆者(黃在自傳中稱自己是主體思想的創立者)。是朝鮮在金日成死後僅次於金正日的第二號人物。

逃亡到韓國後,他寫了自己的回憶錄,披露了大量北朝鮮的內幕,尤其他說到朝鮮從1995年開始的飢荒的慘狀,更是令人震驚。現我將日文版的該部分內容翻譯如下,譯文的內容在原書的349-352頁。我的譯文完全忠實於原文。

進入秋天(譯者注:指1996年秋天)國家經濟日趨惡化,人民陷入了苦難和不幸的悲慘處境。秘書們將彙集起來的1996年度的穀物產量綜合統計後只有210萬噸。這還沒有把因為夏天已經斷糧,提前收割並已經消費了的玉米的產量剔除出去。210萬噸的糧食連軍糧都不夠。

按此推算,到年底軍糧就要告罄,儘管農民手頭也沒有餘糧,仍規定每人必須無條件上繳3個月定量的糧食作為軍糧。連我們這些秘書們也都要到市場上去每人購買200公斤的糧食交給軍隊。

隨著糧荒的加劇人們大量餓死。即使在平壤稍微離開市中心的地方就可看到成群結隊的餓得只剩骨頭的人們背著背囊,為找糧食湧向郊外的黑市,黑壓壓把通往黑市的道路完全淹沒。山腳下到處是拔草的人,有水的地方捕撈貝類抓魚的人們絡繹不絕。

儘管如此,和外地比起來平壤仍是天堂。據到外地出差的同志們的講,每個火車站裡快餓死的孩子都是一片片的,在海邊挖貝類的人實在太多,近海一帶連幼貝都被挖光,到深處挖貝殼的人們一個大浪湧來,瞬間幾百人就被捲走淹死了。

家裡父母實在沒有東西給孩子們吃,把孩子趕出去要飯的事情比比皆是。我的三女兒家和我家離得很近,有一天她聽到有人敲門,出去一看是兩個幼小的兒童伸著烏黑的小手喊著「給我點飯吃吧」。女兒讓他們進來先洗乾淨手,問他們從哪來的。

「我的爸爸媽媽已經餓得在床上起不來了,他們讓我們倆自己去外面要飯活下去,我們是從南浦走著來的」(讀到這裡,我禁不住淚水長流譯者)

聽到女兒的這番話後,我趕緊讓金德弘去找負責向金正日匯報餓死者統計數的組織部的幹部,把詳細內容做了調查。

「據組織部的幹部講,95年包括黨員在內有50萬人餓死。96年到目前的11月中旬為止已經有100萬人餓死了。」

金德弘一邊告訴我這些,一邊咬牙切齒地說金正日是個不可饒恕的人。軍需工業部的擔當秘書也告訴過我類似的話,他說軍需工廠的工人約有五十萬,其中僅僅是技術水平最高像寳貝一樣的技術工人在95年就有2000人餓死。此外有半數以上的工人因飢餓沒法走到上班的地方,只能在家中躺著。

朝鮮的統治者把這種情況宣傳為是由於自然災害造成的,如果是自然災害的話為什麼工業陷入癱瘓狀態?我想這種曠古未聞的民生之苦正是領袖絕對主義的產物,金正日的個人獨裁把國家的生活毀滅到了這種程度。看到人民大批餓死的慘狀,我更加切實地體會到這種領袖絕對主義正是徹底的利己主義。

金正日對於百姓大批餓死,在寒冷中瑟瑟發抖的慘狀彷彿渾然不知,把精力都放在保存金日成遺體宮殿的裝潢上,毫不吝惜地把巨額資金和貴重材料投進去。而且不斷驅使已經被無休無止的痛苦和疲勞折磨得疲憊不堪的人民去為了宣揚金氏父子個人崇拜而興建的建築工地上勞作。粗略計算即使只把花費在保存金日成遺體的宮殿裝潢上的資金節約三分之一,就足夠購買200萬噸玉米。有了這200萬噸玉米馬上就可以把餓死人的糧食問題解決了。

1996年夏天發生的造草地運動可以如實地反映金正日如何對人民的生活毫不關心。

當時朝鮮駐瑞士大使報告說在瑞士人不給牛羊吃飼料只讓牛羊吃草就可以把牛羊養好。並提議學習這種經驗。

金正日指示秘書們按照駐瑞士大使的提議去開展工作。我覺得能說出這種笑掉大牙的話的駐瑞士大使根本不值一提,對那些高呼金正日的指示無比賢明的秘書們也覺得他們神經不正常。

當前的情況下我們理應發動人民在每一寸可耕種的土地上都種上哪怕一棵玉米。在糧食都沒有的情況下卻要開展什麼讓老百姓吃上肉的全民造草地運動,再想不出比這更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了。

這讓我不由想起法國王后說的沒麵包可以吃點心嘛,還有俄羅斯沙皇在聽到因飢荒有百姓餓死的報告後說的:「他們為什麼不吃蜂蜜?」

我無論如何也不贊成全民造草地運動,便提議先進行試點,積累了經驗後再全面推廣。但是其他的秘書們卻主張說這是偉大將軍的指示,應該馬上在每個道指導造草地運動。我沒有辦法只能接受利用我外交秘書的職位通過各國大使館要求提供草種子的任務。

以上是黃長燁回憶錄的譯文。在讀本書前,我是知道朝鮮發生了嚴重飢荒,出現了餓死人的情況。在朝鮮旅遊時導遊也講過這段歷史,他說在最嚴重的時候平壤市民每天的糧食定量是50克!也就是1兩。他也說到有很多人餓死了。可當我看到黃長燁的回憶錄的記載時,仍然被這恐怖的景象震驚壞了。在韓國黃長燁說在95-98年期間朝鮮餓死了350萬人。本書最後附有日文版譯者荻原遼對黃長燁採訪的記錄,內中詳細解釋了350萬的數字是如何來的。按黃長燁的身份,他說的數字應是十分可信的。350萬!僅僅是4年間。要知道朝鮮的人口只有2200萬人,350萬就是七分之一的人口啊!而這只是到1998年年底的數字。據朝鮮的導遊講朝鮮的飢荒從1995年一直持續到2000年前後。在20世紀末期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這麼多人被活活餓死!

在朝鮮把350萬人餓死的慘劇並不被稱為飢荒,而是套用當年金日成在中朝邊境打游擊時為躲避日軍追剿進行的所謂「艱難行軍」的典故,把飢荒稱作「艱難行軍時期」。我們國家同樣經歷過1960年的大飢荒,後來一直稱作:「三年自然災害」。這都是逃避責任的稱呼。是國家的恥辱!只是我國還有劉少奇敢於說「三年自然災害」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話。朝鮮呢?領導人民經受住了「艱難行軍時期’的考驗,無疑又成了這位21世紀的太陽金正日將軍的偉大功績了!夫復何言!

最後在給大家講講我在朝鮮看到的獨特的風景:

我在朝鮮沒見到過一條狗、一隻貓。

我在朝鮮見到的所有的牛都是骨瘦如柴,從未見過這麼瘦的牛。

朝鮮人都特別愛蹲著,到處都可以看到蹲在地上的人。就連身穿制服的警察也不管什麼警容警貌照樣蹲在地上。不知是不是艱難行軍時期養成的節省體力的好習慣。

在朝鮮我沒見到一個胖男人。

在朝鮮除了參觀彰德小學時看到和藹可親的女校長有些胖外,再未見到一個胖的女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