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求專業對口?中國高校畢業生求職難上難(圖)

2013-08-19 03:55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今年6月份,首都師範大學的畢業生排隊領取學位證書。(原文配圖)

【看中國2013年08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林雅麗編譯報導)據《洛杉磯時報》8月18日(週日)報導,23歲的李莎(音)剛獲得污水管理大學文憑,這個週六,她來到中國國際展覽中心的招聘會上找工作。

她所經過的招聘攤位,有的要為軟體神童招人,或是為川菜館聘請廚師。但即使是在這個空氣和水質出現驚人問題的國家,對於她這個專業剛剛畢業的大學生而言,卻沒有發現任何的職缺。

「我只是想找到一個與我所學專業相匹配的工作」,李莎說,每月低至2000元人民幣(330美元)的工資,她也可以接受。「但這樣的機會還是很少,在這一領域,要招女生就更難了。」

今年,中國有近700萬學生從高校畢業,創下最高記錄。而十年前為212萬大學畢業生。但中國的經濟正在放緩,已經導致了要求大專以上學歷的職位數字下降。現在,像李莎這樣的畢業生,很多人發現他們的專業訓練很難對口。

據估計,中國21歲至25歲的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達16%,是藍領工人的近4倍。教育部對500家企業的一份調查發現,僱主們已經在削減今年新的招聘職位,減幅約為15%。北京市教委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北京,大約有9.8萬個職位供22.9萬名新的畢業生。

「製造業仍然出現勞動力短缺。」位於香港的研究小組 - 中國勞工通訊的Geoffrey Crothall說。但是,在各大城市的許多大學畢業生最終在所在城市從事電話推銷或者房產銷售的低薪工作。他說,「往往這些工資低於在深圳工廠工人的工資。」

據國家統計局的計算,在2012年,中國高校畢業生的平均工資為每個月2800元人民幣(461美元),比外來民工每月2300元人民幣(381美元)的平均工資只高出約20%。

李莎三年前選擇了與環境相關的專業,因為她認為這在將來肯定能找到一份工作,或許是為一家公司做污染報告或監控設備。但她說,她所在的中國環境管理學院的同學中,只有10%在6月份畢業前通過到他們學校的招聘人員找到工作。

「在過去的五、六年中,創造的就業機會大多是在私營部門或合資企業,而國有企業沒有創造很多的就業機會」,人民大學經濟學教授趙忠(音)說,「但是,國有企業仍然可以得到優厚的待遇,如獲得貸款。」

清華大學經濟學家蔡繼明(音)說,中國的教育體制尚未適應市場的需求。「我們需要少一些純學術研究和理論研究,更多的實用培訓,職業培訓與大學教育相結合。」

與此同時,趙忠表示,當局必須建立小額貸款計畫,以鼓勵新的畢業生成為企業家。

23歲的王旭(音)在西安的陝西科技大學學習包裝設計。今年春季,他與在福建廈門的一家製造商簽訂了一個短期就業合同。

有些學校,為了提高其就業統計數字,要求學生在領取畢業證書前需要有就業合同。這導致了在網上售賣假合同。在淘寳網,花90元人民幣(15美元)就可以買到一個看上去是正式的文書,甚至還有電話服務,以便應付學校官員打去驗證該合同的有效性。

雖然王旭的工作是真實的,但是他很失望,廈門對他不是一個便利的地方,他每月的薪水是1500元人民幣(250美元),「我的家鄉在北京附近,回家的機票就得花2050元人民幣(333美元)」他說,所以他辭職了,這個週六來招聘會上找工作。

黯淡的前景已促使一些大學畢業生離開了自己的專業領域。中國的國營媒體紛紛報導了有文憑的大學畢業生從事保姆、女佣、按摩師、屠夫、麵條製造商、傢俱搬運工,甚至公共廁所的清潔工這樣的工作。

28歲的賴章平(音)於2009年畢業於華僑大學化學工程學士學位,但今年,他與兩個朋友在上海的街道上開了一個攤位賣烤豬蹄。

「在城市裡生存很艱難;通脹高,工資不夠花」,他說。「我想趁還年輕闖一闖。」

賴章平和他的朋友們選擇了賣豬蹄,因為不需要太多的啟動資金。他們每個月能有2萬到3萬元人民幣(3300美元到5000美元)的收入。他說,每個豬蹄賣7元人民幣(1.15美元)左右。他並不擔心人們問,為什麼一個大學畢業生會屈尊在人行道上賣豬蹄。

他說,「我不覺得有什麼恥辱,我是用我的辛勤工作賺錢」。

許多其他的畢業生和他們的父母仍然希望在國營企業或政府辦公室工作。

22歲的郭雅冉(音)與她的母親 - 51歲的會計師張繼平(音)在北京這個招聘會上轉。

當被問及想找什麼樣的工作時,剛拿到市場營銷學士學位的郭雅冉說,「我真的在期待點什麼」,並補充說,每月2000元人民幣(330美元)的工資她也樂於接受。

很快,她的母親打斷了她的話,「作為家長,我不期望我女兒的工資有多高,但我希望她能得到五大福利」。她指的是醫療、失業、退休、住房和其他社會保障津貼,國有部門通常配備這些福利。「另外,我不希望她要加班,沒有週末。」

「對年輕人私人公司有時會有更多的機會,但我還是希望我女兒能找個穩定點的」,她說。「作為家長,我希望我女兒留在北京,但我想,如果她發現其他一些地方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會阻攔她。」

郭插話道:「我不認為你會放我走。」

她說,因為自己仍然與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她並沒有強大的壓力一定要接受能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但我不打算等太久」,「因為在我後面,我知道下一個班也要畢業了。」

點擊看原文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