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沒有民主政治,權力就必然黑社會化

2013-07-19 21:27 作者:魯山老泉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7月19日訊】打開始我就糊塗,為什麼曾成傑死了之後我才知道這個人?曾成傑為什麼沒有吳英那時候的輿論鋪天蓋地?難道因為吳英是美女,曾成傑是醜男?假如曾成傑案也家喻戶曉,難道輿論就撈不出他?兩案同一個性質,前面的吳英不死,後面的曾成傑死了,這事放在火星上都沒法兒解釋!

是曾成傑的親屬和律師發不出消息,還是審判機關不發出消息?一審、二審、核准死刑,要有一個過程,再說時間跨度也不是一年兩年,連我這個「網蟲」都一無所知,更遑論不上網的普通百姓。即便「人民法院」和「祖國」(青哲木語)相互勾結捂著蓋著,封鎖消息,那網友的博客、微信哪兒去了?那些沒有喪盡良心的新聞記者哪兒去了?直到人給「做掉」才放出消息,即便有萬一翻案的可能,活人成骨灰,還能怎麼樣?

我堅信輿論能救出曾成傑。當處吳英,一隻腳已經踏入鬼門關,洶湧的民意還是幫她拔了出來;陳平福眼看也要身陷囹圄,也是網友們把他擋在了監獄的鐵門之外。而到了曾成傑這兒,愣是無人知曉!這樣的大案子,可以類比的案子,連劉志軍都可以不死,網友們、善良的人們怎麼不去打撈?怎能讓曾成傑不聲不響地死去?陰謀家們和土匪狗雜種也太容易得逞了!

柳傳志說經商莫談政治,汪洋說生意歸生意政治歸政治,說他們二百五呢,一個創造了財富神話,一個混進了政治局;說他們聰明呢,感覺那言論實在不著調。

「經商莫談政治」。上世紀五十年代公私合營那會兒你有沒有吃政治的虧?統購統銷、三面紅旗、小四清、文革,小商小販都取消了,更別說城市私人工商業,你的生意呢?這難道不是政治干的?即便政治支持的國營和集體,是誰把手腳捆得那麼死,連生產什麼、賣給誰、賣什麼價都做不了主?現在你柳傳志都「跨國」了,「聯想」遍佈全世界,你聯想聯想,如果沒有改革開放這個「政治」,你有今天嗎?如果打比方的話,說政治和經濟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不合適,說是夫妻也不合適,說後者是前者的兒子才恰當——沒有政治就沒有經濟;政治不文明經濟就不發達;政治不呵護,經濟就起不來。我不用世界的例子,新中國60年的波折和起伏就是很好的證明。

再說汪洋,「生意歸生意政治歸政治」夠好笑!美國是資本主義不?美國的資本家想賺錢不?那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能不能把武器賣給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能不能賣給希特勒和日本?如果生意不歸政治,那麼聯合國的一切經濟制裁都是多餘的,對敘利亞、朝鮮等國家的武器禁運也是錯誤的,伊朗根本不用生產離心機,造核武器需要鈾,買一點就是了。

中美貿易不平衡,美國難道不想扭轉逆差?哪個國家喜歡逆差?可是美國寧願忍受逆差也要限定高科技產品對中國的出口,它就是要把政治和經濟捆在一起。為什麼呢?汪洋你這樣的高官是不明白還是裝糊塗?

我跟汪洋打個賭:如果你的職務不是由小范圍安排,而是通過選票一票一票地數出來,我保證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就鬆動。僅此一條!

我們村,誰家三個兒子五個兒子成年了,這個村裡的幹部必是他們家的人當,這個村裡的「政策」必有他們家的人定。老村長說我們村不再劃新宅基地,新村長說一定得劃,不劃我們兄弟住哪裡?老村長說劃宅基地要抓鬮,新村長說抓個屁,這臨街面的歸我了!

農村就是這樣,「講理」一詞兒他媽早就不時髦了。

誰知道,如今「上頭」也不講理了呢!比如我老泉,對「祖國」(青哲木語)的有些做法表示不滿,這本來就是份內的事,可網上朋友莫不擔心,唯恐以後聽不到我老泉的嘮叨了。官員公布財產是全世界的通例,可是我們中國不,有幾個人性急了,弄了個條幅伸出來,警察抓去就打得鬼哭狼嚎。就說馬後炮放得轟轟響的曾成傑案吧,幾個響馬擔心吞吃不義之財給噎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把曾成傑「碎屍萬段」,哪怕以後沸反盈天也「囫圇」不成了。

過去我說農村權力黑社會化,看來是天真了,原來城市也黑社會化了;不但基層黑社會化,上面也黑社會化。喝水都能把人喝死,賣瓜的在爭執中都能倒下,他們還有啥招使不出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