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世界媒體看中國:五年再地震(圖)

2013-04-23 23:4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個週末,四川再度發生大地震。上一次四川大地震是發生在2008年。幸運的是,這一次雅安地震造成的傷亡比上一次汶川地震少得多。不幸的是,這一次地震依然造成大約200人死亡,上萬人受傷。

五年來,中國很多事情發生了變化,也有很多事情沒有變化。

*間隔五年,變與不變*

從最膚淺或最深刻的角度來看,中國在過去的五年裡發生的最顯著的變化是媒體形勢發生了堪稱滄海桑田的變化。

五年前,中國的網民數量雖然已經非常可觀,網民的言論雖然開始顯示出跟中國當局掌控的主流媒體分庭抗禮、旗鼓相當、針尖對麥芒的勢頭,但畢竟還沒有形成大氣候。

今天,隨著微博等社交媒體的發展,中國公眾、中國網民的言論影響力已經蔚為大觀,令中國當局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有所顧忌,有所忌憚,不敢輕視或忽視。

或許就是在這種大氣候的影響之下,在中國工作的外國媒體人也變得比以往更加大膽、更加直言不諱起來。

四川雅安4月20日發生強烈地震,災情嚴重。就在中國公眾嚴重關注災難中同胞的死活之際,中國執政黨共產黨宣傳部門直接控制的中央電視臺4月21日晚間7點的新聞聯播,也就是收看率最高的電視新聞節目的頭條新聞不是地震消息,而是北京清華大學一個獎學金的啟動儀式。

千千萬萬中國公眾和網民多年來一直強烈抨擊央視的新聞是垃圾,是弱智,是泯滅人性喪盡天良,是中共及其政府領導人的個人廣告,是對中國公眾的智力和正直的侮辱,是拿紅包做黑廣告、黑報導的國營流氓機構。

央視的最新表演,促使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版總編輯張力奮也入鄉隨俗,通過中國微博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對央視以及中國媒體人、對中國的新聞學基礎教育發出了直言不諱的抨擊和嘲弄:

@張力奮 :七點央視新聞聯播,頭條消息居然不是雅安地震賑災,而是清華大學一獎學金啟動儀式! 實在匪夷所思! 是因為習主席、歐巴馬總統為獎學金寫了賀信嗎? 中國的記者編輯怎麼做? 新聞學又怎麼教?

現在人們還不清楚張力奮所表達的到底是他作為媒體同行對中國官媒的抨擊或嘲弄,還是他個人的地震或餘震後遺症。

*五年過去,弱智如故*

五年來,中國社交媒體,尤其是微博迅猛發展,已經多次顯示出令人驚嘆的力量。

在四川這次最新的地震發生之後,微博再度顯示出驚人的力量。中國網民通過微博發出的災情報導和評論,無論是在及時度、深度、廣度、還是在言論多樣性方面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也是中國的官媒所難以望其頸背的。

說到這裡,應當做出兩個補充說明:

1)有不少學者和觀察家(如中國新媒體研究權威、北京大學教授胡泳)指出,中國網民在微博上對公共事務的評論之所以是世界一流的,是因為中國公眾沒有多少表達自由,但他們在網際網路上的發言是相對自由的,因此他們便只能將自己最精華的言論發表在微博上;而在其他國家,尤其是在民主國家,最精彩的公眾言論不是在微博上,而是在報刊雜誌等主流傳統媒體上,因為民主國家的公眾享有法律和憲法保證的表達自由;

2)時光過去了五年,中國的官媒也有了明顯的進步;例如,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普遍注意到,這一次中國官媒沒有再起勁地宣傳「多難興邦」乃至大災就是大幸福、死也幸福之類的怪異道理。

然而,中國公眾依然對中國官媒這一次的表現有諸多的不滿,認為五年過去,官媒的宣傳之拙劣,之愚蠢,之缺乏人性、缺乏專業水準、過於煽情,甚至是拙劣地煽情,這些劣跡沒有多少改變。

中國公眾指斥的官媒不當表現包括:

1)大力宣傳到災區視察的中國總理李克強早飯只是一個饅頭、一碗稀飯加咸菜,卻有意無意地忽視還有災民沒有得到任何援助,甚至沒有得到飲用水援助;

2)依然還有官媒記者把採訪的話筒硬塞到重傷傷員的嘴邊,讓傷員說話(這種做法導致眾多的網民抨擊,認為這是官媒記者及其編輯的愚蠢或業餘,是缺乏人性,「消費災難;」一些網民以冷嘲的口吻敦促官媒及其記者消停消停,讓災民和傷員可以安安靜靜享受一次災難);

3)還有官方記者拿著話筒四處詢問傷員和災民,問他們受災之後有熱稀飯喝,快樂不快樂(在許多中國公眾和網民看來,如此這般的誘導式採訪,如此誘導災民和傷員歌頌黨和政府,依然是2008年那種所謂的大災彰顯黨和政府大恩大德的殘暴加弱智的宣傳路數)。

*官媒不當,應學榜樣*

以央視為代表的中國官媒的地震報導的種種不當,立即受到中國網民的強力抨擊。與此同時,中國網民不滿足於抨擊,而且還給官媒提出借鑒和學習的榜樣:

@壹讀 :【日本媒體怎樣報導地震】日本311地震時,NHK的主播們始終保持鎮靜的面容;一位在日中國留學生感慨:日本電視臺「有信息量卻不侵犯個人,有數據卻不煽情,有各種提示卻不造成恐慌」。電視畫面裡沒有嚎哭、沒有屍體,更沒有音樂煽情,而紙媒不會塑造救援英雄,只會表示關注其健康情況。

@王克勤 :【日本媒體不報導地震中企業和個人捐款情況】 地震發生頭一週內,媒體只播放捐款信息,並以快訊形式告知民眾索取物品的渠道。對企業和個人捐款,日媒則一律不予報導。「不會辦企業家拿寫著捐贈數額牌子在鏡頭前亮相的儀式。若他們真想捐錢,偷偷地捐錢也可達到目的;若想做廣告可買廣告版面」[email protected]欒軼玫

*五年確實變化大*

在中國政府的許多批評者看來,中國在過去五年裡沒有多少好的變化,甚至情況惡化,如空氣,如人權狀況。但在美國《紐約客》雜誌駐北京記者歐逸文(Evan Osnos)看來,五年來,中國發生的大變化和積極變化是毋庸置疑的。

歐逸文4月21日發表博文,描述了2008年四川地震和這一次地震有不少相似之處:

「然而,儘管有諸多相似之處,還是有一些令人感到鼓舞的差異,讓我們由此知道中國在過去的五年里許多事情發生了變化。2008年地震發生時,中國全國各地的報紙幾乎用完全一樣的聲調宣稱,那次地震‘牽動了中國共產黨的心弦。’當時我在北京,對中國各地的報刊進行了綜述。我當時驚訝於所有的報紙如此眾口一詞。我再上網,發現中國的新聞網站也幾乎是整齊一律,一片和諧。少有的幾個發出不同聲音的網站之一是《財經》雜誌。該雜收集死傷者人數估計數字,並報導說,‘很多受災者還沒有得到任何救援物資。’

「但是,這一次地震發生過後,中國的社交媒體上立即出現了討論。來自受災地區深處的照片立即發表出來,獨立的人士發出呼籲,號召捐款和網路捐款。」

與此同時,也有騙子利用發生地震的機會通過網際網路以募捐救災的名義騙錢。於是,再有網民通過網際網路揭露騙子的欺騙手法,提醒網民和公眾不要上當。

*中國紅十字會尷尬*

在一般國家,民間的紅十字會、紅新月會在發生自然災害時總是能獲得最多或較多的捐款,走在救濟災民的前列。

但中國國情特殊。中國的紅十字會是官辦的,不是民間的。中國當局過去一直嚴禁民間成立獨立的慈善組織。只是最近幾年,中國當局才對這一禁令予以非常有限的放鬆。

中國紅十字會作為中國官方機構跟一般的官方機構一樣缺乏監督和透明,頻繁發生貪污腐敗醜聞,導致公眾和網民對中國紅十字會感到難以信任,甚至感到憤恨:

@王強_99 :【明天,你捐嗎?】明天上班後單位又會組織捐款,捐的款都是打入紅十字會的帳戶。不知道你捐不捐?反正我絕對不捐!我不想讓我的愛心變成美美們手中的LV、官員的陸虎、災區政府豪華的辦公樓!發國難財是他們的強項!他們等這一天太久了!對於中國紅十字會,該捐的我已經捐過了,那就是一個字:滾!

@曉玲有話說 :深圳紅十字會為蘆山地震募捐,許多市民見到捐款箱後選擇繞開或者視而不見。當信任崩盤,就是這個結果。

官辦的中國紅十字會臭名昭著,難以得到捐款,以至於它的一位官員在今年3月中國全國人大開會期間提議通過法律,強迫所有的中國人給中國紅十字會捐款。那一提議使中國紅十字會的名聲更加臭不可聞。

然而,來自微博的報導說,這次四川雅安地震發生之後,中國紅十字會在努力追求政治和解:

@泛美傳媒中文網 :(著名作家、網路名人)李承鵬曾是中國紅十字會堅定的批評者。21日,李組織救援隊、攜數十噸救援物資在趕赴(四川雅安)蘆山縣途中,與自己的批評對象——紅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不期而遇。後者還幫助李順利進入震中災區。李承鵬拉下口罩,向趙白鴿表示感謝。趙稱,她十分願意與「意見領袖」溝 通。(南方都市報-大河文摘報)

*中國官辦慈善的死結*

中國官辦的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對批評者李承鵬作出的和解姿態,在網際網路上獲得了一些讚揚,成為中國紅十字會多日來難得的正面消息。

然而,從中國微博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來看,官辦紅十字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才能再得到中國公眾的信任:

@凡人肖申克: 香港政府擬撥款1億港元捐助雅安賑災,讓我想起汶川地震時,香港共捐過百億港幣。立法會開會決定所捐款 項不經手大陸紅十會,也不經四川省政府,而是責成香港政府組成專門工作組,直接監管。為此,大陸紅十會大發雷霆,可香港立法會以大陸紅十字不可信任為由不予理採。這也被成為史上「最英明」的決定。

@ICE啤酒 :五12俺自己捐了幾筆,還自覺玉樹臨風滴站在道德高地逼捐了一些朋友。為此俺一直很後悔自己的裝逼行徑。這次俺就不捐了。政府這麼有錢,俺消費繳稅,經營繳稅,買個窩也繳稅,一喝啤酒的窮逼屌絲出錢給喝茅台拉菲的政府分憂,這事挺搞笑的。他們救援的好是本分,不好是失職,無須咱瞎逼矯情。

@假裝在紐約 :五12大地震時我在紐約,當時唐人街的募捐箱每天都滿滿的,很多餐館工友平時不舍花錢,捐款毫不猶豫。幾年後災區蓋起豪華辦公樓,無聲地嘲諷著那些沾著油污的紙幣和無數人的淚水。如今大家又在踴躍捐款,惟願善款能夠善用,赤子之心能被善待,熱血不被狗血玷污。。。

@聚賢德之淋:紅會在一片罵聲中展現在世人面前,在這樣一個大災難面前,一個國家的慈善總會如此失信於民,是雅安災區人民的不幸,也是13億人民的大不幸,由於害怕自己的愛心捐助,會成為貪腐者的囊中之物,使廣大人民有善心不敢有善舉。所以紅會是中國的慈善事業的罪人。

*網民的強烈質疑*

雅安地震與汶川地震相隔五年。五年來,中國某些方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某些方面則基本上沒有變化。

中國公眾和網民所強烈抱怨的變化缺乏包括:

1)地震發生之後,軍費雄厚的中國軍隊救援遲緩一如其就,直升機之類用於給領導人撐面子的時候多得多如蝗蟲滿天飛,需要緊急救援的時候則派不出幾架;

2)政府救援組織混亂,五年前救援通道擁堵,五年後擁堵如舊;

3)五年前,中國政府在可以救命的關鍵時間出於莫名其妙的原因拒絕外來緊急救援隊援助,五年後中國政府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是第一時間拒絕,並且不對公眾說明理由。

中國政府的做法,顯然也讓法國主要報紙《費加羅報》駐中國記者阿爾諾•德拉格朗日感覺莫名其妙。德拉格朗日在4月22日發出的報導說:

「日本像2008年一樣提出援助,但被拒絕。北京表示這一次可以自己應對局面。」

臺灣方面也向中國大陸當局提出可以派遣有經驗的救援人員參加緊急救援。中國大陸據認為也是沒有准許。

對中國政府的這種做法,中國網民提出了強烈的抨擊和質疑:

@魏克漫畫:大陸拒絕了臺灣和日本專業救援隊來華救災,說不需要。而同時雅安一個父親花了六小時自己用雙手刨出了兒子!如果有人幫助營救何必要用雙手刨?!你們還和唐山大地震時的毛澤東一樣,抱著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對抗,唯恐在「敵對勢力」面前出醜。可你們放棄了黃金72小時時間,置民眾生死與不顧,良心何在?!

@吳祚來:讓先進的國際救援隊進來,不用動腦子,要動良心!你家人如果有災難,你是希望先進的救援隊直接來救援呢,還是希望領導們前呼後擁地過來呢?災難是人類共同敵人,只要有國際救援隊,就應該開門讓他們進來到指定地點,並派專門的翻譯人員與協助救援隊員配合,這種配合比聯合軍演還重要,因為是在直接挽救百姓生命。

@軒轅鴻鳴:【日本願意援助 中方:不需要】日本安倍首相說,只要中方願意,日本將提供最大限度的援助。中方表達感謝,稱「現階段不需要外國援助」。點評:這是國際人道主義行為,與釣魚島沒有關係,地震救援日本經驗最豐富,不要拿災區百姓生命開玩笑……應該尊重。

@率率--王樂妮: 臺灣救援隊進不來,很大原因在於救援隊的設備上有中華民國的字樣,國號可以比生命更重要!!

對於中國公眾和網民的這些抨擊和質疑,中國當局還沒有作出回應。

*撫今追昔,回首五年*

中國人在文化傳統上一直重視歷史,重視鑒往知來。這次雅安地震的餘震還沒有過去,就有很多中國人開始撫今追昔,追蹤歷史:

@擺古論今:【沈重的比較】經過7級的大地震,蘆山縣人民醫院毫髮無損,紋絲不動,連玻璃都沒碎,誰說我們的建築都是豆腐渣?不過你走近一看,原來是汶川地震後澳門援建的!想一想那倒塌了的幼兒園,你的心是不是碎了?

@鳳凰微聞:重溫@李承鵬 《五.12愛國帖》透露汶川地震時他親睹的救援場景:小孩被豆腐渣校舍掩埋,手還在動,媽媽在哭,卻被兵禁止救援,眼睜睜看著死去。一個叫句艷東的良心監工,按國標監造五所希望小學,奇蹟般的無一倒塌。事後,句艷東被禁止宣傳,人被投進精神病院。

五年前的汶川地震發生後,數千名學生被倒塌的劣質學校樓房砸死。人權活動家譚作人因為調查死難學生和劣質樓房問題而被投入監獄,被關押雅安。

關心譚作人情況的人如今要是通過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搜索「譚作人」便會被新浪微博告知: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譚作人」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五年過去了。中國已經不是過去的中國;中國依然是過去的中國。中國當局對異議人士不遺餘力的封殺政策沒有變化,也不受地震的影響。

(略有刪減)

(註:以上報導中所引用的微博言論皆採自新浪微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