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習李體制能否跟上民間的步調?(圖)

2013-01-22 23: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lajiao作品/看中國配圖

2013年伊始,廣東省委宣傳部篡改《南方週末》新年獻辭引發的巨大風波逐步獲得平息。《南方週末》眾多新聞工作者發出的呼籲、各方網路的聲援以及兩岸三地數十位學者致函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的聯署公開信,令《南周》新年獻辭一事成為2013年新聞媒體領域中第一個公共事件。有分析認為,這將對習李體制下中國新一波的改革,產生很大的衝擊作用。如何看待此一事件?即將履新的習李二人,將如何推行反腐與改革?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臺的採訪。

法廣:南周事件已半月有餘,至今呢,整個事件似乎平息。但各方民眾仍期待著新一代領導人作出明確回應。有人說,這是對即將正式接班的習近平的一次考驗。請談談您如何看待這一整個事件,目前各方達成的妥協是否令人滿意?

陳破空:南方週末事件是中國媒體的一次造反事件。這一事件表明:民間與政府對中國未來有著不同的期待。政府方面,有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習近平近期一再表示要維持現狀、要堅守既有的道路,即便談改革,也只談經濟改革,而不談政治改革。但南方週末的社論以及隨後引發的聲援表明:中國社會人求思變。樹欲靜而風不止。這顆樹是希望守住現狀、維持現狀,維護既得利益的政府。但是,風,卻是人求思變的社會潮。

南方週末的這次事件中,不僅南方週末的編輯、記者造了反,還有民眾到南方週末門口去聲援。再有,就是廣大的網友、包括影視明星,都聲援了南方週末。再有第四個層面,就是中國媒體的造反,拒絕中宣部的命令。拒絕轉載、或變相抵抗、轉載環球時報的批判南方週末的文章。這種中國媒體的集體造反與1989年非常相似。雖然沒有這麼大的規模,但性質上卻是一樣的。只要有一種社會思潮,這種被稱作官方媒體的媒體就有可能倒過來與官方作對。

法廣:有觀點認為:南周事件是中國社會和政治矛盾的一次大爆發,關乎到中國何去何從的大事。這一事件真的具有這麼重大的意義嗎?中國新聞審查制度會否通過此一事件得到放鬆?

陳破空:我認為這一事件的確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因此中共18大召開之後,民間對18大老人政治的復古、對保守勢力的勝利、均充滿悲觀的情緒。認為寄希望於中國的官方是不可能的。但南方週末事件卻表明,中國社會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社會在前進。雖然中國政府做為最被動、最保守、最落後的一環,不思進取,但是這個社會,顯然民間、尤其是媒體要成為一個火車頭,要帶動這個社會前行,在國際社會全球化的情況下,整個國際環境也可能帶動中國社會前進。中國政府成為一個整個火車的車尾,被動地被拖著走,卻也不得不走。我想這是對中國新聞制度的一次重大的衝擊。顯然這一事件由於廣東省官方、或者是來自中南海的指示,以和解的方式來解決,平息南方週末的爭議。但是這次的衝擊之後,有可能出現官方被動地放棄新聞媒體的審查。

這次圍繞新年獻辭的爭論反映出兩條路線的鬥爭。因為南方週末編輯部本身的新年獻辭是:中國夢、憲政夢,是對習近平中國夢的一個解讀和提醒。真正的中國夢是百年中國人追求的憲政民主。而廣東省委宣傳部長篡改了新年獻辭,把單純的經濟增長、國家強大、民族主義當作中國夢。這種解讀可能是官方授意。但是南方週末試圖從民間作出一種解讀。這種兩條路線的鬥爭擺上了台面。我想無論習近平、李克強、還是其他領導人對此都會有所思索。因此,樂觀地看,媒體有可能被動地放鬆。

法廣:中共18大後,習李體制逐漸成型。這兩位即將掌權的新一代領導人不僅強調「反腐」、還提倡「改革」。如何解讀習李二人提出的「反腐」和「改革」?「反腐」應從何處著手?「 改革」又該將從哪裡展開?

陳破空:從目前看來,習近平提出的反腐、李克強提出的改革,都是一個假命題。因為習近平提出反腐的同時,並沒有建立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也沒有提出新聞、司法獨立的配套。沒有這兩者的配套,反腐只能停留在表面上、停留在權利鬥爭的層面。主要是打擊中下層的腐敗,對高級官員沒有約束,除非是權力鬥爭。

李克強提到的改革,主要是經濟改革,而避談政治改革。而這種經濟改革已經成為中共的擋箭牌,把任何的調整都叫做改革。甚至將與改革對立的東西也稱作改革。因此,只談經濟改革、不談政治改革,勢必重複胡溫十年得停滯,也勢必重複江澤民時代的那種低調狀態或者是扭曲改革的狀態。中國現實所需要的改革,是政治改革。而在反腐方面,是要求完全公布官員財產,要求建立配套的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只有這樣,習李體制才有可能向前推進,否則也不過就是繼續維持現狀。

法廣:中共黨內的貪腐現象有否可能在較短時期內得到杜絕?期待中的政治改革會否在未來十年內實現?

陳破空:目前而言,習李的接班還沒有完全完成,他們要在三月份才完成黨政軍的權利交接。那時的觀察可能更為準確些。以目前的局勢看,治標不治本的方式是在重複江澤民時代和胡錦濤時代的路數。那個時候,也在大張旗鼓地反腐。而且也抓過政治局委員級別、省委、部級級別的貪腐官員。所以,無論從反腐的規模、力度和深度,都不見得有所擴大。如果說,網民反腐、網路反腐,這都不屬於政府,只是民間揭出的情況。改革則不會有所推進。

我們應注意到,習李體制與國外有所不同的是,不管習近平、李克強有何種想法,他們沒有組閣權。他們尋求的政府不是一個看守內閣,而是看死內閣。是老人政治、政治老人給他們安排的政府。如果不是自己組成的政府,便無法施展他們的抱負。老人政治安排的內閣,令習李兩人只是既得利益的守護者,是各方利益的平衡器。因此,習李二人在政治老人完全包圍、在各個常委的監視下,很難有所實質性的做為。因此,未來十年能夠推動政治改革,完全是一個疑問,而且最終壓力還是要來自民間。

法廣:您如何展望中國在新一代領導人的治理下,未來十年的前景?

陳破空:首先頭五年不太可能有大的改進。習近平的智囊去年曾經在黨校班發表文章,要求在兩年內部署政治改革。認為五年可能離社會的期望太遠,太快的話,有可能會傷害到前任的利益。

現在看來,兩年,是他的智囊規劃的一個藍圖。但目前老人政治佔據上風的格局、保守派佔主流的情況下,五年內都不見得能夠開展改革。我們只能說:對五年之後的政治改革持若干謹慎的態度。但是,回過頭來看中國社會的瞬息萬變、尤其網路時代,網路對中國政府的推動、刺激,民間恐怕不能等待了。如果中國政府有起碼的智商和時代感的話,就應該跟上民間的步調。

(原題目:陳破空:老人政治下的習李體制難有做為)

来源:法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