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不拋棄中共 中國就要被開除球籍了!

2012-09-17 20:16 作者:張軼東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毛澤東在1956年時說:「你有那麼多人,那麼大一塊地方,資源有那麼豐富,又聽說搞了社會主義,據說是有優越性,結果你搞了五六十年還不能超過美國,你像什麼樣子呢?那就要從地球上開除你的球籍。」

谷開來案審判引來鋪天蓋地的質疑聲

有一個中國國家法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名叫楊宜勇的,在2005年將當時測算出來的中華民族復興已完成46%的數據上報給中共高層。但高層以為太低。於是楊宜勇在今年8月3日又根據「領導意圖」在中國現代化研究論壇上說:2010年中華民族復興數據為62%以上。復興進程明顯加快。這引起網壇上一片嘲笑。

不要說2005--2012年的中國社會現狀。僅僅今年7月末8月初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幾個事件,就大大地從根本上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了。首先是那演戲式的谷開來審判案引來國內外鋪天蓋地的質疑聲。我不用一一列舉這些質疑,只根據我自己在文革中蹲監獄的經歷就感覺不對勁:看守所和監獄有區別,是關押未決犯的地方,倒不一定必須穿囚服。但是明顯是殺人犯要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死緩或無期徒刑的三種罪犯,是必須帶上腳鐐子的。而谷開來卻兩腿輕鬆,步履自如。這哪像一個要被判處死緩的罪犯呢?

谷開來被判處死緩早已預定。在這不久前,湖南省委書記周強關於唐慧勞教冤案一事還假惺惺地批示說:「一切按法律形式走!」而胡錦濤在7月23日的省部級幹部研討會上還說:政治改革是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三者的有機結合。「這一次他卻批示對谷開來「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你有這樣的權利嗎。你不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嗎?

這使我想起1960年在前蘇聯發生過的一件事:美國U2型高空偵察記在西伯利亞上空被擊落,飛行員鮑爾士被俘。鮑爾士的母親寫信給赫魯曉夫求助。赫魯曉夫回信說:「你的兒子將根據蘇聯法律審判。我是部長會議主席,而不是法院的主席。我能作的只是幫助你到蘇聯來旁聽審訊」。後來鮑爾士的妻子果然到前蘇聯旁聽審訊了。你看,同樣是一黨專政的國家,前蘇聯還從表面上講究一點司法獨立哩!而只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不是最高法院院長(法院院長也不能單獨判決,還得依據法律呀!)的胡錦濤,竟然明目張膽地作出「批示」。

那個直接動手殺人的張曉軍只判9年刑也令我不解。雖是「奉命」,東德警察當年對翻伯林牆的人開槍不也是「奉命」嗎?但多年後一樣要被追究法律責任。我文革中因言獲罪就判了20年(有期徒刑中最高的),是殺人犯張曉軍獲刑的兩倍還多哩!

全球化已經加速到最後階段

中國官方媒體對外國人懷疑葉詩文在倫敦奧運上拿獎牌是否吃藥一事憤憤不平,說這是外國人對中國有「偏見」。問題是你自己辦的事,連國人都不信,都有「偏見」。重慶被擊斃的是否真是周克華,國人也不相信。你說的是真話真事,國人也不相信,你還能怪誰呢?只可惜葉詩文那小姑娘受委屈了。

另一有標誌性的事件就是瀋陽罷市了。這是繼啟東事件中商店拒賣東西給外地軍警事件的大規模延伸。瀋陽可不像什邡和啟東那樣的只是地級或縣級市。瀋陽甚至不僅是遼寧省的省會。它是東北三省的行政中心,而且是解放軍幾大軍區之一瀋陽軍區的所在地。既然有軍區在,那末槍桿子也不少嘛!為什麼不能端著槍桿子去逼迫每一家商店開門泥?弄的96名人大代表也不當「舉手錶決機器人」,要「起義」,要求罷免省長陳政高了。現在這一罷市已漫延到許多省市。這就證明:中國權貴集團和人民中中產階級的矛盾也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全國規模。

中共在世界範圍內的孤立也更為顯現:8月3日,聯合國大會表決關於敘利亞問題的決議案,會員中133票贊成,只有中國,俄羅斯等12個專制國家反對,成為整個國際社會中國國討厭的「一小撮」。於是國際上民主與專制之間的陣線分野也更明顯了。胡錦濤等胡扯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等於是關起門來放屁薰國人嗎?但是你的大門關得住嗎?臭氣國外也聞到了,同時國外的新鮮空氣也進來了。在20世紀裡人類的三分之一曾被一種錯誤的理論引導走了一段彎路。但是前蘇聯的解體已足夠使中國人清醒了。可是中共的權貴集團卻被權利和利益牢牢地捆綁著硬要胡謅,死抱專制政體不放,要帶著花崗岩腦袋去見閻王(它沒有資格見上帝)。從15世紀地理大發現以來整個世界全球化已經加速到最後階段。中國能被隔絕於世界之外嗎?

種種跡象表明民主與專政之間的決戰正在日益逼近。中共以舉國,舉黨,舉軍之力保18大「勝利召開」,搞什麼天安門「護心工程」。這其實是硬著頭皮,拚命用胳膊和胸膛摁住一口隨時可能爆炸的高壓鍋蓋。就算18大9月15日或哪一天「勝利開幕」了吧。會期10多天內,不要說北京,在全國何處可不可能發生類似「武昌起義」(也不是發生在北京的)之類的突然事件呢?

民主與專政雙方在決戰前的實力對比

其實中共一方面對於即將到來的民(主)專(制)決戰比人民一方要敏感。這方面最明顯的標誌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請讀者們特別注意: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不像中國社會科學院只是一個一般性的御用學術機關,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部下屬的一個專門的特務間諜機關)美國研究所所長袁鵬提出的「新黑五類論」。你不要把這個「新黑五類論」簡單地看成是一個笑話。這個「論」已經劃明瞭即將到來的「民專決戰」雙方的分野:人民(民主自由)一方是以「新黑五類」(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議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為核心的全國13億人民。包括普通中共黨員,公務員和軍警等。而專制一方則以權貴集團為核心,包括各級既得利益者,軍警的中上層和御用文人(如楊宜勇等)。他們的總人數估計不過一千萬人上下。

袁鵬的「新黑五類論」雖然也顯示出專制一方因為長久的政治經歷而政治嗅覺強,但一方面也反映出他們對即將到來的滅亡也很敏感。他們一方面也更知道應該如何戰鬥以再維持5--10年的統治,但多數人同時又在準備移民,一見形勢不妙就溜之大吉。也就是說,他們有戰鬥力而無戰鬥意志。
民主與專政雙方在人數對比上民主一方佔絕對優勢是明顯的。另外人心向背也印證了這一點。在這方面有一些明顯的事例:北京大雨後中共政府號召居民捐款,得到的是成千上萬個「捐你妹」之類的回帖。而佳木斯「最美的女教師」張麗莉卻獲得善款1,572萬元。湖南省邵陽自來水公司女工石燕飛因兒子未能接班工作燒死3名官員,卻引來網上一片歡呼。

但是人民一方的弱點就是廣大群眾覺醒較慢,覺醒的程度和面還不夠。一旦決戰爆發,他們在組織隊伍,戰略戰術方面準備較差。這是民主方面的有識之士們應該多考慮的。

國際國內形勢如此,中國已經到了不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拋棄中共,中國就要被開除球籍的地步了。大家猛醒努力吧!

(註:本文使用了一些毛澤東的語言。這就算作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2012年9月10日於美國費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世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