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主獎得主亞德.本.阿克霍爾(組圖)

2012-09-06 20:0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民主獎得主亞德.本.阿克霍爾

亞德·本·阿克霍爾曾在突尼西亞革命後出任國家改革委員會主席,為該國的民主發展作出卓越貢獻。為此,他獲得了2012年度的波恩國際民主獎。這一獎項表彰世界範圍內為自由、民主和人權作出傑出貢獻的個人和組織。

當阿克霍爾(Yadh Ben Achour)2011年1月14日聽到本·阿里離開突尼西亞的消息時,他笑了。他想,這又是一個臉書上傳播的謠言。很難想像,一個鐵腕統治突尼西亞23年的獨裁者就這樣消失了。然而沒過幾天,阿克霍爾就被任命為一個專家委員會的主席。該委員會的職責是籌劃政治改革。阿克霍爾滿懷熱情地開始了工作,他希望,突尼西亞突然間發生的革命能夠迅速帶來朝向民主的轉型。他說,「這場革命打破了民主只屬於西方世界的傳言。在沒有外界干預的情況下,它在突尼西亞出現了。」

突尼西亞革命一年半後的今天,阿克霍爾的振奮之情已所剩無幾。過渡政府雖然由多黨組成,但把持大權的卻是伊斯蘭復興黨。阿克霍爾說,該黨不惜任何代價貫徹宗教主張。令他不解的是,革命之後的大選居然將這樣一個政黨推上國家政權,儘管他們根本沒有參與革命,「革命的整個過程中沒有人呼喊宗教口號。選舉結果同革命精神毫不相關。」

從零開始

革命一年半以來,突尼西亞的政壇發生劇烈動盪,權力重心不斷變化,左翼和保守派都在施壓。即便像阿克霍爾這樣經驗豐富的專家也經常對發生的事件感到驚訝。 2011年年初,他本該同專家委員會的同事一道修改突尼西亞現有的舊憲法。但來自街頭的壓力日益高漲,示威者要求出臺新憲法,同過去劃清界限。

過渡政府不得不做出讓步。2011年10月,突尼西亞公民多年來首次自由選出了人民大會,但這個立法機構卻不聽從阿克霍爾領導的專家小組作出的規定。此後,專家委員會的工作陷於停頓。也許最早明年春季新憲法的文稿可以完成。

阿克霍爾一方面充滿樂觀,另一方面也很苦悶。他說,對民主的建設雖已開始,但未必立刻就能成功,「我們在建設的過程中,畢竟沒有歐洲民主的傳統。我們從零開始。」

退回到1987年?

政治思考對阿克霍爾而言並不陌生。他的父親曾是工會積極份子,法學家背景,而且還是該國伊斯蘭精神領袖。阿克霍爾本人在突尼西亞和巴黎攻讀法學並成為博士。他的兄弟姐妹都積極投身公民社會的活動,但他自己卻一向同政治活動保持距離。

民主獎得主亞德.本.阿克霍爾
反對本·阿里的示威(2011.1.28)

阿克霍爾在本阿里1987年上臺後曾在憲法委員會任職,1992年,因抗議非民主修改憲法而辭去該職。在此之後,阿克霍爾原本不再打算返回政壇,但突尼西亞爆發革命讓他改變了想法。但現在他感到,好像又回到1987年本阿里上臺的年代,那時,新統治者也向人們許諾進步和自由。「我的感覺是,我在重新經歷過去。當年,我相信了本阿里的諾言,我想,復興黨也會信守他們的諾言,我真是這麼想的。」但他現在看到的卻是,復興黨沒有朝著民主的方向發展。

他唯一的希望是,溫和力量脫離激進的伊斯蘭政黨,他們應該成立一個新伊斯蘭民主黨。阿克霍爾堅信,「伊斯蘭同民主結合在一起,是完全可能的。」突尼西亞能夠成功地走上這一獨特的道路,這一希望,他還沒有放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