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生死不渝愛情 專訪翁美玲荷蘭初戀男友(組圖)

2012-08-26 13:3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第一次看到她演黃蓉的劇集時,心裏想:那分明就是她自己,她根本就沒在演戲嘛!」 Rob笑著說。今年53歲的他,臉上早已有了皺紋,金髮已變灰白,頭頂也顯得稀疏,但笑容還是很燦爛,跟老照片裡一般地孩子氣。許多年前,大概就是這般的陽光笑容吸引了那個孤獨陰鬱的少女,那位人們後來記得叫翁美玲的影壇傳奇。

刻骨銘心的初戀

傳奇背後的真實女孩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29年前,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女孩從三千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獲選出演金庸名著《射鵰英雄傳》裡古靈精怪的黃蓉。她就這樣成了傳奇,黃蓉從此也成為她的代名詞,在此後數代觀眾心中紮下了根。然而那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年方26歲的翁美玲在事業巔峰之際開煤氣自殺身亡。多年來,她仍然被成千上萬的影迷惦記著,但這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記得她真正的樣子。

Rob就是這少數中的少數,他固守著絲絲縷縷的回憶,不肯放手,甚至製作網站娓娓道來他們那段難忘的青澀戀情。他說:「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公開這些往事。我的動機很單純,我只是希望人們可以看見真實的她,而不僅是一張漂亮的臉蛋罷了。」

孤獨的身影
他與翁美玲相識時,兩人都只有17歲。當時隨父母移居英國的荷蘭少年Rob,時常見到翁美玲在英國劍橋藝術科學學院食堂裡,孤伶伶地一個人坐著,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這引起了他的注意。問起Rob對她的第一印象,他瞇起了眼睛,像是想通過記憶的針孔,在往事的大海裡撈出她那張少女的臉龐。「很可愛,很有趣,她很有幽默感。有點自我封閉,不是很開放,很孤獨的一個人。」

孤獨,似乎是翁美玲一生的詛咒。打從十幾歲隨著母親與繼父移民到英國,她就成了家中開設的炸魚速食店最重要的支柱,家人依賴她用英文跟客戶溝通、作帳、處理文件,使得她在上學與在家幫忙外幾乎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Rob說:「她絕對不是什麼千金小姐,她的雙手佈滿了被熱油燙傷的傷痕。」在認識Rob之前,她沒有朋友,甚至連劍橋的華人社群也是通過Rob的引介,她才開始與華人學生圈有了聯繫。


雖然備受家庭和社會的壓制.兩人感情卻更為堅定

刻骨銘心的初戀
由於翁美玲的母親不讚同她與西方人交往,兩人只能將戀情地下化。在那個沒有手機網際網路的時代,他們只能用年輕戀人燃燒不盡的熱情與時間,換取每一個短暫的見面機會。翁美玲會假裝要到植物園寫生,但時常她舅舅會偷偷跟在身後,看她是否真的去畫畫了,還是藉口要與Rob見面。因此Rob會先躲起來,直到安全了才出來與她相聚。有時候她被家裡的事耽擱了,出不了門,他也就只能呆呆地等著。

後來兩人進了大學分隔兩地,相見更加困難。每週五晚上她會來他當時就學的Norwich找他,一天約好晚上八點到車站接她,卻一直不見她來,他等到火車站都關門了,一個人坐在大雪紛飛冷風刺骨的月台上,堅持地等下去。凌晨三點,一輛遲到的火車終於抵達了,上面就坐著翁美玲,見到他又是高興又是感動。「在我們相戀的這五年裡,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等待,等待與她見面的時刻。我的生活完全以她為中心,我從來不曾懷疑我們會永遠地相愛下去。」

1979夏季兩人的威尼斯浪漫之旅

以自殺換取注意
異國戀在80年代的英國華人圈還是個禁忌,時常兩個人到中餐館吃飯,聊著聊著翁美玲突然大聲地說了一些中文,搞得Rob一頭霧水。後來他才明白,原來是餐廳裡的華人們在對他們指指點點,甚至口出惡言,她因此故意說些中文,讓他們明白她聽得懂。家庭的不諒解、社會大環境的敵視,讓他們的感情倍嘗艱辛。翁美玲的母親也不厭其煩地引介她與有錢華僑的公子認識,希望她嫁入豪門,讓一家人跟著翻身。

然而翁美玲也有辦法讓她的母親屈服,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自殺。在與Rob交往期間,她就曾兩次服藥自殺被送進醫院,逼得她傳統的母親不得不對他們的戀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容忍未婚的兩人到威尼斯度假。Rob說:「我並不認為她真的想死,自殺是她得到注意力的方式,是她在說:‘我受不了了!’每次她自殺,我或她的母親就會改變我們的態度,讓狀況得到好轉。我相信她最後開煤氣時也是這樣的用意,只可惜他們發現得太晚了!」


1979在他父母的荷蘭家中舉行訂婚儀式

私定終生與生死分離
在Rob的眼中,他與翁美玲的一段情,絕非是年輕人的露水姻緣,最好的例證就是兩人曾論及婚嫁,更在Rob家人的見證下,舉行了簡單的訂婚儀式。當時才20歲的兩個人,對攜手共度餘生毫無懷疑。然而他們的愛情卻逐漸受到距離與性格差距的侵蝕,「她是很嚴肅的一個人,除了上學打工,她就在租屋處一個人坐著。我則有非常豐富的學生生活,有很多的朋友,我喜歡當學生,還沒準備好就業工作。我也非常想念荷蘭,嚮往著荷蘭年輕人輕鬆無負擔的生活方式。」

兩人滿臉幸福洋溢

認識到兩人對未來欠缺共識,加上多年夾在家庭與戀情中的疲憊,翁美玲決心分手。兩次分合後,Rob搬回荷蘭,然而他從沒想過,此番別離,就是死別。1983年他到英國訪友,還找過翁美玲,但那時她已經到香港發展了。」再次聽到她的消息,就是我們共同的好友告訴我,參加家庭葬禮時,意外發現了她的墓。我非常地悲傷,這麼些年來,我一直告訴我自己,她一定已經找到她想要的生活,過著快樂的日子,分手的決定是正確的。但聽到她的死訊後,我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今年Robu又造訪翁美玲之墓

記憶與秘密
他造訪過她的墓地,近幾年來,他甚至年年去一趟,幫她整整墳前的玫瑰花,常常被刺扎得滿手是血。他建起Barbarayung.nl網站,回憶兩人五年情感的點點滴滴,像是個漂浮在虛擬世界裡的愛之聖殿。家人不會介意嗎?有三個女兒、感情穩定的他笑著說:「還好啦,我女兒對我這個小癖好置若罔聞。我女友嘛,她當然是不太高興,但勉強還可以容忍。」

網站推出以來,高峰期有九百萬造訪人次,更有許多陌生人在網上留下他們自己的故事。然而高知名度也讓這個網站飽受黑客攻擊之苦,大量信息在多次攻擊之間流失。所幸這些攻擊如何奪不走他對翁美玲的記憶,事實上,還有更多的故事等著被說出。「她的母親現在八十多歲了,耳朵不靈了,但身體還很硬朗。有些故事,尤其是跟她家裡有關的事,還是等到她母親離世後再說比較好,」Rob說。


性格複雜.獨來獨往的翁美玲

望著咖啡廳外突然滂沱的大雨,他靜靜地說:「其實我最希望的,是有人能為她寫一本傳記。我自己不是適當的人選,因為我只知道一個小部分的她。我只是想跟所有關心她的人一起懷念她啊!我相信她不會介意的。」

註:Rob目前與家人住在荷蘭東部奈梅亨市,從事醫療管理工作。為尊重他不願曝光的要求,姑隱其名。

(以上圖片來源:網路擷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