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男催乳師:挑戰道德傳統的「神秘」職業(圖)

2012-02-10 13: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催乳師
張廣輝在工作
 
催乳師是當前一個很普遍的職業,但男性催乳師卻很少見。古語云,「男女授受不親,禮也」,中國強調男女隔離與疏遠的傳統禮教影響深遠,無論是男性婦科醫生,還是男性催乳師,只要是男性碰觸女性隱私的職業,都廣受爭議。瀋陽就有這樣一位男性催乳師,從事該職業已經10年,至今還鮮為人知。
 
即使在全國,男性催乳師也是非常少見的,他為什麼選擇了這一職業?工作起來不尷尬嗎?男催乳師的市場前景如何?
 
工作時避開產婦丈夫
 
見到張廣輝,記者感覺有點意外,因為他很年輕,才33歲。更有些驚訝,因為他做催乳這一職業已經有10年時間。要知道,催乳師這一行業是近五六年才興起的。「不光是你好奇,我的朋友、愛人都質問過我,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去做催乳師,你是不是有啥‘想法’啊?」張廣輝說,「我是學中醫的,是一名中醫醫生,2002年在醫院實習時,看到很多產婦產後沒有奶水引發各種問題,有的因為乳房脹痛、發炎疼得直哭,我感覺女人懷孕產子非常不容易,回家我跟母親說起這些,她都哭了。從那時候開始,我以醫生的身份去幫助一些產婦治療產後缺乳、少乳問題,那時候還沒有催乳師這個職業,也沒有這個名詞。」
 
讓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觸乳房,尷尬、不方便、很難接受,這是大多數人聽說男性催乳師的第一反應。
 
張廣輝在催乳過程中會有這些問題嗎?他說:「我去給產婦做催乳時,一般情況下都避開產婦的丈夫。中國就是這個傳統,男女之間忌諱很多,多說幾句話都容易招來閒話,何況是身體接觸了。丈夫看著別的男人為自己妻子按摩乳房自然心裏不舒服,這是人之常情。不過也有丈夫不介意的,會在現場看著。」「從我本身來說,我不會尷尬,也沒有別人猜想的邪念。我是一名醫生,這是我的工作。就像很多外科醫生,總做開刀手術,開始見到血、見到腸子可能會噁心,但做多了就習慣了,不會有感覺。一開始我做這個工作時只是有點生疏和拘謹,現在都沒有了。」張廣輝淡然地說。
 
收入比不過女催乳師
 
目前,瀋陽催乳師幾乎都是女性,這一職業很吃香,收入也非常可觀。記者瞭解到,一般催乳師上門催乳一次,最少收費200元,月入萬元很常見。「我催乳一次收費比她們高,但我掙不過她們,我出診的次數少。」張廣輝說,他上門催乳一個療程收費從300到1000元不等。每個月出診次數不多,平均下來一週一次左右。「10年來我從沒有四處宣傳過自己,不會像一般催乳師那樣到醫院婦產科四處發名片、打廣告或者上網發自己的資料,我們中醫講究的是口碑相傳、順其自然。一般找我出診按摩催乳的都是疑難雜症,我是以醫生的身份出診。」張廣輝說。
 
女性催乳師多得很,非得用男性催乳師嗎?張廣輝告訴記者,從專業角度講男性催乳師比女性催乳師更有優勢,男性的力道和手法更加準確。
 
催乳行業非常不規範
 
張廣輝乳認為現在催乳行業非常不規範。
 
傳統觀念認為,催乳就是熱敷和按摩,過去農村老太太都這麼給人「下奶」,最近幾年很多人因為看到市場利潤,做起催乳師,這些人中有的是月嫂,有的是下崗女工,從業人員混亂。但事實上,女性產後少乳原因是多種多樣的,有的可能是家族遺傳,有的可能是乳頭凹陷,也有的可能是病理所致,比如氣血淤滯、肝脾不和等,所以催乳不單純是按摩就能解決的,需要一定的專業技能和知識。
 
男催乳師未來市場前景怎樣?能否在行業中推廣?張廣輝認為有市場,但目前推廣起來還是很難。所以這10年裡他不是以出診做催乳師為主業,而是與勞動部門聯合,搞催乳職業培訓,把催乳手法和技能向更多的人推廣。據一些後來出國的學員反映,不僅是在中國,就是在國外,男性催乳師也很難被多數人接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