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汕尾鄭雁雄卸責 屈港媒搞對立

2012-01-21 01: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於廣東陸豐烏坎事件中形容境外媒體為豬,遭輿論稱呼為「狗官」的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近日又向內地傳媒吐苦水。他雖承認對烏坎事件有處理不當的地方,但對於其觸發軒然大波的出位言論,仍堅持是「傳播錯位」,質疑本港傳媒帶有對立情緒,報導時以偏概全,令他感覺委屈及憤慨。

上月底,鄭雁雄向烏坎村的村民發放載有其講話的光碟,部分言論經本港傳媒曝光,引起各界炮轟。鄭日前接受內地週刊專訪時稱,相關報導在內地網路傳開後,其下屬無不驚慌失措,紛紛說:「怎麼會這樣,視頻被移花接木了。」

「我一下子成了全民公敵。雖然話是我說的,但是意思不是那個意思。」鄭表示,看完港媒的報導感到委屈。他自稱為向村民釋放善意,才決定召集村中群眾會面,發表長達七十分鐘講話,惟本港的電視臺只剪輯出其中三分鐘。他認為製作人員及記者,「帶有一點對立的情緒,一塊一塊剪(短片),嘲弄一下我。」

堅持「沒有原則性的錯

鄭雖承認部分言論不嚴謹,但堅持「沒有原則性的錯」,說:「我這場談話是真心話,是有道理的話,是為你好、為大家都好的話。」針對「境外傳媒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的描述,他強調當時是分析好、中、壞三種傳媒,並非泛指所有境外媒體。

拒點名那些是「壞傳媒」

不過,他仍堅持烏坎事件中確存在部分「壞傳媒」,但拒絕點名說明。他批評,有媒體天天在造謠,「一會說村代表死了,一會說千多名武警衝入村,一會說村裡面斷水斷電餓死人了。我做了一百分的工作,可能給一個謠言就打得落花流水,所以我對那些造謠的媒體很痛恨!」

倘根據鄭雁雄的說法,恐怕幾乎所有香港傳媒都是「壞傳媒」。在去年的烏坎村民維權風波中,不少本港報章、電視臺都曾入村採訪,且都獲得村民印證武警封村、斷糧等等說法。至於村代表死亡的報導,鄭雁雄受訪時提到的曾昭亮仍然在生,但另一名村代表薛錦波確於被扣查期間猝死。

傳媒監督有理 狗官死撐無恥

烏坎村事件雖暫時平息,但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惡形惡相卻已被海內外傳媒廣而告之。他日前接受當地媒體採訪,仍死撐謾罵有理,企圖洗刷污名。然而,公道自在人心,此舉反而愈描愈黑。

鄭雁雄稱,網上視頻被人別有用心剪輯,呈現給外界的並非其本意,他不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對自己的表現問心無愧,經得起檢驗。言之鑿鑿,信誓旦旦,其情也悲,其詞也哀,想當初鄭雁雄聲色俱厲,大擺官威,可謂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鄭雁雄當時一會兒「投訴」人民太聰明、胃口太大,愈來愈難管,一會兒又大鬧村民相信海外傳媒,「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有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甚至說「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嗎?好幾百個武警在這裡,我們市長的錢包一天一天地癟下來」。

地方官員用近乎黑幫大佬的口脗,「教訓」不聽話的人民,謾罵媒體,難怪傳媒一致炮轟,網民更贈其「狗官」之名。鄭雁雄逞口舌之快,毫無顧忌,被千夫所指之下,又死撐有理,不思悔改,實在是擇惡固執。

黑箱作業 殘民以逞

實際上,烏坎村事件之所以最後能夠和平落幕,除了村民維權能力與意志力堅強外,海外媒體路見不平予以聲援,也是主要原因。事件從去年九月開始激化,廣東當地媒體全部噤若寒蟬,包括一度號稱最敢言、最擅於做深度報導的南方報業集團所屬媒體,無不裝聾扮啞,不敢對事件追問究竟。村民的合理訴求被屏蔽,維權抗爭更被打壓,真相籠罩在黑暗之中。

正是海外媒體的積極介入,披露事實真相,向外界傳遞烏坎村民的聲音與抗爭圖像,海內外才知道在汕尾一個偏僻海邊,有這樣一群為正義與公平奮鬥的村民。也正是因為海外媒體的報導,使中央政府意識到廣東烽火四起,一亂接一亂,引發連鎖反應,隨時演變成全國騷亂,才急急下令廣東當局盡快採取措施和平解決。可以說,海外媒體是今次烏坎村事件得以平息的有功之臣。

其實,內地很多地方官都有鄭雁雄這種心態,對海外傳媒怕得要死、恨得要死,動不動就以造謠、抹黑等罪名強加於人。這些官僚不知道時代變了,透明化已成為社會潮流,任何黑箱作業、殘民以逞的行徑,都是螳臂當車,他們的罪行都會暴露在陽光之下,被民意鞭笞,遺臭萬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