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黨國「反腐」大戲唱了幾十年

2012-01-12 11:01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黨獨大的黨國,政以賄成著,喬文假醋著。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裡,歷任黨魁無不粉墨登場,個個飾演反腐先鋒。可反腐都反了幾十年了,到現在也還是「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鉅。」一路說「反腐」,沿途貪腐不止,黨國「反腐」大戲就這樣唱了幾十年。

1982年,鄧小平在《堅決打擊經濟犯罪活動》中談及反腐鬥爭形勢的嚴峻:「捲進經濟犯罪活動的人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這股風來得很猛。如果我們黨不嚴重注意,不堅決剎住這股風,那麼,我們的黨和國家確實要發生會不會‘改變面貌’的問題。這不是危言聳聽。」

1989年,江澤民在《黨建》發文稱:「確實有許多消極現像在發展、滋長。如果我們不真正解決好兩手抓的問題, 抓了一手,放了一手,或者一手長,一手短,對黨內的消極腐敗現象和存在的問題,長期不能解決,那麼勢必會影響到黨的戰鬥力的發展,甚至有可能亡黨亡國。」

日前,胡錦濤在十七屆中紀委七次全會又「發表重要講話」:「在充分肯定成績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清醒地看到,當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面臨不少新情況新問題,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鉅。我們一定要充分認識反腐敗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艱鉅性……」

從這些黨魁如出一轍的黨套子中,人們不難認識到這樣一種現實:黨國的腐敗程度驚人,從鄧小平時代到江澤民時代,到胡錦濤時代,腐敗如同傳家寳,在貪腐大國代代相傳,而且已是病入膏肓,從未得到有效根治。黨魁也曾認識到這樣腐敗下去危如累卵,「有可能亡黨亡國」。

於是你方唱罷我登場,就同一群江湖郎中,圍著一頭死馬,非要將其當作活馬來醫。然而醫來醫去,這頭死馬不是活蹦亂跳了,而是屍臭越來越濃了。「當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面臨不少新情況新問題,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鉅」,等於是說白忙活了一番。

「我們一定要充分認識反腐敗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艱鉅性」,這就是說,你不幸投生在黨國,那就得耐心了再耐心,俺們這種左手監督右手、上級監督下級的老戲法,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雖沒派上用場,但你耐心候著,若等到地老天荒等到鬍子發白,興許俺們就讓反腐奏效了。

進行的只是反腐而已,又不是進行的什麼星球大戰,可凡是在民主國家一蹴而就的事,一落到黨國的地頭上,就八成會是個老大難的問題。就像是年年抗澇年年澇一樣,黨國幾十年來都在煞有介事地說反腐,且有報導在高喊「反腐效果明顯」,但就是年年反腐鬥爭形勢依然嚴峻。

干好干壞一個樣的黨國,乾和不干一個樣的黨國,權力得不到有效牽制和監督的黨國,沒事偷著樂,在反腐這件事上,也像是在實驗室裡玩兒似的,愛往燒杯裡倒點啥,就隨心所欲倒點啥,已把中國給「實驗」了幾十年,口水反腐至今,自我承認沒轍,配製不出除卻腐敗的藥劑。

天下本有藥到病除的良方,而且經民主國家普遍試用後,效果奇佳,但黨國撇開這類良方不用,非要「摸著石頭過河」。一邊恐懼廟堂之上的特權會不翼而飛,一邊又搔首弄姿秀著反腐,這就難免反腐鬥爭形勢依然嚴峻。七大姑八大姨的同在一口金鍋裡吃飯,這反的哪門子腐呀?

於是有官員縱使貪下了一座城池,黨國也能板子輕舉;「天子腳下」的冤民張袂成陰,各級黨官跟瞎了聾了一般,能長期默許縱容公權殺人、整人、搶人;冤民需到「敵對勢力」的網站上去陳述冤情,或是被逼至聯合國總部的門前去喊冤……凡此種種,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開支,表演「反腐」更是矯情。用納稅人的血汗堆出來的「穩定」,譬若糞中之蛆,儘是貪贓枉法的惡臭。中共為一黨之私罔顧國家安全,公然倚重腐敗至此,將衍生出多少貪腐的鏈條?將導致怎樣的人權狀況惡化?重金「維穩」的本身,就是群體性腐敗。

中國在專制的泥濘中已先後掙紮了幾千年,每個朝代都有不同程度的腐敗存在,但還沒有哪個朝代像現在這樣,會「腐敗範圍從經濟政治司法領域浸染到社會文化教育領域,並出現了跨國境‘外向型’腐敗,對人民群眾利益與社會和諧穩定造成嚴重損害」(見社科院相關報告)。

問題的癥結在哪?問題的癥結在於「四不像」的體制,是古今中外最無厘頭最壞的體制,而且是最缺乏責任概念的體制,當權者在「江山輪流坐」中,既不像皇權時代的統治者對權力根基心存本能呵護,在無監督中也能坦然混過任期。倘若真想管事,何至於對貪腐氾濫束手無措?

現在不是「有可能亡黨亡國」的問題,而是已然亡黨亡國。一個在人民的千呼萬喚中,像鴕鳥般把腦袋扎進了沙堆裡的政黨,一個自甘墮落、在公信力上已是「臭大街」的政黨,和已經亡黨在本質上有何分別?何不問問那些有冤無處申、欲哭無淚的冤民,國在哪裡?國已經亡了。

黨國「反腐」的大戲就這樣唱了幾十年。任何大戲不論唱腔出現怎樣的變化,強迫國人「觀賞」幾十年,都會看膩的,何況這出大戲演到今天的結果,是「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任務依然艱鉅」。一黨獨大一仍舊貫的黨國,不知要讓國人陪著個犯罪集團說唱「反腐」到何時。

2012年1月11日寫於漂泊中(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2005天!遇害學生的 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其 故鄉的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近300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