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牛刀:我們如何度過2012?

2011-12-27 13:04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今天的股市等了一天,也沒有等到存准率降低的消息,只好失望的以尾盤下跌報收。看來,在政府交接前,貨幣鬆動的跡象不明顯。儘管吳曉靈在說,明年的存准率將要下調幾次,但是她說了不算。在貨幣緊縮的前提下,我們來展望一下明年的中國經濟吧。看看我們將如何度過2012年。

貨幣緊縮是好事,表明貨幣一時還崩潰不了,大的危機不會出現,也有利於中國經濟實現一次轉型。其實,經濟轉型最好的年份就是2008年至2009年,但是,那次機會錯過了。繁榮、衰退、調整、復甦,循環往復,以至無窮,是宏觀經濟的規律,拒絕調整,就等於放大投資泡沫,現在調整起來,難度更大。

我們先來看看美元的走勢。美元已經聚集了強勁的上漲能量,美國的失業率已經從10.08%的高位回落到8.6%,還在繼續回落。今年感恩節,美國私人消費總量創歷史新高,房屋指數也在上漲,GDP在穩步增長,再加上歐洲債務問題,所以,美元上漲預期很強烈。在美元指數站穩81點時,中國的B股將有一輪像樣的行情,可上漲到85點。

關於歐洲的債務問題,我們不必過於擔憂,更無須恐慌。我們分析債務問題,一定要考慮一個重要因素,就是這個國家的資產。歐洲各國的資產都十分優質。拿黃金來說吧,德國有3401噸,義大利有2451噸,法國有2435噸,整個歐元區的黃金儲備比美國的黃金儲備要多出一千多噸。歐債危機有幾種方式,要麼法國、德國「攜款潛逃」,要麼義大利、希臘退出歐元。如果這兩種方式大家都不接受,那麼,義大利和希臘拋售黃金,出售銀行資產。不會引發什麼全球危機。

中國的地方債務也一樣。很多人只看債務,不看地方政府的資產,本年度利息支出305億人民幣,是很小的一件事,根本不必出售資產也能解決,談什麼危機呀?譁眾取寵嘛。那麼,中國的問題在哪裡呢?

一是決策層優柔寡斷,對房價泡沫心存軟著陸的希望。日本政府當年遇到的是和中國現在一模一樣的狀態,實行的是《土地融資限令》,也就是對所有房地產貸款一刀兩段,不給一分錢貸款,所以,房價泡沫很快破滅,經濟也很快進入調整。而軟著陸,就是耗時間,其結果,又是錯失一次調整的良機,最後引發的就不僅僅只是房價的軟著陸,而是貨幣的崩潰。

二是我們的上層建築遠遠不能適應經濟基礎的發展。所有的法律擱置一邊,一心只為經濟增長,這不僅僅只是帶來社會價值觀的裂變,也是社會動盪的根源。法綱失常,還談什麼倫理道德?對開發商閑置土地兩年沒有開發無償收回,說了多少年,根本就不去執行,這是什麼行為,說輕了是政府不作為,說重了是對人民的犯罪。

三是我們的金融模型必須重鑄。中國A股2010年全年利潤為17850億元,金融業利潤佔了8429億元; 而準備金按照78.7萬億凍結的資金大概是16.9萬億,如果按照3.5%的利息總成本大約為5900億元,按照銀行間拆借年率利息總成本8460。準備金的成本加上金融業利潤已經吞噬了幾乎中國所有行業的利潤。那麼說明中國的利率是存在嚴重問題的。

四是貨幣增長必須立法。我考察過全球各國的貨幣增長情況,沒有一個國家M2增長是高於GDP增長(沖抵CPI增速後的實際增長)4%的(德國戰後、辛巴威等國例外)。我們在2009年M2增長居然高於經濟增長的三倍。這直接將養老保險、社會保障基金、住房公積金、城鄉居民存款大幅貶值。

五是該放開的一定要放開。對新聞、出版、文化產業應該全面放開,平等競爭;對金融服務業、教育、醫療產業有序放開。讓國家和央企退一步,讓民企和私人進一步。這才能是對內搞活。而這一切都期待能在一兩年之內完成,中國經濟才能不必過分依賴房地產和國外市場的帶動,人民也能安居樂業。

很顯然,要完成這些轉型不是2012年的事,但是,我們真的不能拖啦。對2011年的中國經濟關鍵詞,我曾經用過一個字,那就是:耗。現在,一年耗過去了。等來的2012年呢?中國經濟的關鍵字可能也是一個字:熬。全民煎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