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朝鮮勞改營中半生孽緣(組圖)

2011-06-25 14:51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朝鮮勞改營犯人的畫作


金惠淑近照


朝鮮勞改營犯人的畫作

金惠淑的大半輩子就在朝鮮的一個勞改營中度過。當年她的祖父逃到韓國去,之後,全家都被牽連入獄。

金惠淑述說她悲慘的半生經歷。

金惠淑(Kim Hye-sook)到現在都可以清楚地回憶起那一天。那一天起,她告別了她的童年。她才13歲,和祖母住在一起。這是一個假日,她剛剛寫完功課。有個安全人員到家裡來,要求家人把她送走。她的嬸嬸負責送她到勞動營。她穿上學校制服,收起書包,跟著嬸嬸走,不知道要去那裡。"當我們走進勞改營,我看到鐵絲網的圍欄,心裏很害怕。"。她的父母親5年前已經進了勞改營。現在她已經長得夠大了,可以步上他們的後塵。她的嬸嬸把她交給一個看守員,讓她在那裡等著。天氣非常寒冷,那個地方顯得特別陰暗。她的母親來了,來帶走她。"我幾乎認不出她來了"金惠淑說,"她變得非常瘦,看起來像個無家可歸者。"

在礦坑度過悲慘的28年歲月 

在她17歲那年,她的母親過世了。她的父親早在她進勞改營之前就已經死了。從這一刻起,她必須負責養育兩個弟妹和老祖母。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被關到勞改營。其他的大人告訴金惠淑,要是再敢問這個問題,就會被槍斃。一直到她離開勞改營之後,她才知道原來是她的祖父以前逃到韓國去。這一年她40歲,在勞改營裡待了28年。這個勞改營負責生產煤礦,男人必須挖煤,女人則負責把好幾噸重的礦車一一推到指定地點。"最困難的部分是剛開始的那一段路",金惠淑說,"那是上坡路,另外一個困難的地段是最後的那一段路,我們必須把車推上去,還得把礦石拿出來。"

目前有多少人還被關在朝鮮的勞改營裡,沒有人知道。根據逃出來的人的說法是,目前朝鮮有新一波的鎮壓行動。何泰慶(Ha Tae-keung)是位於首爾的朝鮮開放電臺(Open Radio for North Korea)的員工,他告訴記者,金正日正準備將政權交給兒子金正雲,在政權交替之際,到處風聲鶴唳。他多次和朝鮮過來的逃亡者說過話,"我們認為在每一個大一點的城市中都有一個勞改營,全國一共大概20個到30個勞改營。"勞改營中的囚犯必須伐木,挖煤,但是有些勞改營也負責生產出口貨物,比如用真人頭髮做成的假髮,這個在中國市場特別好賣。

失敗的逃往經驗 

2001年金惠淑獲得釋放。那一年為了慶祝金正日生日,全國特赦,數千名犯人得以重見天日。她這一輩子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勞改營裡度過,其實重返社會對她是有些困難的。不久,她就決定逃離朝鮮。她找到一個偷渡集團,想偷渡到中國去。但是那個集團被逮著,她只好被遣送回勞改營。"我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這麼害怕過。我以為,我會被槍斃。"

她又被送進勞改營,這一去兩年,才被釋放出來。她一出來,又想逃亡。她買通一個守邊界的官員,終於成功的逃出來。2年前她來到韓國。金惠淑現在已經50多歲,個子很嬌小,穿了一件淺色上衣,一條長褲,燙了個短的捲髮,手指修得很乾淨。那些艱苦的歲月彷彿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跡。但是當她談到那段往事,聲音不免哽咽。"剛開始的時候,我閉口不談那一段在勞改營的往事,我擔心,我的弟妹會因為我受到迫害,因為他們都還在朝鮮。"但是後來她發現,韓國人民和西方世界並不清楚金正日帝國的真相,沒有人真正知道在朝鮮發生的殘酷事件。"於是我決定開始說話,希望可以可以瓦解金正日的政權,讓它早一點結束。"

金惠淑的故事已經說過很多次,她甚至到加拿大國會為金正日的暴行作證。勞改營的經歷不僅在她的心裏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也在她的身上種下禍害。不久前醫師診斷出她有肺腫瘤,這應該和她長期在礦坑工作吸入太多煤灰有關。

来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