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央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之沙縣小吃(組圖)

2011-05-07 12:37 作者:裡八神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戰爭結束了。」沙縣小吃的老闆叼著一根煙,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飄忽。一口煙從他口中爬出來。

我感到不快。

當時我要了一籠包子,一個大份餛飩,吃的很開心,準備再要一隻雞腿,其實我更想吃大排套餐裡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個是否能單賣,我正在心中醞釀措辭。這個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個單獨吃飯吃的面帶笑容的顧客面前,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而且抽著煙。

「什麼戰爭?另外,大排套餐裡的大排單賣麼?」我耐著性子問。

他起身去廚房,端來一口鍋,滿滿全是滷味。蛋,豆乾,雞腿,大排。

「你這是……?」我問。

「隨便吃,不要錢,如果你要白飯的話我去添。」他遞給我一隻大杓,「聽我說說話,我心裏有話,一切都結束了,我得說一說。」

這很合算。我點頭。

「你看,」他手指不遠處。一家蘭州拉麵館,老闆和幾個夥計坐在門口的一張桌子上,各自手裡捏著一把撲克牌。「他們在幹嗎?」

「打牌,」我在鍋裡尋找一顆鹵得較久比較入味的鹵蛋。

「不,仔細看。」他面帶一種譏誚。

我停下筷子,仔細觀察。他們手捏一把撲克牌,但好長時間都沒有人動一動,表情麻木,彼此之間沉默不語。

「彷徨。」他輕敲桌子,「我理解這種感受。」

我不理會他,夾開一顆鹵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麼?本·拉登死了。」他好像在告訴我一個秘密一樣。

「嗯嗯……。」我口含一顆鹵蛋,含糊答應,蛋黃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戰爭結束了。It's over。他們輸了,我們贏了,」他表情悲慼。「但有一點一樣,從明天起,我們同樣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詳這個老闆,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種潮汕地區人民特有的質樸之氣。

「老闆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順?」我問。你腦子壞了嗎?你餛飩包傻了嗎?你鹵湯中毒了嗎?

「你見過工商來這裡收錢麼?」他問。

「似乎是沒有。」

「你見過混混來攪事麼?」他問。

「好像是也沒有。」

他俯起身子貼近我,在我耳邊很深沉的說。「因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詳這個老闆,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種鐵血論壇的偉大使命感。

「哈?」我說。你老母的。

「我不是開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情報人員。」他翹起二郎腿,堅毅,目視遠方。

「哈?」我說。****的。

「沙縣小吃不是為了掙錢才開遍全國的,是為了應對伊斯蘭極端勢力通過他們滲入中國內陸城市,才特設的特別行動機構,隸屬於安全部第九局。」他說。

「他們?」我駭到了。

他手一揚。

「蘭州拉麵?」我扭頭看。

「不只。」他左右張望。「還有吳忠小吃,新疆大盤雞……」

「不是吧。」我回頭看蘭州拉麵,經常在那裡吃飯。

「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叼啦!哪裡有這麼多錢搞這麼多人。」

「中東很多富豪的。」他說。

「不是,我說這麼多家沙縣小吃……」

「交過稅麼?」他問。

「你這不是屁話麼?」

「房價高麼?」他問。

「抽你了啊。」

「那麼多稅,年年創新高,那麼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頓一下,給我思考的時間。「錢到哪裡去了?」

「咦,難道不是被吃喝貪掉了麼?」

「放屁!」他跳起來,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我們的官員為此揹負多少罵名!」

「你的意思是說,」我露出了驚異的表情。

「是的。」他環指整家店面。「情報機構。國家的盾牌。」

「你聽說過五千億維穩經費麼?」他問。

「聽說過。」

「實際投入的錢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中國根本就沒有貪官!」

「沒有貪官?」

「一個都沒有!」

「那麼?」

「都是幌子!迷惑國際敵對勢力!」他說,「你看到那些腸肥腦滿的官員……」

「是幌子?」

「忍辱負重。他們為國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設想一下。」他循循善誘。「如果我們一分錢都沒有大吃大喝,一分錢都沒有被貪污,官員只是裝出無能和貪婪的樣子,讓國際上以為我們的財力都被內耗了……」

「我的天!」我震驚了。被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裡一片寂靜,兩個人相視無語。

中央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他週身放出強國社區的盛大光芒來,好刺眼!

「我們已經近乎全能了。」他驕傲的說。

「不是吧……」

「哼,本·拉登死了,你知道麼?」

「你剛才問過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識到了這句話的意思。

「位置是我們提供的。」他故作輕快的說。

「我的天!」再一次震驚,「這麼說是沙縣小吃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準確的說,這個情報是由絕味鴨脖截獲到的,總參二部的,但我們是同一個旗幟下的戰友。如果你買鴨脖的時候用內部暗號‘一曲忠誠的讚歌’,還能有八折……」

「甘撒熱血譜春秋。」他站起來,激動的用唱腔誦道。

然後他面露頹唐之色,重重的坐下來。

「怎麼了?」我問。

「一切都結束了。」他沉痛的說。「本·拉登死了,基地組織全面撤出中國,沙縣小吃即將撤編了。」

「我並不憎恨本·拉登,他也是一個有理想,為了信仰奉獻一生的人。」他喃喃的說。「但是這是上頭的意思,我們和美國做了一筆骯髒的交易。」

「我將要離去,這個工作了許多年的崗位。」他猛抽煙。「我見過許多你們難以置信的景象。天麻豬腦湯的霧氣中,浮動著所有悲喜與沉默,一隻豬的前世今生。咀嚼乳鴿時,世界會顛倒下來,你飛速的墜向天空。一頭紮進蒸熟的燦米,你看見白色的廣袤世界中閃動著美麗的南方。」

「而這一切都將歸於湮滅,就像在肉餡中消融的一片蔥花。」

「離開的時刻到了。」他捂著臉,我從他的指縫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淚水。

當他再度站起來,那個堅毅的情報人員消失了,他重新變成了一個沙縣小吃的老闆,微黑,沿海五官,漫不經心的收拾著碗碟。

「你走吧,不要告訴任何人。」他說。

若干天之後,我又經過那條街,沒有了沙縣小吃也沒有了蘭州拉麵,小販們竊竊私語,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湧動?我不知道,但失去了沙縣和蘭州的這條街,正變得陌生而失去靈魂。

但我意外的在市中心的大娘水餃又看到了他。的確是他,穿著服務員的制服招徠客人。我萬分激動,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並不理我,向一個方向稍一頷首。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肯德基的門店經理正冷冷的隔著玻璃注視著這邊。

「戰爭尚未結束。」他擦過我身邊低聲說。

「一曲忠誠的讚歌。」我低聲回應。

来源:HI-PDA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裡八神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