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高清組圖:震災後的福島宮城見聞錄(一)(組圖)

2011-04-27 19:0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宮城縣石卷港中被海嘯衝上碼頭的漁船和沉沒的漁船

自311日本大地震已經1個半月,福島第一核發電站事故依然嚴重,日本政府從4月22日凌晨開始把距福島第一核電站20公里以內的區域定為禁區。為瞭解現地受災情況,本報記者從東京驅車赴距福島第一核電站25公里的福島縣南相馬町,以及受災嚴重的宮城縣作現地採訪。

早晨從東京出發,正值上班時間,東京依然是車水馬龍,從表面上看不到和震前有何區別。順常盤高速公里一路北上,從東京到茨城縣水戶市,高速道路上依然有不少車輛來來往往,但是車過水戶之後,車輛一下明顯減少,越靠近福島縣,高速道路越顯得淒涼,而地震所留下的傷痕越來越明顯,高速道路的休息站裡,鮮少能見到觀光客,幾乎都是工程人員、自衛隊隊員等與災區建設有關的人員。據賣店的反映,現在的客人明顯比震前減少。

在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50多公里處下了高速道路,在朝著第一核電站走的路上,一段時間過往車輛連續不斷,商店也在開門營業,看不出和平常有什麼區別。但是車一進入距核電站30公里以內區域,情況馬上明顯不同,住家門窗緊閉,窗簾下垂,路上能見到一個人都是讓人驚奇的事,讓人想起死城一詞。這時才意識到我們已進入了30公里的室內避難區域,在往前走,鮮少有車輛過往,有的也多是自衛隊的車輛或警車,感覺不到什麼人煙氣息。



福島核電廠20公里禁區的出入口處

最後到達設有警察把守的檢查所,意味著再往前去的話,就是屬於距第一核電站的20公里內區域,從22日開始這裡已被列為禁區,據把守的警察介紹,4月21日之前,20公里內區域還是可以進入的,但22日之後,沒有許可不得入內,之前住民們早已被要求撤離,22日以後,一戶人家可以有一人,在警察的陪伴下,進入禁區回家收拾東西,時間不得超過兩小時。

只好掉轉車頭,尋找別的去南相馬市途徑,但是在別的途中又一次遇到設有警察的關卡,只能再繞遠路,走山道。途中幾乎看不到人煙,偶爾會遇到車輛過往,倒是經過一些村莊的時候,時常見到被遺棄的貓狗寵物。在飯館村,一隻明顯消瘦的大黃狗帶著乞討的眼神,緊跟著我們的汽車,看來它已經挨餓了很長時間,我們只好停車餵它一個麵包。



福島縣葛尾村處於室內避難區域,街道上鮮有行人。



福島縣飯館村民們紛紛避難出逃,這隻家犬沒了主人,餓得要討食



福島縣飯館村民們紛紛避難出逃,這隻家犬沒了主人,餓得要討食,幾口就把筆者給的麵包吃光。

最後,我們在飯舘村所在的山裡轉了近兩個小時之後才終於到達了南相馬市,首先走訪了南相馬市市政府,南相馬市市政府距福島第一核電站25公里,處於室內避難區域,街道上鮮有行人,但市政府大廳裡卻擠滿了辦各種手續的市民。在市政府,我們採訪了市長辦公室主任阿部貞康和建築科的小幡。

在市政府的記者俱樂部裡遇到了每日新聞社駐南相馬的記者神保圭作,據神保圭作介紹,核電站發生事故之後,各大媒體的記者都離開了南相馬市,而且日本媒體也要求記者不要進入30公里區域。神保圭作說他也是當天從福島市過來,之後還會回福島市。問神保圭作是否擔心核輻射時,他回答說已經不太害怕,自己隨身帶有核輻射的測量器,從測到的數值來看,南相馬市的輻射量和平時的量值差不太多,所以比較放心回到南相馬市。


 
南相馬市政府大樓一樓大廳辦事處


 
南相馬市政府大樓一樓大廳牆上張貼的來自全國各地的鼓勵寄語

離開南相馬市政府時,已是傍晚,我們便驅車朝海邊走,不到十分鐘,眼前的景象便讓人觸目驚心,由於處於核輻射室內避難區域,被海嘯殘忍摧毀的慘狀就那麼被放置著,到處都是倒塌的房屋、散落的傢俱,猶如陰間世界,並且天色已開始暗了下來,不由讓人有一種恐懼感,最後在天完全暗下來之前匆匆離開。

當晚驅車繼續北上,趕到仙臺市過夜。在路上車水馬龍,車流不斷。仙臺市雖然離震源最近,但從車上觀察,幾乎看不到因地震所造成的損害。

23日,從仙臺市前往石卷市採訪,途中經過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島。松島在這次海嘯中,建築物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失,只是許多遊船被衝到岸上。23日路過時,可以看出市區基本上都整理乾淨了,遊船也都移回海裡,一些娛樂設施也陸續開始營業。

當開車越靠近石卷港口,遭海嘯所破壞的景象就越觸目驚心。位於港口邊上的日本第二大造紙廠——日本造紙的石卷工廠整個被海嘯摧毀,石卷工廠是日本製造新聞紙的最大工廠之一。廠房被衝破,廠內運集裝箱的火車頭被掀翻,集裝箱散落各處。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被海嘯衝擊的慘狀依然歷歷在目,碼頭排滿了被海嘯摧毀的汽車,當天下著雨,刮著大風,整個寬闊的碼頭空無一人,海裡是擱淺的巨大的輪船,那種景象好像是世界末日的來臨,讓人十分恐懼。

當天還走訪了兩所設在中學校裡的避難所,學校的體育館裡住滿了災民,這裡的條件明顯比相對南邊的福島的避難所要差的多,災民之間沒有什麼隔開,沒有什麼隱私可談。現階段,捐獻的生活用品似乎比較充足,只要和工作人員說一下就可以拿走使用。也不斷有各種團體來給災民們做吃的,或和災民們聊天,解除他們的憂悶心情,當天就遇到殘疾人運動員的團體來個災民送吃的,還有法輪功學員給災民們教授氣功等,據法輪功的學員介紹,他們這一個月一直奔赴各個避難所教功,忙不過來,災民們反映挺好的,有想要看書並長期學的。

兩天的採訪可以看到,由於受災面積廣,而核輻射的情況依舊,所以災區現在更多的是如何安排受災民眾,要想恢復到原來狀態,依然還有一段艱辛的路要走。但日本人的平靜還是讓人印象深刻,兩天的走訪中,所遇到的日本人,不管是失去家園的,還是痛失親人的,都能平靜地面對,看不到有什麼悲痛的氣氛。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福島縣南相馬市的海邊由於臨近核電廠,海嘯後的廢墟一直沒有得到及時整理,海濱地區還都充滿了淤泥,無法靠近。



宮城縣石卷港碼頭上的日本製紙石卷工廠遭遇海嘯,到現在也沒法復工。圖為工廠內部的專用運輸鐵路被沖毀,集裝箱散落一地。



宮城縣石卷港碼頭上的日本製紙石卷工廠遭遇海嘯,到現在也沒法復工。圖為工廠內部的專用運輸鐵路被沖毀,集裝箱散落一地。



宮城縣石卷港碼頭上的日本製紙石卷工廠遭遇海嘯,到現在也沒法復工。圖為工廠內部的專用運輸鐵路被沖毀,集裝箱散落一地。



宮城縣石卷港碼頭上的日本製紙石卷工廠遭遇海嘯,到現在也沒法復工。圖為工廠內部的專用運輸鐵路被沖毀,集裝箱散落一地。



宮城縣石卷港碼的造船廠山西造船所建造中的貨船被海嘯沖走, 撞斷公路大橋後,又退回石卷港並擱淺在碼頭旁。

来源:大紀元時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